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恐怖剧本

红嫁衣

时间:2012-05-27 18:13:11   作者:独孤柒訷   来源:网络   阅读:2466   评论:0
内容摘要:雪飞、凌依、邱弋阳、旁白、妈妈、钟嘉炜、奶奶、混混甲、混混乙、医生、护士、神父、男人
按门铃,开门
  凌依(激动地):姐姐!你回来啦!(扑上去抱住)我想死你啦!
  雪飞(淡淡的笑):呵呵,想我才对嘛,看看我给你带的什么礼物?
  走进屋,翻包的声音
  凌依(疑惑的):一件红嫁衣?……姐姐你送我这个干吗?
  雪飞:我们考古队去江南那边考察,我在一家古董店里看见的,觉得漂亮就买下来送你了。
  凌依:古董?
   雪飞(解释):说是古董,其实年代也不久,应该是民国时期的。这件嫁衣做工精细,保存又好,所以跟新的一样。
  凌依(惊叹):是啊…好漂亮……姐姐,你真把这个送我?
  雪飞:当然啦……
  凌依(惊喜的):姐姐你真好!
  雪飞:你这丫头,嘴真甜啊~(宠溺的笑)对了,你跟那个计算机工程师进展如何了?
  凌依(兴趣缺缺):你说那个钟嘉炜?我们还行吧……
  雪飞:你不喜欢他?
   凌依:不喜欢。但也不讨厌。他人是挺好的,我妈挺看重他的,说将来结了婚他这种男人可靠……可我……
   雪飞(犹豫):唉……先交往一下试试吧,实在不喜欢再作打算。
   凌依:恩。……对了,姐,别光说我啊,你这次出差去考古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新的发现?快给我讲讲,我写小说正好用得上呢~~
   雪飞(无奈、宠溺):唉~我就知道你惦记我的故事,好吧,我就给你讲几个……
  
------------
房间门开
   奶奶(缓慢、苍老):小依啊,刚才谁饫玻
   凌依:奶奶,把你吵醒了?(扶奶奶坐下)……是雪飞,她出差回来,来咱家看看,看您午睡了,就没吵您,刚走。
   奶奶:哦。雪飞这孩子真好,你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虽说只是朋友,但比亲姐妹还亲,出差回来就惦记来咱家看看。
   凌依(自信):那是当然~
   奶奶(略紧张):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凌依:哦,这个啊~一件嫁衣啊……
   奶奶:哪来的?!
   凌依(不解):刚才雪飞送的啊,她说是出差的时候在古董店买的……怎么了?
   奶奶(着急):快把它丢掉!死人穿过的东西,不干不净!
   凌依(松了一口气):嗨……!我还当是什么呢,看您刚才的样子真把我吓坏了,您别迷信了,这世上就没有鬼。
奶奶(哄):小依……听话~把它丢掉。
   凌依(坚定):不要!这是雪飞送我的,而且又那么漂亮,怎么会是“不干不净”的东西!(赌气的跑走)
   手机响,接通
   凌依:喂?
   雪飞:凌依,今天晚上有空么?
   凌依:有啊,怎么?
   雪飞:晚上出来玩吧,海天大酒店203号房间,我带你见一个人(神秘的)
   凌依:什么人啊?
   雪飞:嘿嘿,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餐厅里
   雪飞:凌依~!这里!(挥手)
   小步快走过去
   凌依:抱歉,我来晚了
   邱弋阳(优雅、微笑):不晚,时间刚刚好
   凌依:姐姐,这是……
   雪飞:哦,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要带你认识的神秘人物——邱氏跨国集团总裁,邱弋阳先生。……弋阳,这位是我的好姐妹,蔚凌依。
   邱弋阳:你好,凌依,很高兴认识你。
   凌依:我也很高兴认识你,丘先生。
   雪飞:你们想要b什么,随便点好了,这顿饭我买单。
   邱弋阳:这出来吃饭怎么好让女士买单呢,你们只管吃饭,其他的自然是我邱某来负责……

