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耽美剧本

《枫无涯》第一期《蛊惑》剧本

时间:2013-04-21 22:16:36   作者:独孤七神   来源:网络收集   阅读:4516   评论:0
内容摘要:【】内为场景及人物动作()内为人物心境及语气人物分析及介绍:严凌枫(清冷青年音)身份:昙剑山庄庄主性格:清冷孤傲极少有情感波动年龄:24 涯(沉稳大叔音)身份:昙剑山庄副庄主性格:对敌人冷酷残忍气场强大年龄:32 墨溪断(风流华丽青年音)身份:黑域阁恢...

【】内为场景及人物动作 ()内为人物心境及语气

人物分析及介绍:

严凌枫(清冷青年音)

身份:昙剑山庄庄主

性格:清冷孤傲 极少有情感波动

年龄:24

 

涯(沉稳大叔音)

身份:昙剑山庄副庄主

性格:对敌人冷酷残忍 气场强大

年龄:32

 

墨溪断(风流华丽青年音)

身份:黑域阁阁主

性格:痴情 温柔腹黑 可爱执着的爱着涯

年龄:21

 

城水悦(温和青年音)

身份:严凌枫青梅竹马

性格:看似柔弱善良,实则阴险腹黑

年龄:23

【出场人物:少年、护卫、众人、涯、严凌枫、总管、小二、墨溪断、老板、群众、嚣张青年、陈姓青年、岳儿、城水悦、老仆人、少年城水悦、管家、祈福球少女、影卫、黑狮、唐零、旁白、黑衣使、路人甲、路人乙、丫鬟】

 

【宅院内 琴声】

少年:(轻声地 坚决语气) 一定要让他喜欢上我!

护卫:(小声向严凌枫通报) 庄主……

【涯走近 众人行礼】

众人:涯副庄主

涯:(讥讽的) 哼,你还真是有雅兴啊,没想到我才出去办事不到几天,府里又多了个闭月羞花的胯下男宠,这次这个倒是弹得一手好琴,不介意我一同欣赏吧?

【涯坐下】

涯:你的眼光还真是万年不变,这园子里下作的小倌/进进出出也不知道多少个,你就不觉得腻味?

严凌枫:这与你无关

涯:(轻笑)呵呵,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就不打扰你的雅兴了 

【涯走至少年身边】

涯:(耳边低语)至於你(停顿)

少年:(受惊吓,吃惊地)恩?

涯:最好不要离开他的视线,否则会发生些什麽有趣的事情我可不敢保证

【离开 脚步声渐远】

【场景结束】

——————————————————————— 场景转换 —————————————————————【夜晚山庄 虫鸣】

【房内 少年洗澡】

少年:(轻声地 信誓旦旦)过了今夜,要让那冷傲的庄主再也离不开我的身体

【风声 火烛摇曳声】

涯:你似乎没有把我的忠告放在心上啊

少年:(惊恐的)恩?!(急喘)

涯:我是告诉过你,不要离开他的视线麽?

【少年死】

【场景结束】

——————————————————————— 场景转换 —————————————————————【卧室 严凌枫看书 翻页声】【涯将少年头颅扔在桌上“咚”】

:他的人头,你可喜欢?

严凌枫:(沉声)你真恶心

涯:(缓慢 满不在乎的)你滥交不是一样恶心麽?若是寂寞,为什么不找我呢? 是因为我太丑也太老了么?

【涯伸手摸严凌枫的脸 衣服摩擦声】【严凌枫甩开“啪”】

严凌枫:(厌恶,语气冷漠的)别碰我。

涯:(满不在乎的)呵,我知道你讨厌我,可是(停顿) 你难道没觉得自己的毒已经快发作了吗?

【严凌枫毒发 哆嗦 痛苦喘气】

涯:(宠溺的)你这个人,怎么就学不乖呢(停顿) 这中了毒的身体,如果没有我,可是嵴个坏掉的呢

严凌枫:(呼吸混乱 急喘)

涯:很疼吧?我可怜的枫【手指心脏】(轻声的)这里,是不是最疼呢?  (蛊惑的 煽动的)那你还在忍耐什么?

