•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影视漫剧本

《新白娘子传奇》剧本(21-40集)

时间:2012-07-27 20:52:37   作者:独孤柒訷   来源:人神魔pia戏剧本网   阅读:10682   评论:0
内容摘要:第二十一集牭綘第四十集

第二十一集

掌 柜:没钱付账,还想赖,你以为你是谁啊,天王老子啊,你下辈子吧。
张玉堂:你。
掌 柜:怎么。
许 仙:前面发生什么事了,吵吵闹闹的,哎呀,打架呀,娘子,你呆在这边,我e去看看啊。
白素贞:官人,你不要过去,,拳脚无情,你小心点。
许 仙:好。
掌 柜:看你以后还敢不敢。
群 众:不要打。
许 仙: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打手:没你的事,站你一边去。
许 仙:君子动口不动手嘛,,不要打了。
小 青:官人,不要过去,现在讲道理怎么听得进去,,看我的。
许 仙:小青。
掌 柜:臭娘们,你想打架啊。
小 青:你不是想要钱吗,你不用说了,你们之间的恩恩怨怨我都知道,只不过是几两银子罢了,何必伤了和气呢,这锸两银子,付那位公子的饭钱绰绰有余了,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握手言和可以吗。
掌 柜:有钱就好说嘛,张公子,钱还有多,还要不要吃点什么东西。
张玉堂:吃吃你个头啊。
掌 柜:好心没好报,我们走。
许 仙:好了好铮没事了。
小 青:走。
张玉堂:姑娘,敢问姑娘芳名。
小 青:干什么
张玉堂:救命之恩,他日图报。
小 青:公子言重了,小事一桩不足挂怀。
张锾茫耗侵辽偃梦野亚还给你。
小 青:不用啦,我也只不过是物归原主。
张玉堂:啊,什么物归原主啊。
小 青:我的意思是说,四海之内皆兄弟,大家都是自己人嘛,公子不必挂怀。
张玉堂:想不到你一个姑娘家有这等气魄,在下张玉堂今日结识锬铮实在是三生有幸。
小 青:公子我有事,我先走了,有缘再见。
张玉堂:姑娘你还没告诉我你姓什么,叫什么呢,我到哪里去找你啊。


李公甫:又在想汉文了。
许娇容:自从汉文被发配到镇江前后才来了两封信,信上总是写锖含糊糊的,叫人好不担心哪。
李公甫:汉文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他自己会照顾自己的。
许娇容:话是没错,可是,我这颗心老是悬在哪,不踏实啊,尤其是最近这几个月,他一点消息都没有,提笔修书,对他们读书人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他偏偏就是不写,故意让咱锏P穆铮。
李公甫:哎,你们女人家,就是爱瞎操心。
许娇容:你要到衙门里去啦。
李公甫:嗯。
许娇容:最近都在忙些什么啊。
李公甫:还不是一些狗屁糟糟的事情。

白素贞:小青啊,我看刚才那位张公子,好像跟你有意思。
小 青:姐姐,你怎么取笑人家嘛,要不是我欠他一份人情,我才不会跟他说话呢。
白素贞:哦,真是这样吗,。
小 青:当然是真的咯,笑什么嘛。
许 仙:到了,就在前面就是我姐姐家了。
小 青:我怎么会不知道呢,傻小子。
许 仙:就是这里,我姐姐家就在这儿了,姐姐,开门,开门姐姐,汉文回来了,姐姐,快开门。
许娇容:谁啊。
许 仙:姐姐,汉文回来啦,快开门。
许娇容:汉文,是汉文,是汉文回来了。
许 仙:姐姐,姐姐。
许娇容:游摹
许 仙:姐姐。
许娇容:哎呀,果真是你啊,我不会在做梦吧,。
许 仙:怎么会是在做梦呢,你瞧,这不是我是谁。
许娇容:姐姐早也盼晚也盼,终于把你给盼回来了,谢谢老天,谢谢老天,别在这里说话,来进来,进来说,有话进来说。
许 仙:姐姐,你瞧我多糊涂,尽顾着说话,忘记替你介绍你的弟妹了。
许娇容:弟妹。
许 仙:是啊,姐姐你忘了我成过亲了吗,娘子。
白素贞:官人。
许 仙:这就是我那温柔善良贤淑体贴的姐姐。
白素贞:素贞拜见大姑。
许娇容:果然是位温柔贤淑貌美如花的好姑娘,难怪汉文要为你神魂颠倒呢。
白素贞:姐姐你太夸奖了,素贞真是愧不敢当。
许娇容:这位姑娘是……
小 青:她是我们家小姐,我是她的丫环,我叫小青,拜见夫人。
许娇容:好,好,好,都是一家人,不要多礼,来,来,来,坐,坐,坐,大家坐下来说嘛。

