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古风剧本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时间:2012-05-24 18:01:41   作者:独孤柒訷   来源:网络   阅读:7066   评论:0
内容摘要:东海水岸边)【绿袖】(呼唤):姐姐,姐姐。(跑步声)【紫衣姑娘】(神情气恼,稍稍泼辣些):我家公主唤你,你怎的不应?【白浅】(回头):姑娘唤我何事? 【绿袖】(极温柔的,最后一句渐弱):绿袖见姐姐周身仙气缭绕,以为姐姐也是来东海赴宴的仙人,正想烦姐姐为绿袖引引...
东海水岸边)
【绿袖】(呼唤):姐姐,姐姐。
(跑步声)
【紫衣姑娘】(神情气恼,稍稍泼辣些):我家公主唤你,你怎的不应?
【白浅】(回头):姑娘唤我何事?
【绿袖梗极温柔的,最后一句渐弱):绿袖见姐姐周身仙气缭绕,以为姐姐也是来东海赴宴的仙人,正想烦姐姐为绿袖引引路,不曾想姐姐的眼睛……
【白浅】:噢,我确是来赴宴的,眼睛不妨事,你们跟我后面罢。
(水声 脚步声
(吐槽君上场)
【紫衣姑娘】:大公主以为故意将我们甩掉,让我们赴不了宴,她便能在宴会上独占鳌头了,却不知道我们自己也能顺着找来,到时候定要在水君跟前告她一状,让水君罚她在南海思过个几百年,看她还敢不敢再这样欺负人!
【黄衣姑娘】:大公主美则美矣,与公主比起来却还有云泥之别,公主放宽心,只要公主去了,这满月宴大公主定是占不了先的。
【蓝衣姑娘】:天后虽然已经立下了,但夜华君定然是看不青丘那老太婆的,公主的美貌天上地下都难得一见,此番东海宴上若是能与夜华君情投意合,可要算是盘古开天劈地以来第一件美事了。嘻嘻~~(来两声奸诈的笑声)
【白浅混】(哭笑不得):吆!这“青丘那老太婆”,说的,可不就是我?
【绿袖】(微嗔)休得胡说。
(水晶宫)
(急切的脚步声)
【1号小宫娥】:绿袖公主,这边请。
(宴会上人声鼎沸歌舞升平)
【白浅混】(慌张):糟了,迷谷的枝桠怎么不见了?这下可好,我哪里认得这里的路?唉~~~
(后花园,团子小盆友正在兴致勃的拔青荇草,轻轻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白浅】:小糯米团子,你这是在做什么?
【团子】:拔草啊,父君说这些杂草下面藏着的珊瑚是东海海底顶漂亮的东西,我没见过,就想拔来看看。
【白浅混】:父君?原来是天族的哪位小世子啊!
【白浅】(开扇子):呐~用这扇子,轻轻一扇,青荇去无踪,珊瑚更出众。
(大风过境 某只摔倒声 囧声)
【白浅混】(大惊):真没想到这小糯米团子竟然如此厉害啊!
【团子】(目瞪口呆,眼巴巴望着我,嚷嚷):我是不是闯祸了?
【白浅】(极困难地对他点头):额~~闯祸的怕不只你一个人,那扇子,好像,是我给你的……
(一道光闪过,一阵风吹过)
【团子】(蹭蹭蹭风一般扑过来抱住我的腿,大喊一声):娘亲——
【团子】(抱了我的腿撕心裂肺地嚎,信誓旦旦地边嚎边指控):娘亲闱祝你为什么要抛下阿离和父君?
【白浅】(被嚎得发怵):额~这是什么情况?
(微微急促的脚步声)
【夜华】(极低沉):素……素?
【夜华】(叹息一声):素素。
【白浅】(赶紧后退一步,含笑抬头):仙友眼神不好,怕是认错人了。
【白浅混】(吃惊 些微的伤感):这张脸……怎生的如此像……
(某人挥袖挑下缚眼的白绫)
【白浅】(抽气):啊!
【团子】(抖着嗓子喊):登徒子!登徒子!!
【白浅】(生气):放肆!
【团子】(拉着我的裙角,怯怯道):娘亲是生气了么?
【夜华】(落寞清冷的声音):是了,是我认错人,她从来不会做你这副色厉内荏的模样,也不比你容色倾城。方才,冒犯了。
【白浅混】:隔了这航不近的距离,我才看清,他玄色锦袍的襟口衣袖处,绣的均是同色的龙纹。他大抵便是天君那得意的孙子,我这老太婆的倒霉夫君吧!唉……可惜了可惜了!