严凌枫:是你逼我的

【严凌枫反压涯】

【严凌枫发现涯身上的吻痕 掐住涯脖子质问】

严凌枫:(不悦)这些痕迹是怎么来的?

涯:(痛苦窒息)呜

严凌枫:(警告的语气)你忘记我说过的话了?你本来就够脏够恶心了,若跟别人搞过, 我就是毒发身亡也不会碰你

涯:(艰难的一个阋桓鲎炙担┪摇…没……有……

严凌枫:哼

【严凌枫整理衣服 出门】

涯:(喘息一会)【站起】

【涯缓慢走出】【走廊 缓慢脚步回音渐远】

——————————————————————— 场景转换 ———————恪————————————【殿堂 阴森严肃音乐为背景】

涯:哼,黑域阁的小辈,真是越发嚣张了,看来单单失去左手显然让他记不住教训啊。武岳派最近的动静如何?

总管:回副庄主,武岳派最近对于我们的攻击采取防守的姿态,但据暗血部那边所得情报,他们的高层曾与黑域阁的掌门秘密会见过,打算寻求合作共同对付我们(停顿)但是,黑域阁却拒绝了。

涯:(震惊)哦? (惊讶,怀疑)黑域阁居然拒绝了?传令暗血部,让他们派出甲级杀手暗三跟暗四,在两天内击毙武岳派掌门的两个宝贝儿子,并留下黑域阁特征的作案痕迹。

总管:是 (小声试探的)那么,黑域阁那边呢?

涯:(提高声调)这还用我教你吗?

总管:(害怕,小声地)是

涯:(慵懒)都下去吧,有新的情况再向我汇报

【众人退下 】

【场景结束】

——————————————————————— 场景转换 —————————————————————【酒楼 人声嘈杂声为背景】【琴声 涯饮酒 倒酒声】

【墨溪断闯入 门口骚乱 小二劝阻】【一阵忙乱脚步声】

小二:(着急的语气)这位客官,这位 官,请止步,我们这间有客人

【墨溪断推门】

墨溪断:这里没你的事,下去吧

小二:(很大歉意的)客官,小的实在拦不住(停顿) 那小的告退了

【小二离开 脚步声渐远】

【墨溪断走近  坐下】

墨溪断:(调侃 语气轻浮)好久不见了呢,涯副庄主,当日一别 ,在下着实想念啊

涯:(讥笑反问)哦?想念被我砍掉左手的滋味么?贱到这种程度也真是难得

墨溪断:呵,当然不 (意味深长)在下想念你的味道,想念你在怀中颤抖的摸样,若不是当时被你打断,我想,我的舌头,一定会舔遍你的全身(停顿)(耳边低语)不过,会有机会的,不是么?

涯:(震怒)哼

【涯挥鞭 桌子炸裂声 器具破碎声; 墨溪断拔剑声;二人打斗】

老板:(心疼的)我的家具,我的店啊

【屋瓦破碎 打簧渐远】

——————————————————————— 场景转换 —————————————————————【西城区 某帮派广场 人声杂乱为背景音】

群众:怎么了?发生什么事?!

青年:(嚣张大笑)哈哈哈,还有谁要上来跟小爷比唬烤」芄錾侠矗姓陈的,我给你一个机会挑战,赢了,你带走你的女人,输了,(恶狠狠)你死她留下!

陈:(哀求)掌门师兄,请你放过我们吧,我跟岳儿是真心相爱的

青年:(不耐烦冷喝)闭嘴!你这个废物,想让我再说一次吗?!

【人群讨论晃背景】

陈:(失落)你很强,我打不过你, (着急,语速加快且坚决)但我跟岳儿,是死也不会分开的

青年:不会分开是么?

【青年看向手下】

青年:把那个贱货给我带上来!

岳儿:你要干什么?!

陈:(紧张,大喊)你想干什么!不准你伤害她!

青年:你以为我喜欢她这种烂货么,敢拒绝我的人,都得死! (放肆大笑)哈哈…

岳儿:你放开我!放开!

陈:(愤怒)我要杀了你!!

青年(嚣张大笑)哈哈哈…我就当大家的面上这个骚货好了!

岳儿:别碰我!走开!别碰我!!

陈:(凄厉大喊)不!