许娇容:弟妹啊,今天晚上就委屈你一宿了,这儿简陋得很,你是官家小姐,怕你住得不习惯,赶明儿个我找个人来整理整理,让你住得舒服点。
白素贞:姐姐快别这么讲了,什么官家小姐的,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我看这里挺好的,该有的都有了,就不用费事了,只是我们突然打搅,累您张罗,倒叫我心里面忐忑难安,过意不去呢。
许娇容:果真是知书达礼的好姑娘,汉文没看走眼啦。
许 仙:什么没看走眼哪。
许娇容:我是说你娶了位知书达礼的好姑娘,没看走眼。
许 仙:当然啦。
白素贞:官人。
许 仙:本来嘛,姐姐夸奖你,我干嘛要谦虚,娘子的好处还不止这些呢。
白素贞:快别说了。
许 仙:本来就是。
白素贞:快别说了。
许娇容:时候不早了,你们就早点安歇吧。
许 仙:哎,姐夫今儿个不回来啦。
许娇容:哎呀,这就难说了,他在衙门里当差啊,时间又说不准,尤其是最近这一个月,听说有什么无头公案,哎呀,挺棘手的呢。
许 仙:哦。
白素贞:什么无头公案啊。
许娇容:我也搞不清楚,就是那些反正就是那些没来由的事,发生了却又查不出原因,大伙绘声绘影的好不吓人哪。
白素贞:姐姐,究竟是什么事,闹得大家现在这样人心惶惶的。
许娇容:说出来,你会害怕的还是别提了,哎呀,你们早点安歇吧。
白素贞:官人,究竟是什么事情啊。
许 仙:别想了,明天问问姐夫不就知道了嘛,不过我姐夫这个人挺倒霉的,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娘子,旅途劳顿,早点安歇吧,我替你解衣裳。
白素贞:哎呀,官人,我自己解好了。


杨知县:气死我了,都是一群废物。
衙 役:是。
杨知县:是什么。
衙 役:是废物。
杨知县:都是一群只会说是的废物。
衙 役:是。
杨知县:下去,下去。
衙 役:是。
杨知县:李头,你留下。
李公甫:是。
杨知海豪钔罚依你看,那个专害童女来无影去无踪的,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哪。
李公甫:依属下所见,他不是个人。
杨知县:他不是个人,那他是个鬼啊。
李公甫:依属下所见,他也不是个鬼。
杨知县:他不是人又不是鬼,那他是个神仙啊。
李公甫:启禀大人,依属下所见,他更不是个神仙。
杨知县:哎呀,我说李头啊,本官为这件案子已经是寝食难安了,你还有心给我说笑啊。
李公甫:属下绝对不敢说笑,属下只是依常理判断请大人息怒。
杨知县:常理判断,你说说看。
李公甫:根 目击的孩童所言,此物面目狰狞,忽人忽兽,可在草间游窜,又根据唯一生还的林小妹身上的伤痕来看,她的伤处不但深而且密,所以依属下所见,它是……是。
杨知县:是什么你说呀。
李公甫:是一个尖牙利爪多手多脚的怪兽。
杨知县:哦。
三姨太:哈,哈,好一个尖牙利爪,多手多脚的怪兽,李头,你可别在这危言耸听,造谣生事才好。
李公甫:属下不敢。
三姨太:不敢,就怕你嘴里这么说,心里不这么想,甭说县太爷和我,就是你也在钱塘县落籍好几代了吧,你可曾听说过什么尖牙利爪多手多脚的怪兽吗。
李公甫:啊,这。
三姨太:怎么,想不出来,这没有的事,当然想不出来了,自己办事不力就捏造着什么怪兽鬼妖的来唬人啊,这话在咱们县衙里说说还可以,要是传了出去呀弄得人心惶惶的,每个人为求自保,个个都跑到县衙来闹,那咱们县太爷头上这辔谏疵保到底还要不要戴啊。
杨知县:三姨太太高见,佩服,佩服,李头,钱塘县根本没有什么怪兽,现在我命你三日之内将凶手缉拿到案否则以失职论处,要是妖言惑众,罪加一等,下去吧。
李公甫:是。
杨知县:我的三姨太,真是我的贤内助啊。