   旁白:说完这句话,邱弋阳往雪飞那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他的眼神里有一种柔情的感觉,他的一举手一投足都是那么有风度、那么从容,他身上从骨子里散发出来成功男人的味道深深地吸引了凌依……她不由得看呆了……或许……这就是一见钟情
------------------------------
雪飞:凌依?凌依?又去你的小说里神游了?……刚才弋阳跟你说话呢~
   凌依(慌乱、尴尬):啊?哦!那个……有点不大舒服,我去下洗手间……(起身快步跑走)
   雪飞:哎——!凌依——!……不好意思,我去看一下她……
   邱弋阳:恩,好的。
   追上去……
   洗手间里,流水的声音
   雪飞(关切):凌依,你还好吧?你脸怎么这么红?……你发烧了?
   凌依(不自然):没事,就是热的。
   雪飞(半信半疑):真没事?
   凌依(笑了):扑哧~真没事~姐,看把你给紧张的
   雪飞(长舒一口气):没事就好,刚才看你脸色不大对,还以为你怎么了呢……哎,凌依,你吹媚歉銮襁阳怎么样?
   凌依:……(磕磕绊绊)挺……挺不错的啊……
   雪飞:你喜不喜欢?
   凌依:啊?!
   雪飞:呵呵,开个玩笑~不过……他现在还是单身贵族哦~
   凌依(讷讷的):一表人才、风度翩翩、年纪轻轻,事业成功、有车有房的单身贵族……小说中典型的白马王子。

旁白:听到了雪飞的旁敲侧击,凌依隐隐感觉到那个邱弋阳跟雪飞的关系绝非一般,她有些伤心,可是她在心底也隐隐期盼着,邱弋阳能发现她,爱上她……可是,命运偏偏就是这么事与愿违,邱弋阳很快就和雪飞走到了一起,两个人发展成了亲密的恋人,常常一起来找凌依出去玩,可是凌依大多数时候都拒绝了……