【白浅】(歉意的呐呐笑道):呵呵,仙友客套得紧。
【夜华】(失落的小声道):阿离,跟我走
【团子】(依依不舍):娘亲~娘亲~~
(脚步声渐行渐远,切换场景)
【白浅】(急切,之后百无聊赖的乱逛):喂!怎么走了?哎……
(脚步声)
【白浅混】:诶?这孕妇不是少辛嘛!
(打开扇子声 脚步声 某女的扑通跪地声)
【少辛】(抬手拭泪哽咽):姑姑。
【白浅】(脱口而出):少辛,你怎么胖成这样了?
【少辛】(手足无措的嗫嚅道):少辛,少辛……方才,方才自这花园里狂风拔地,海水逆流,少辛,少辛想许是破云扇,许是姑姑,便急忙跑过来看,蛉唬果然……
【少辛】(哭哭啼啼):姑姑……
【白浅】(叹了口气):我几万年不出青丘,却没想到此次方一出来便能遇到故人。无事不登三宝殿,少辛,你当知我极不愿见颍却特特跪到我面前,必是有求于我,你我主仆一场,你出嫁我也没备什么嫁妆,此番刚好补上。我便许你一个愿望,说吧,你想要什么?
【少辛】(呆呆望着我):少辛料到姑姑会生气,可,可姑姑为什么不愿见少辛?
【白浅混】(收扇子,不爽道):啊呀……这小蹄子!
【少辛】(膝行两步,急急道):姑姑从未见过桑籍,姑姑也说了不会喜欢桑籍,姑姑和桑籍成婚不会快乐。桑籍喜欢少辛,少辛也喜欢桑籍,姑姑失去桑籍,还可以得到更好的,夜华君不是比桑籍好百倍千倍吗,夜华君还会是未来的天君。可少辛,少辛失去桑籍,便,便什么都没有了。少辛以为,少辛以为姑姑是深明大义的神仙,姑姑会气少辛不打一声招呼就擅自离开青丘,却绝不会气,不会气少辛和桑籍成婚的。姑姑,姑姑不是一直希望少辛能堂堂正正地活在这世上吗?
【白浅混】:几万年不见,当初那小巴蛇已经变得伶牙俐齿了。化之力神奇,时间却比造化更加神奇。
【白浅】(摸扇子):少辛,你可恨当年芦苇荡里欺侮你的同族们?
【少辛】:嗯
【白浅】:你也知道,其实他们之中有些人,并不是真心想欺侮你,只是若他们伸手来保护你,便必然也会被欺侮,所以他们只得跟着最强的来欺侮你这个最弱的。
【少辛】:嗯
【白浅】(支了颔):你能原谅这些被迫来欺侮你的人?
【少辛】:这……
【白浅】:既是如此,少辛,推己及人,我不愿见你,也实在是桩合情合理的事情。我一个神女,却修了十多万年才到上神这个品,也看得出来情操和悟性低得有多不靠谱了,实在是算不得什么深明大义的神仙,你过誉了。
(某只钻草丛的脚步声)
【团子】(极不认同,声音由远及近):娘亲干嘛要说自己不是深明大义的神仙,娘亲是天上地下最深明大义的神仙!
【白浅】(万分不可思):你是土行孙吗?
(脚步声)
【夜华】(唇边携了丝笑意,缓缓道):呵呵。夜华不识,姑娘竟是青丘的白浅上神。
(停顿一下)
【白浅】(抚额):老身不偏不倚,正长了夜华君九万岁,夜华君还是依照辈份,呃,唤老身一声姑姑罢。
【夜】(似笑非笑):阿离唤你娘亲,我却要唤你姑姑,嗯?浅浅,这是什么道理?
(围观人员一阵抽搐)
【白浅】(叹了一口气):你同我说道理,那你们躲在那儿听了这许久的墙根,倒又是什么道理?
【团子】(急急的辩解):我和父君可没故意要偷听,父君说亲你在追我们,于是才折回来。走近了看到这位夫人和娘亲在说话,我们就只好回避。
【团子】(小心翼翼地看我):娘亲你来追我们,是因为舍不得阿离,要跟阿离和父君一起回天宫的吧?
【白浅】:?
【夜华】(温和道)你娘亲她的确是舍不得阿离的。
【团子】(欢呼一声,乐呵呵地瞧着我,眼睛忽闪忽闪):好啊好啊!娘亲,那我们什么时候回天宫?
【夜华】:明天就回去。
【团子】(感情同上):娘亲,就要回家了,你这么久没有回家,感觉不会很兴奋?