曲 调:《雨伞是媒红》
白素贞:月有阴晴圆缺时,人在旦夕祸福间。
    恩爱夫妻难偕老,哀乐人生事不全。
    那官人我疼他疼到心间,下凡尘不想做神仙。
    最怕似这红烛终有尽,到头来鸳鸯两分飞。
    最怕似这红烛终有尽,到头来鸳鸯两分飞。
许 仙:娘子,你怎么了。
白素贞:没什么只是打碎了一个杯子。
许 仙:杯子打碎就打碎了,只不过是杯子,为什么那么伤心呢。
白素贞:官人。
许 仙:娘子,娘子,一个杯子 打紧的,你为什么哭啊。
白素贞:不是杯子,不是杯子。
许 仙:不是杯子,那是什么。
白素贞:官人,我怕。
许 仙:怕什么。
白素贞:我怕,我怕,我们相处的时间不会太久。
许 仙:傻话,娘子你多虑了,从此以后,我是 你情比石坚,永远也没有人能够分开我们,我们要生生世世做夫妻。
白素贞:生生世世做夫妻。
许 仙:当然了,难道你不想吗。
白素贞:可是官人,我有一件事必须要跟你讲明。
许 仙:娘子,请说。
白素贞:那法海所言句句属实,我本来只是山野里面的一条小白蛇,有一天在修炼的时候不幸被一个捕蛇老人所捕获,差点丧命,幸亏被一位小牧童所救活,才能继续在山里面修炼,山中岁月容易过,世上繁华一千年,我经过一千七百年的修炼,终于可以退旧呱恚化为人形,本来我是一心一意要到瑶池里边继续修炼,但经观音大师指点,方忆起世间还有一段恩情未报。
许 仙:就是那个救你的小牧童。
白素贞:嗯,但是仓海桑田,悠悠岁月,当年的小牧童已经不是牧童,我经观音大师的指点,在西湖的断桥上找到了他,臼焙蛩已经转过二十世了。
许 仙:我就是那个小牧童。
白素贞:嗯。
许 仙:娘子,你为什么不早说呢。
白素贞:我怕官人你会害怕。
许 仙:害怕,我怎么会害怕呢。
曲 调:《天也不懂情》
许 仙:原来前世前世姻缘订,莫怪今生总痴情。
    百年胶漆胶漆初心在,此生终不负卿卿。
    百年胶漆胶漆初心在,此生终不负卿卿,不负卿!
许 仙:娘子,我害了你受这么多的苦,娘子。
白素贞:官人。


许娇容:回来啦。
李公甫:多此一问。
许娇容:吃过早点没有。
李公甫:吃不下,吃不下。
许娇容:为什么吃不下。
李公甫:砍头前的最后一顿牢饭,要是你你吃的下吗。
许娇容:砍头前的最后一顿牢饭,什么意思,什么意思。
李公甫:什么意思,意思就是说我要被砍头了。
许娇容:为什么,好端端的为什么要砍你的头,谁要杀你的头。
李公甫:县太爷啊。
许娇容:县太爷他为什么要杀你的头,为什么,为什么,你说呀,说呀。
李公甫:好了,不要左一个为什么右一个为什么好不海反正我是要死了,要死就让我死得清静一点好不好。
许娇容:你说出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让大家想想办法好不好嘛。
李公甫:没用的,这回我是死定了。