   凌依家里
   妈妈(热情):呦,嘉炜来了啊,快进来……
   钟嘉炜(礼貌的):哎。阿姨好……凌依她在家么?
   妈妈:(急忙应道)在!在!她在屋里呆着呢。唉……!这几天雪飞叫她出去她也不去,整天闷家里写东西……你等着啊,我去给你叫她。
   钟嘉炜:哎,谢谢阿姨!
------------------------------------
走去敲凌依的房门
   妈妈:小依,嘉炜来了,你出来吧……小依⌒∫馈—?!
   推开房门……
   妈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钟嘉炜(急忙赶来):阿姨,你怎么了?阿(姨)……凌依!!!!
   旁白:他们看到的是倒在血泊中的凌依,而她身上正穿着那件红嫁衣……
   120急救车【笛声,医院里医生护士手忙脚乱的推凌依去手术室
   医生:病人失血过多,需要马上输血,她是罕见的RH阴性AB型血,目前我们血库没有相同血型。请问……谁是病人的家属?
   妈妈(哭腔):我是。
   医生:请跟我来。
   旁白:可是验〗峁表明,配型失败,在1个小时之内再找不到相符的血型,凌依将面临死亡。所有人又陷入了焦急之中。这时,雪飞站了出来——
   雪飞:阿姨,让我来试试吧
   妈妈:恩。
   半个小时后……
   医生:恭喜你们!配型成功!病人现在已经±胛O樟恕…
   三天后……
   凌依:咳咳(轻微的)……水……水……
   妈妈(惊喜、心疼):小依?!你醒了?你想要什么?
   凌依(微弱):水……
   妈妈:妈这就给你倒。
   倒水,喝水
   凌依(迷。:妈,这是哪?我为什么在这?
   妈妈:你忘了么?你在家割腕自杀了!
   凌依(疑惑不解):割腕自杀?我为什么要割腕自杀?……咝~!头好痛啊……我只记得我那天穿上那件红嫁衣照镜子,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缓慢的打开门、轻而缓慢的脚步声
   奶奶(苍老、缓慢、笃定、痛心):我早就说过那件嫁衣是个祸害……
   凌依/妈妈(异口同声、惊讶):奶奶?!/妈?!
   妈妈(略嗔怪):妈……您怎么来了?(搀老人坐下)
   奶奶(怨气):我的宝贝孙女差点就出了事,你们还合伙瞒着我!你们都骗我!欺负我这个老太婆子……咳咳(嘶哑的咳嗽声)
   妈妈:妈……这不是看您身体不好,才没告诉您的嘛,况且……小依她现在也没什么大碍了……
   凌依(连忙附和):是啊是啊,奶奶,我现在咕没事了……
   奶奶:恩……。小依啊~那件嫁衣你放到哪里去了?
   妈妈(突然想起来):哦,妈,那个嫁衣雪飞带回家了
   奶奶(吃惊的):雪飞那孩子带走了?!不行!得赶快找到那嫁衣,毁了它……不能让它再害人了!……咳咳……!!
   妈妈:妈,你先别着急,我这就给雪飞打电话……
   拨电话号码,响了很久无人接听……
   奶奶(紧张的、颤巍巍):怎么?打不通?难道雪飞这孩子也出事了?(站起来,凳子倒了)
   妈妈:妈~您先坐下。雪飞这孩子一直在这守着小依,都三 三夜没合眼了,我刚把她撵回家去,兴许是睡沉了,没听见手机响……我过会再给她打……
   对了,妈,小依,我有一个重大的消息要告诉你们——
   凌依:什么消息?
   妈妈(欣喜的):咱家又添一女儿!
   凌依(吃惊):啊?!
   奶奶(淡淡的):是雪飞那孩子吧?
   妈妈:妈,原来您已经知道了啊?
   奶奶:以前我只知道我儿在外有个失散多年的女儿,瞧着雪飞这孩子像,不过一直也没相认,后来我儿没了(缓慢,回忆、伤痛),这认亲的事也就搁下了……
   凌依(迷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妈妈:小依,你那天失血过多,我们大家都配不上你的血型,幸亏雪飞和你配型成功救了你……结果这一查竟然发现雪飞她是你姐姐!亲姐姐!
   凌依(喃喃、失落):亲姐姐……失散多年的亲姐姐……果然是越来越像小说了呢浴真是烂俗的情节……如果是姐姐的话,那么邱弋阳就是未来的姐夫了吧?(语气越来越轻)……看来我们注定无缘了……
--------------------------------------
轻声敲门……
   邱弋阳(温柔、呵护):小雪?睡着了么?
   杂碎东西的声音,匀衿嗬鞯拿ń
   邱弋阳(紧张、急切):小雪!你在么?(犹疑)(急促拍门)小雪!你怎么了?小雪!开开门啊!
   房间里雪飞的手机响
   邱弋阳(担心、激动):小雪,你手机响了……你在里面干什么?!为什么不开门!
   门突然开了
   雪飞(阴森森的):你终于来了……邱—日—朝——!我等了你很多年了!(缓慢、带着强烈的恨意)
   挥刀砍在了木制家具上
   邱弋阳(惊吓、愕然):(语气因躲闪而时强时弱)你在……说什么啊……小雪!把刀放下!……我是弋阳啊!你看……<看看我啊……我是你最爱的弋阳啊!
   雪飞(不停地絮絮的说):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语气时强时弱)
   旁白:雪飞像听不到邱弋阳的话似的,依旧眼神空洞的朝他挥舞着菜刀,步步逼来……终于,邱弋阳被逼到了墙角,眼看再无路<退,面对疯狂的雪飞,他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然而,刀锋并没有想他料想的那般狠狠的落下来……突然间,仿佛世界变得安静了……1秒、2秒、3秒……邱弋阳睁开了眼睛,他看到从雪飞身上掉落了一包衣服……

   邱弋阳(试探):小雪?(轻唤)

   旁白:雪飞僵直的站了一会儿,拿刀的手渐渐垂下来,眼神也重新有了光彩,她惊讶的看着眼前还惊魂未定的邱弋阳,大吃一惊——

   雪飞(迟疑、关切):弋阳,你怎么了?为什么这样看着我?……啊!我为什么还拿着刀?!我是不是做了什么伤害你的事?!(激动、害怕)(走上前缮说侥懔嗣矗炕购妹矗课乙膊恢道我怎么了,我刚才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甚至不知道我在干什么……(语速稍快,辩解)对不起,对不起,我……我真的……(慌乱)
   邱弋阳:(抱住)没事了,小雪,已经都过去了,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么,没事了,啊……不怕(宠溺、疼惜)……
   雪飞(幸福、微笑):(抱紧)恩。弋阳……我爱你(轻声、羞涩)
   邱弋阳(微笑):我知道,小雪,我也爱你,一辈子……

   旁白:互相吐露爱意的两个人彼此凝视着,感受着爱情的甜蜜。可是,甜蜜过后,他们却不得不面对事实,看勐屋的狼藉,两人都陷入了沉默……终于,邱弋阳把目光投到了那件嫁衣上——

   邱弋阳(严肃、沉重):小雪,这件红嫁衣从哪来的?
   雪飞(略紧张):这是我买给凌依的,怎么?有什么问题么?!