【白浅】(干笑):呵呵呵~~~~很~兴奋。= =!
(脚步声)
【少辛】(小声):姑姑……
【白浅】(回头):少辛,我只给你一个愿望,回去好好想想到底向我讨什么,想好了便来青丘找我罢。
(众人脚步渐远)
【团子】(眼巴巴地看着扇子):我也想要。
【白浅】(擦汗):还是个小孩子,要什么杀伤性武器。
(BGM短接)
【夜华】:浅浅,前面就是大殿了。
【白浅】(违心安抚):那个…现下确实有些琐事需了,明日便一定来与你们会合。
【团子】(扁了扁嘴小声道):娘亲~~
【夜华】(笑道):浅浅莫不是害怕与我父子二人一同入宴,会惹出什么闲言碎语来?
【白浅】(赔笑):呵呵,夜华君多虑了。
(衣料摩擦声)
【夜华】(温柔的轻轻道,声音近乎耳语):原来浅浅也知道,你我早有婚约,倒的确是不用避什么嫌的。
(白浅觉得,与他做亲密状,实是在犯罪。可贸贸然抽出手来又显得自己风范不够大度。)
【白浅】(思考再三,抬高右手去触他的发,情深意重地感叹):当年我与你二叔订婚时,你还尚未出世,转眼间,也长得这般大了,真是白夜隙,沧海桑田,岁月这东西,着实不饶人啊。
(众人跌倒 硬地快步走路声)
【东海水君】(由远及近,气喘吁吁):唉,唉,留步,留步,留步~~~~
(脚步声)
【白浅】(由衷赞叹):水君好身法,再多两步,老身就被你砸死了!
【东海水君】(一双虎目几欲含泪):不知本君何处得罪了这位仙僚,竟要仙僚在本君大喜之日,拿本君的园子出气?!
【白浅】(装死):噢?水君为何一口咬定是我?
【东海水君】(气得吹胡子瞪眼,指着白浅浑身乱颤了好一会儿方平静下来):你你你,你还要抵赖,我园中的珊瑚精亲眼所见,方才那大风是一绿衣小仙所为,这岂是你想赖就赖得了的!
(停顿一下)
【白浅】(垂首敛目):呃,水君说得极是。小仙常年守在十里桃林,此番头次出来,便闯下这样的祸事,败了水君的兴致,也失了折颜上神的脸面,小仙羞愧不已,还请水君重重责罚。
【白浅混】(怂祖鹰附身):既然注定是要丢脸,丢折颜的脸固然是比丢阿爹阿娘的脸要好得多。
【东海水君混】(呆呆望着我,似是在自言自语):十里桃林…十里桃林的那位上神不是,不是……
(器皿声)
【白浅】(语重心长5 两滴鳄鱼泪):水君可是不信?这也怪不得水君。我家君上确确几万年都不曾与各位仙家有过应酬了。此番乃是因青丘之国的白浅上神,上神到桃林做客,不幸抱恙,因之前接了水君的帖子,不愿失信于水君,是以派了小仙前来东海。此为拾月珠,乃是白浅上神的贺礼,此为我家君上亲手护养的桃花酿,君上嘱我以此聊表恭贺之意。却不料,却不料此番小仙竟闯下如此大祸,实是,实是……
【东海水君】(手忙脚乱地劝慰):仙使远道而来,未曾相迎却是小神的过失,左右不过一个园子,如此倒还亮堂些,仙使便随小神去前殿,也吃一杯酒罢。
【白浅】:哦呵呵,水君太客气了,小仙觉得…呃,还是不要了吧……
【东海水君】:哎?要的要的!
【白浅】:呃,这个……
【东海水君】:仙使就赏了小神面子吧……
(衣料声 走动声)
r夜华】(握住白浅的手,轻笑道):不过吃一杯酒,仙使实在客套得紧。
【白浅】(觉得很汗很囧):呃呵呵,其实,其实小仙乃是~男扮女装。
【东海水君】(目瞪口呆后讷讷道):实是,呃,断、断袖情深啊……
【白浅混】:哎…原以为说是男子与男子便可避嫌,却不想如今的神仙们皆见多识广,本上神此番,呃,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标签:东海眼睛三生三世脚步声  
上一篇:情孽
下一篇:鱼玄机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11 - 2018 人神魔中文网(www.RenShenMo.com) 版权所有

声明:本站所有资源均为网友分享,侵权立删。

扫黄打非举报电话:1239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中国扫黄打非网    网络举报APP下载

  皖公网安备34122102000284号  皖ICP备1201217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