许 仙:姐姐怎么了。
许娇容:你姐夫你姐夫他。
许 仙:姐夫怎么样核悼焖怠
许娇容:你姐夫他快要活不成了。
李公甫:像这种怪事,我如何去查啊,就算被我查出来了,我哪有本事去缉捕那个怪兽归案啊,不能说怪兽,县太爷说了造谣生事罪加一等的。
许娇容:那这个害人的东西,既然不是怪兽,那究竟是什么玩意。
李公甫:我要知道就好了嘛,我看啊,我是非死不可了,我恐怕是劫数难逃了,不过总算还有机会看到汉文最后一眼。
许娇容:呸呸呸,你怎么尽说丧气话。
李公甫:怎么着,那你的意思是说,你已经想到救我的办法了。
许娇容:这。
白素贞:我想到了。
许 仙:娘子,你想到什么了,快说出来听听。
白素贞:咱们先别朝那个怪兽的兽字去想,如果只是想到多手多脚,又在草里面游窜的东西会是什么呢。
许 仙:蜈蚣。
白颜辏憾裕就是蜈蚣。
李公甫:哎呀,不可能不可能,那可是个庞然大物啊。
许娇容:是啊,蜈蚣哪能偷走小孩呢。
白素贞:姐夫你想想最近掉的小孩之中,是不是只掉了女孩没有掉男孩。
李公甫:是啊。
白素贞:那就对了,这可并不是寻常的蜈蚣,这是专门吸取女孩阴血,用来练就邪术的蜈蚣精。
许娇容、
李公甫:啊,蜈蚣精,那怎么办,怎么办哪。
李公甫:这么一来我不更是死定了嘛,都已经变成精了,我怎么斗的过它嘛。
白素贞:姐夫,你可千万别丧气,这个妖畜啊道行还浅。
许 仙:何以见得。
白素贞:如果道行深得话,早已退去妖身,化成人形了,又怎么会多手多脚呢。
许 仙:说得有睢
李公甫:哎呀,不管怎么说它总是个妖嘛,管它道行是深还是浅呢,咱们总是个普通人,怎么斗得过它嘛。
白素贞:姐夫,你可别妄自菲薄了,常言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小 青:对,妖外也有妖。
白素贞:小青。
许 仙:娘子,言下之意。
白素贞: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们一定有法子可以治这个妖孽的。
许娇容:怎么治啊,难不成请个道士来收妖吗。
白素贞:区区茅山道士又怎么有这能耐呢。
李公甫:那你的滤际恰
白素贞:以妖克妖。
许娇容:以妖克妖。
李公甫:可是咱们只是普通人啊,怎么跟鬼神打交道啊。
许 仙:姐夫,别急,娘子有办法。
李公甫:哎呀,她只是个弱女子,她会有什么办法呢。
白素贞:姐夫,我家有一把祖传滦窃陆#专门用来伏魔降妖的,可以借姐夫一试啊。
李公甫:什么祖传的,什么伏魔降妖的,万一不管用,到时候我这么一试还不得一死啊。
许娇容:可不是吗。
许 仙:哎,不会不管用的。
李公甫:你怎么这么有把握啊。
白素贞:我家官人他也见识过这把星月剑的威力。
李公甫:是吗。
白素贞:官人。
许 仙:是啊,是,好厉害的。
李公甫:好,那我到时候试一试,我这把捕风刀也是镇邪的,到时候我一块带去。


小 青:姐姐,我们哪里有什么星月剑呐,我真不明白,你刚才为什么要这么说。
白素贞:我这样讲只不过是为了安姐夫的心,你没瞧见刚才他已经心慌意乱,六神无主了吗。
小 青:岂止是姑老爷他心慌意乱六神无主,就是我啊,我听见是一条蜈蚣精,我也在全身发寒啊,姐姐,蜈蚣是我们的天敌,我看8雒ξ颐鞘前锊簧系摹
白素贞:帮不上也要帮,若不是现在我有孕在身,阴阳已乱,没办法,算不出这孽畜的行踪,三天,只有三天的时间,这该怎么办哪,哎呀,我有办法了。
小 青:你有什么办法。
白素贞:城南张员外府中不是有一把唐朝贞观年间铸造的追星剑吗,听说这把剑可以驱鬼降魔是把锋利无比的剑,小青,你彻夜就去把它盗过来,我在剑上施点法术,保管那孽畜无所遁形,乖乖的束手就伏。
小 青:姐姐,可是那妖怪很多手脚哎,就算他肯乖乖地,我们这一伏,也要费好大的气力呢。
白素贞:小青,不要贫牧耍快去啊。
小 青:好,我现在就去。