-----------------------------------------
邱弋阳(犹疑、无奈):这……(欲言又止)没什么,你把它收好吧……哦,对了,刚才你手机响了好久,你去看看吧。
   雪飞:哦,好。弋阳,有件事要跟你说——
   邱弋阳(疑问):恩?
   雪飞:我和凌依其实是亲姐妹……
 - 邱弋阳(微笑):真的么?这样很好啊~
   雪飞:(强颜欢笑)呵呵,是啊,我也很开心……恩,还有……后天我又要出差了,山东那边又发现一个古墓,我们考古队要去那边做文物保护工作,可能……最快也要半个多月……不过我忙完工作一定会马上赶回来的!(坚定、保证)
   邱弋阳:呵呵,没关系,你忙吧,这段时间以来,我公司那边也有些事积压下来了,我正好要去处理一下了……
  
   嘈杂的商业街
   钟嘉炜:凌依,接下来我们去哪?(温柔,征求意见)
   凌依:去哪都可以啊(无所谓,应付)
   钟嘉炜:恩……(略一思忖)那我们先去吃饭吧……你喜欢什么口味的?中餐还是西餐?
   凌依:(有点不耐烦,淡淡的)你定吧,我无所谓
   钟嘉炜:(稍有点生气、忍住,委屈)凌依,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这么应付我,(手机铃响)我……(被打断)
   凌依:抱歉,我接个电话(冷冰冰、果断)……喂?你好……恩,我是。……哦,丘先生,你好你好……现在么……?恩(为难)……好吧,在哪里?……恩,好的好的……恩,再见。……嘉炜,对不起,我不能和你继续逛街了,我现在有事,再见。
-------------------------------

走开
   钟嘉炜:(愤怒)是谁?!(从背后叫住)
   凌依:什么?
   钟嘉炜:刚才是谁打来的电话?!……邱弋阳是吧!
   凌依:是,那又怎样。这是我的个人问题,希望你不要来干涉我。
 - 钟嘉炜:(自嘲)个人问题?呵呵~好啊,蔚凌依,就当我自作多情好了!
   气哄哄的走开

   咖啡馆里……
   邱弋阳:(歉意)这么仓促把你叫出来,真是不好意思
   凌依:哦,没关系的,有什么事您说吧
   邱弋阳:恩,是这-的,最近你姐姐有些失常,我想这跟一件物品有关……凌依,你知道嫁衣的故事么?
   凌依:(大吃一惊)嫁衣?!你是说那件红嫁衣?……原来,奶奶说的没错,这其间真的有蹊跷……(惊慌、喃喃自语)
   邱弋阳:(略显忧愁):所以……我想这件事我们有必-商量一下……
在走廊上,下楼梯
   钟嘉炜:喂,你好。请问你是雪飞么?
   雪飞:是的,请问您是——?
   钟嘉炜:我是钟嘉炜,你妹妹的男朋友。
   雪飞:哦,是嘉炜啊~我现在正在工作,不方便说话,过会打给你好么?
   钟嘉炜:我就说几句话。……我跟凌依分手了
   雪飞:(万分惊讶)啊?!你们——(被打断)
   钟嘉炜:还有,(嘲笑、警告)你该管好你男朋友
   雪飞:(摸不着头脑)啊?我男朋友?——弋阳?弋阳又怎么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钟嘉炜:(轻哼一声)没怎么,我要说的话说完了,再见
   雪飞:哎——!等等!嘉炜,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说清楚啊!嘉(炜)……!(被挂电话)

   旁白:雪飞合上手机,心中一片茫然。突然,凌依最初看到弋阳时的表情在她脑海中一闪而过,她想到了一种最坏的情况……于是,她决定向领导请假,买最快的那般机票,提前动身回家。
  