小 青:你们过来,你们听清楚了没有,这房子里面好大宝剑放到哪里,我们都不知道,你们进去以后分头去找,谁要是找到了,就吆喝一声,其余的就跟着撤,千万不要惊动府里面的人,听到了没有。
五 鬼:听到了。
小 青:你们要记住,这是一件很重要的差事,你们只准盗剑,不准吓人哦,以免节外生枝。
白 福:那万一他吓到咱们,咱们也不能吓他。
鬼 一:是啊,这样不公平,不公平啊。
小 青:住口,谁会吓得着你们啊,快去分/办事。
打更人: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小 青:进来,你们往那里进去。
五 鬼:好。
小 青:你们两个到那边,你们两个到那边去。
五 鬼:好好,走走。
张员外:奇怪了,都六月天了怎么还这么冷啊。
张玉堂:姑娘,别走啊。
小 青:是他,怎么会是他呢。
张玉堂:姑娘,姑娘,别走啊,我要把钱还给你啊,你是哪一家的姑娘,怎么以前从来没见过你啊。
小 青:傻小子,还是挺有心的。
张玉堂:姑娘,别走。
鬼 一:找到了,找到了,你看看。
鬼 二:是这把吗。
鬼 一:我想应该是这把吧,不然怎么会藏到那么隐秘的地方。
鬼 二:让我看看。
鬼 一:不行,不行,是我找到的。
鬼 二:让我看看有什么关系,很普通嘛,没什么样嘛。
鬼 一:你懂个屁啊,如果是普b的剑,青姑娘为什么会大费周折让我们去找呢。
鬼 二:对啊。
鬼 一:依我看,这剑必有玄机。
小 青:啊。
张玉堂:谁,是谁在外头,原来是抓偷儿,还好我来得快,否则这传家之宝要是丢了,爹铁定会大发雷霆。
鬼 一:怎么回事啊。

鬼 二:好象受火刑一样的难受哦。
张玉堂:不能再搁在这儿了,偷儿没偷着,一定不甘心,万一又调头回来,岂不让他如探囊取物般的容易,差点就成了傻子,还好这会想通了,赶明儿向爹邀功去,唉,你抢我的剑,啊,姑娘。
小 青:借剑三。如期奉还。
张玉堂:姑娘。


白素贞:果然是一把好剑。
小 青:姐姐,这样就行了吗。
白素贞:当然不成,若是寻常妖怪,此剑威力有余,就怕是这妖孽刁钻,不好收伏。
小 青:那怎么办呢。
白素贞:让∈┑惴ㄊ酰那就万无一失了。
小 青:好,姐姐,赶紧做法。
白素贞:摁,一点星光夜穿天,日月无光驱魔邪,增威降物。