--------------------------------------------
关门声,换鞋
   雪飞:(对屋里喊)妈——我回来了——!
   其中一个房间的门打开,妈妈急忙出来
   妈妈:(惊喜)雪飞!?你怎么不打声招呼就提前回来了?
   雪飞:(撒娇)呵呵,这不是想您么~诶?怎么没看见奶奶和凌依?
   妈妈:哦,你奶奶回乡下去了,她说要住一段时间再回来……凌依这孩子(犯愁)……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好鍪呛图戊砍臣芊质至耍到现在也没回来!都出去一天了!唉……手机也关机!真是一点都不让我这个当妈的省心!
   雪飞:(装作惊讶)什么?!她和嘉炜分手了?!……妈,您先别着急,我出去找找她,或许可以找到……
   妈妈(担忧、心疼):都这么晚了,你瞿恼野。亢慰瞿愠霾罡栈丶遥在家歇会吧……
   雪飞:没关系的,妈,我不放心妹妹一个人在外面啊……
   妈妈:(感动、心疼)唉~!雪飞啊,这么多年让你在外面漂泊,你不仅不记恨我们,还对我们这么好……(呜咽)妈……对不起你啊~!
   雪飞:(得逞的笑)妈,您说什么呢,都是一家人,过去那些事我早忘了~我出去找妹妹了,走了啊……
   妈妈:哎~哎~(连忙答应)

   旁白:出了门,雪飞的脸上露出了诡异的微笑。她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终于,她在一家咖啡馆前停了下来——里面正在聊天的不是阂篮瓦阳又是谁?!果然,他们两个!雪飞暗暗怀恨,却没有推门走进去大闹一番,突然,她笑了,她知道该怎样做了……


-----------------
开门
   雪飞:(哭)妈……!呜……我……
   妈妈:(错愕、关切)怎么了?!孩子?你不是赫夷忝妹昧嗣矗课什么哭起来了?!
   雪飞:(抽噎)我是找到妹妹了,可她……可她……呜……
   妈妈:(着急、关切)她怎么了?她出事了?!
   雪飞:(怨恨、抽噎)她和邱弋阳在一起!那里……那里那么黑,我也没看清,他们好像很亲密……
   妈妈:啊?!
   雪飞:(怨恨)弋阳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那么爱他!他却趁我不在就……就……呜……
   妈妈:(生气)小依怎么可以这样呢!不行,我要去把她找回来,让她别在外面给我丢人现眼!
   雪飞(哀求、委屈)妈,你别去~这件事一定不是小依的错,是那个邱弋阳……!小依还那么单纯,她不会这么做的……
   妈妈:都现在了你还护着她!唉~!雪飞啊,你为什么总是委屈自己包容别人呢……(心疼)
摔东西
   妈妈:(愤怒)你别说了!我不听你解释!她是你姐姐!你亲姐姐,才出差几天,你竟然背着她做出……做出那种事!你太给我丢脸了!反正你已经成年了,从此以后你给我离开这个家!
   凌依:(委屈、恍惚、受伤、哭):妈,您在说什么啊~我做出了“那种事”?!我给您丢脸?!呵呵……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啊(自嘲)……我到底做错了什!!(伤心的哭吼)……
   妈妈:(冷冷)你做了什么你自己知道!
   凌依:(绝望、愤愤)好!我走!我走就是了~!(摔门而去)
   旁白:雪飞在房间里把这一切听得清清楚楚,黑暗里,她露出了一个绝美的微笑
   寒风 呼啸,汽车由远近驶来,下车,小步跑过去
   邱弋阳:(着急、关切)凌依?!这么晚了,你怎么自己蹲在马路边上?
   凌依:(恍惚)呵呵……我出来散心……
   邱弋阳(疑惑):凌依?你……哭过……?
   凌依:没有啊……呵呵……呵呵……哈哈……
   邱弋阳(担忧、惆怅):凌依,别这样,发生了什么事?可以跟我说么?……(等了一会不见反应)唉……算了……你不想说我也不勉强你……今晚先去我家留宿一晚吧,外面太冷了……

---------------------------
旁白:邱弋阳把凌依带回了家。看着扬<而去的宝马车,雪飞彻底愤怒了——

   雪飞:(内心描写)凌依,这样都不行么?把你赶出家门都不行么?!倒是成全了你们了呢……好吧……凌依,这是你逼我的!
拨电话号码
   雪飞:(谄媚)喂?张哥,呵呵,是啊,好久不见……当然挂念您啦……呵呵……有件事要麻烦你呢~……

   旁白:第二天晚上,凌依趁邱弋阳不在家偷偷出来游荡,她很想逃开这个地方,即使她知道,邱弋阳是一片好心。她也不想让姐姐误会。

   混混甲:(猥琐)呦,单身的漂亮女人啊~
   混混乙:这次我们可捡到宝啦……
   众混混哄笑
   凌依(惊吓):你……你们是谁?!
   混混甲:(放肆)我们?哈哈,这你还看不出来么?!
   凌依:(慌张)你们……你们要干什么!你们不要过来!我会报警的!
   混混乙:(嘲笑、不以为然)报警?哈哈,老大,您听到了没,她说要报警呢……
   混混甲:(不屑)那就报啊……以现在警察那速度,等他们来了我们也差不多收工了……
   凌依:你们别过来!(后退)
   混混乙:你别往后退了,后边没有路了……(奸笑)
   步步逼近
  混混乙:你还是乖些,少吃些苦头
   哄笑,议论
   混混乙:(猛地抓住!扯到自己旁边)过来吧你!
   凌依:救命——!(凄厉,响彻街道)

   医院里医生护士手忙脚乱的推凌依去手术室
   护士:离医生,新送来一个病人,情况好像有点严重……
   医生:快!推进抢救室!
   忙着抢救……手术室大门打开
   雪飞:(虔诚、急切)医生,请问病人脱离危险了么?
医生:恩,已经没有大碍了,身体上的伤我们能治好,可她内心的伤害就要靠你们家属来安慰了……
   雪飞(欣喜、悠惆):恩,谢谢您。
   开门进房间——
   雪飞:(不怀好意)凌依,你醒了?
   凌依:(委屈、虚弱)姐姐……
   雪飞:(诡异的笑)感觉好些了没?凌依……昨天那些人……(尖刻的)你还满意吧?
   >依:(不敢置信、虚弱、绝望)姐姐……!那些人……是你……!呼呼(大口喘气)……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不可能的……!姐姐,你一定是在开玩笑,对吧?(祈求)
   雪飞:你以为我会拿这个开玩笑么?!呵呵……
   凌依:是因为那件嫁衣,对吧?因为它>才会失常……(绝望)
   雪飞:随你怎么想吧……呵呵……
   旁白:看着雪飞的笑,凌依的心里越来越冷,又如掉入了万年冰窟,连最后一丝温暖都熄灭了……她想到了——自杀。
   凌依:(内心独白):是这样的么?姐姐……妈妈……都是这样的……那么,如果真的有嫁衣的传说,我愿意祭我之血,来成就一件世间最美的红嫁衣……(怨恨、绝望)
   在楼梯上
   邱弋阳:(震惊)什么!?你说凌依死了!
   雪飞:(哭)是啊……凌依她……她……想不开……就……呜……
   邱弋阳:(叹)雪飞,你要相信我,我是真心爱你的,只有你一个,从没背叛过你,你又何必如此?……她是你的亲妹妹啊~
   雪飞:(呆住、疑问、难以置信)你说……什么……?
   邱弋阳:我知道的,我都知道。那件嫁衣,那些人……不要再执迷不悟了,小雪,这样下去你会万劫不复的……
   雪飞:(恼羞成怒)你知道?哈!你知道什么?!你知道我从小被人遗弃的滋味,还是知道我看到你们走在一起有多难受!你现在来劝我迷途知返……哈!这是用你的高贵来衬托我的不堪么?!——我不需要!
   邱弋阳:(心疼)小雪……
   雪飞:怎么?你后悔了?发现我原来是这么心如蛇蝎的女人?那好啊,我们分手!分手!!
   跑走……
   邱弋阳:小雪——!你听我说啊——!小雪!小雪!(跑远了)唉……(悠惆)为什么不听我说完呢……你买的那件嫁衣是假的,可是……那个嫁衣的/说,是真的……
   旁白:不久,就传出雪飞嫁给了一个年过半百的男人的传言,当时的那场婚礼让所有人都无法忘记……