小 青:姑老爷,你这样左刀右剑的,样子好怪哦。
白素贞:小青。
小 青:那是挺怪的嘛,你自个看,哪里会有人在腰间配两把刀剑的。
许 仙:摁,是不怎么好看,姐夫啊,你带着我娘子给你的星月剑就足够了,你那把捕风刀就不用带了。
李公甫:哎呀,我这是去办案,又不是去赴宴,管它好看不好看的,再说我这把捕风刀有震邪作用,到时候说不定都可以闵嫌贸“ 
许娇容:是啊,还是带着好以防万一嘛。
李公甫:哎,弟妹啊,这把剑真的那么有效吗。
白素贞:姐夫尽管放心。
许 仙:姐夫,我娘子说有效便有效,你带着它就什么妖魔鬼怪都不用怕了,要是碰上了更好,二话不说,往它身上一刺,愎芩布浠成一堆污血,消失的无影无踪。
李公甫:哦,这么厉害呀,那我倒要仔细瞧瞧。
小 青:不要。
李公甫:怎么啦,青姑娘,你也怕这剑啊。
许娇容:哎呀,人家是个姑娘家嘛,当然怕刀光剑影的了,哪像你,粗汉子一个。
小 青:不好意思,我胆子太小了。
白素贞:都是小青没有规矩,姐夫你不要怪他。
李公甫:好说,好说。
白素贞:其实刚刚官人所言虽然夸大,但也并非太过,这把星月剑的威力确实无庸置疑。
李公甫:哦。
白素贞:我虽然不是舞蹈弄剑的人,可是从小也读过兵书,两敌对阵,首重机智胆量,若先气馁,便已经输了一半了。
李公甫:恩。
许 仙:对,娘子所言有理,姐夫,那你就快快安了心,可别让那妖怪先占了上风哦。
李公甫:有道理,我这就走了。
许娇容:小心点哦。
李公甫:好啦,知道了。


衙役甲:李头,你这左一把刀,右一把剑的,你是干什么。
衙役乙:敢情是被那怪兽给吓坏了。
衙役丙:你多带两把剑,倒不如多带两根棍子来得管用啊,哈哈哈。
衙役乙:对,对,对。
李公甫:笑什么,一群不看眼的兔崽子。
衙役甲:李头,你怎么骂人啊。
李公甫:骂人又怎么样。
衙役乙:开开玩笑何必当真嘛。
衙役丙:对嘛,头儿,干嘛发那么大的火嘛。
衙役们:是啊是啊。
李公甫:没一点见识,这黑金啊也要被你们看参谔堪 
衙役甲:黑金,李头,你在说什么,咱们可是一点都听不懂啊。
李公甫:你们听不懂是不是。
衙役们:对啊,是啊,这是怎么回事啊。
李公甫:既然听不懂,我再给你们解释清楚,这,唉,这一句话我也没法给你们说清楚,干脆啊,我让你部开眼界认识一下,你们瞧,这把宝剑可不是普通的剑哦。
衙役乙:不是普通的剑,那是什么剑啊。
衙役甲:对啊头,这是什么剑。
李公甫:这是一把除鬼降魔的神剑。
衙役们:神剑,哈哈,神剑。
李公甫:笑什么。
衙役甲:好舶亚鬼降魔的神剑,哎,李头,你是从哪得来的。
李公甫:我为为什么告诉你们。
衙役乙:是不是学玄藏取经上西天求来的。
衙役丙:不,不,不,我看是他半夜自己起来打造的。
衙役们:对,对,对。
李公甫:还笑。
楼上人:菜廊肆耍你到别的地方扯练去吧。
李公甫:在搞什么。
衙役们:头儿,怎么回事。
李公甫:搞什么玩意,好臭哦。
衙役甲:头,好象是洗脚水。