-----------------
婚礼进行曲……
   神父:你愿意娶蔚雪飞小姐为妻,无论疾病、痛苦都守护在她身边,不离不弃吗?
   男人:我愿意。
   彭!教堂大门被撞开!
   钟嘉炜:(大喝)等等!(全场寂静 空旷的回音)
   步履稳健的走来……
   神父:这里正在举行婚礼,请问这位先生有什么事么?
   雪飞:(惊讶)嘉炜?你怎么?
/  钟嘉炜:雪飞,借一步说话。(坚定,拽着雪飞就走)
   雪飞:(被拽的一个趔趄)哎~~!放开!(愤怒)有什么话不能当面说!
   钟嘉炜:(神秘的)你妹妹让我给你带了一件新婚礼物,太大了,不方便拿进来
   雪飞:(惊吓)我的……妹妹!!
   钟嘉炜:(笑)对啊,你妹妹。——蔚凌依。
   雪飞:(喃喃的、失神)不可能,她已经死了
   被拽走……
   钟嘉炜:就是那个……你过去打开看看吧……
   汽车急速的由远驶进,刹车!开车门
   邱弋阳:(焦急的大吼)雪飞别打开那个盒子——!!!
   雪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卡塔,盒子掉落)
   凌依:(娇笑)呵呵呵呵~可惜啊~邱弋阳,你来晚了一步~~
   邱弋阳:凌依!你回去,好不好?你不是这样的女孩,你不会害你姐姐的对吧?
   凌依:呵呵~是么?那还要多谢丘先生的夸奖了,可惜,我已经不是蔚凌依了,那个凌依……(放缓语气、恨意)已经被她姐姐亲手害死了……!
   雪飞:(颤抖)你不要过来……(大吼)你不要过来!
   凌依:呵呵~我亲爱的姐姐……你不要怕啊~我是来给你送』槔裎锏膥你看……这件人皮的红嫁衣是不是很漂亮啊~?
   雪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拿走!拿走!
   凌依:你别走啊~姐姐~这件东西可是丘先生的传家宝呢,在他们家密室里放了很多年了~我是好不容易控制了嘉炜才让他帮忙偷出来的,特地送你做新婚礼物,你就这么拒绝你妹妹的好意么?
雪飞:(哭)弋阳!弋阳!(扑到弋阳旁边)我错了!既然是你的东西,那你拿回去,让凌依消失吧~我求求你!求求你~!
   邱弋阳:(痛苦)雪飞……这件嫁衣由怨气而生,世代不灭,如今又祭凌依之血,凭借恨的力量重见天日,这个诅咒,是宿命,即使我是邱家的后代,也没有办法阻止……
   凌依:姐姐,何必这样呢~你如果真的不喜欢,我再送你另一件红嫁衣吧~(笑)

雪飞:(惊慌、神志不清)啊!这是!啊——!血!我的血!
   凌依:(笑)呵呵~是啊,这是你的血……你说饪拷)……用你自己的血染红的嫁衣是不是更美呢(媚惑)?呵呵……呵呵……哈哈……呵呵……(由笑到哭)……姐姐……(轻声)对不起……姐姐……我们……一起死吧(坚定)……来生,我们还做姐妹……(幸福的笑、憧憬。逐渐飘渺)……
   旁白:雪飞的皮消失不见了,雪白的婚纱下是红白相间的肌肉...雪白的婚纱被慢慢的被染成了鲜红,而雪飞也在没有醒过来……但令人惊奇的是,那件人皮嫁衣不见了。有人说,那件嫁衣去寻找新的主人了,也有人说,那嫁衣因恨而生,当爱化解了恨,它便不存于世了……无论如何,我们都希望看到一个圆满的结局,也许……当所有的嫉妒、算计、仇恨都慢慢化去,这对曾经的姐妹可以在另一个世界里找到属于彼此的幸福……


标签:恐怖剧本古董考古队江南红嫁衣  
上一篇:假面与复仇
下一篇:大米和小米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11 - 2019 人神魔中文网(www.RenShenMo.com) 版权所有

声明:本站所有资源均为网友分享,侵权立删。

扫黄打非举报电话:1239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中国扫黄打非网    网络举报APP下载

  皖公网安备34122102000284号  皖ICP备1201217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