许 仙:娘子,娘子,你怎么啦。
白素贞:没什么。
许 仙:还裁皇裁矗你看看你眼角还挂着泪呢。
白素贞:官人,可能我只是不舒服,你不要多心。

许 仙:啊,娘子玉体为何,来,我给你瞧瞧。
白素贞:不必了。
许 仙:怎么说不用呢,身体健康是最重要的,你看你都病哭了一定很严重,我给你把把脉。
白素贞:官人,我真的没事。
许 仙:娘子,你是不是有心事,到底是什么事,说出来让我听听。
白素贞:官人,自从水漫金山以后,我心里面一直日夜难安,惟恐罪孽难逃,天谴将至。
许 仙:唉,娘子多心了,金山寺斗法,全因法海之故延肽镒游薰兀如果天要降罪,也应该降给那法海才对啊。
白素贞:话虽然这样说,可是祸事还是由我而起,怪只怪思虑不周,鲁莽行事,水发长江,累及无辜,苍生可怜。
许 仙:娘子无心之过上天一定会知道的,不会有事的,快别想那么多了啊。
白素贞:官人你有所不知,我虽为异类,但是在山中潜修千年,都没有伤害过生灵,我是一心向道,不恋红尘,没想到功亏一篑,报恩却误造恶孽,想来怎么令人心虚。
许娇容:弟妹是什么异类,啊。
许 仙:娘子,这一切都因我而起,你越伤心我就越自责,从今以后,我愿和娘僖黄鹄矸鹪缤砣柱香,望菩萨垂怜,如果这样还不行,我就长年如素,多做功德,只望莫断我们夫妻姻缘,你说这样好不好。
白素贞:好。
许 仙:好就笑一个嘛,笑了。
许娇容:异类,弟妹她究竟是什么样的异类,显然汉文他是知道的,那他为什么不害怕呢,难道他被迷惑住了吗,身陷其中而不自觉,对,一定是这样,那该怎么办呢,难怪她说要以妖克妖,原来是这么回事,说不定她跟那蜈蚣精是一道的,官老爷,求求你要保佑汉文保佑汉文,糟了,那把星月剑会不会有问题呀,公甫公甫。


衙 役:嫂子。
许娇容:通报一声好不好。
衙 役:头儿,嫂子来看你来了。
李公甫:哎呀,你来干什么,这衙门不是你来的地方。
衙 役:头儿,嫂子想你呢,去吧,想你呢。
李公甫:好好好走走走,你们出去,哎呀,一个妇道人家,你跑到衙门里来做什么。
许娇容:我有事找你呀。
李公甫:什么天大的事情不能等我回去再告诉我呀。
许娇容:当然是天大的事啊,我跟你说,那把星月剑你可别用啊。
李公甫:为什么。
许娇容:因为,事情没弄清楚之前,我还是不乱说的好,以免横生事端。
李公甫:哎,到底为什嘛。
许娇容:我。
李公甫:我什么我啊,不说算了,你们女人家就是喜欢婆婆妈妈。
许娇容:总而言之,那把星月剑,就是不能用它。
李公甫:这到底为什么嘛。
许娇容:那把剑有妖气啊。
李公甫:嘘,小声点啊,你忘记啦,弟妹曾经说过,它就是要以妖克妖,那把剑是人家的传家之宝,要不是跟咱们家有亲戚关系,她才不会借给我呢,你不要疑神疑鬼的。
许娇容:你要我。
衙 役:头,不好了不好了。
李公甫:什么事情惶惶张张的。
衙 役捍笕苏偌我们,又有一名女童失踪了。
李公甫:啊,快点。
衙 役:是。


许娇容:汉文,汉文,汉文。
许 仙:哎,姐姐,你怎么在这儿呢。
许娇容:没什么,我闷得慌,我想找弟妹来聊聊。
许 仙:娘子跟憾上城隍庙去了。
许娇容:哦,弟弟啊,你在忙什么。
许 仙:这些医书,你瞧瞧,我离家一段日子都长出书虫来了,看今儿个天气好拿出去晒晒。
许娇容:哎呀,你别尽忙着这些书嘛。
许 仙:哎,这些书可重要了,可以救人活命的,佛家说生死捍螅古人也说,欲平天下须方马,欲安社稷乃文章啊,所以这。
许娇容:好了,好了,提到书啊,你就说个没完。
许 仙:你不是说闷得慌要找人聊天吗。
许娇容:要聊也不是聊这些。
许 仙:那好,聊什么。
许娇容:弟妹最近常常往寺庙跑啊。
许 仙:是啊,求安心。
许娇容:求安心,难道弟妹做了什么亏心事吗。
许 仙:娘子,她,她。
许娇容:她怎么样。
许 仙:她,娘子她心地淳善,就是踩死小小一只蚂蚁,也会不安心的。
许娇容:弟弟明明是在袒护那砉郑我看我倒不如直接问他,省得兜圈子,汉文啊,姐姐问你一件事,你一定要从实招来啊。


标签:新白娘子传奇白素贞许仙  
上一篇:《新白娘子传奇》剧本(01-20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11 - 2021 人神魔中文网(www.RenShenMo.com) 版权所有

声明:本站所有资源均为网友分享,侵权立删。


  皖公网安备34122102000284号  皖ICP备1201217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