【涯跃过 落地声; 挥鞭抽向青年】

青年:(痛苦)呜

【青年死去】

【风吹衣衫 涯衣衫飞舞声】

墨溪断:(宠溺的语气)呵呵,你这样不觉得脏吗?

涯:我会用你的衣服擦干净

【涯挥鞭 二人打斗声渐远】

——————————————————————— 场景转换 —————————————————————【城边的屋檐顶上】

墨溪断:(温柔的)我感觉你今天似乎并不想杀我,而是在发泄,怎么,心情不好吗?

【道路上 城水悦突然晕倒在严凌枫的车队前面,车队停止,严凌枫冲出】

严凌枫:(深情地)悦

城水悦:枫…

墨溪断:呵呵 (夸张的语气)好感人的重逢场面,真是温馨又和睦(穸伲  (严肃的)不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其中的一个,是你的那位吧?

涯:你竟能从那个地方逃出来?真是难得

【涯走近】

城水悦:(惊恐)枫

严凌枫:(警告地)涯

墨溪断:(带有笑意的开玩笑语气)涯副庄主,像这种红杏出墙的人,你不休了难道还留着孵蛋不成?要不,我爬墙进去找你可好?输人不输阵嘛

涯:(严肃的)严凌枫,我要藏的人,你找不到  (阴冷)同样,我要处置的人,你也阻止不了

严凌枫:(漠然)你可以试试

涯:那你可要看好你的小白兔,免得转过头,人没了

严凌枫:多谢提醒

【场景结束】

——————————————————————— 场景转换 —————————————————————【夜晚 虫鸣声  卧房内】

城水悦:从那个岛上逃出来后,我一直都在偷偷的找你,因为怕那个人会发现  (委屈的)可你出现的时间真的太少,我整整守了一个月(语气轻快的)不过,总算等到了,感觉就像做梦一样。(缓缓诉说)如果不是那个婆婆经常来窑洞看我,陪我说话,恐怕,我早<疯了

严凌枫:(温柔的)悦

【温馨音乐起】

城水悦:枫,我好想你,这些年, 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想我们在一起的日子,一起说过的话,想着,就什么也不怕了(停顿)你还是一点都没变,跟我记忆中的一样

严凌枫:(轻声的 温柔<)“悦”

【涯推门】

涯:哼,你是在瞎扯么,你们分开的时候,毛都没长齐,怎么一样?

【涯关门  走入】

涯:(毫不客气的)打扰了

【涯将枕头放到床上 脱鞋】

严凌枫:你什么意思?

涯:(理所当然)睡觉啊

严凌枫:谁允许的?

涯:你是没有允许,但我绝对不会让你们两个独处一夜,这个没得商量

严凌枫:(讽刺)呵,你既然愿意,那就一起睡

——————————————————————— 场景转换 —————————————————————【次日清晨 鸟鸣声 城水悦醒来】

城水悦:(伸懒腰)额……

【城水悦见到严凌枫和涯抱在一起】【城水悦轻推严凌枫】

城水悦:枫……

严凌枫:(轻声的 不悦的)嗯?

城水悦:(压低声,不悦的)枫!

严凌枫:(迷茫)恩?

城水悦:(娇嗔)枫,你怎么抱着……(欲言又止)

【严凌枫忽然明白过来】

严凌枫:起来,你要睡到何时?

涯:(不悦)嗯?(迷茫)干什么(哈欠)

【蹭到严凌枫的怀里】

严凌枫:(惊讶的)恩? (稍停顿)

【严凌枫抱起涯走向后院将涯扔下水池】

涯:(沉声质问)严凌枫!你大清早的吃错药了?

严凌枫:(轻声)哼

涯:(几次深呼吸)

【黑豹靠近 呜呜】

涯:(不耐烦的)口渴自己去喝水

【涯走回房间 打开柜子 换上严凌枫衣服】

【场景结束】

——————————————————————— 场景转换 —————————————————————【房内 严凌枫和城水悦吃早餐】

城水悦:伯伯,您不用在这里侍候的,太辛苦了,先下去吧

老仆人:诶,好的

【涯和黑豹进入】

涯:(嘲讽 鄙夷的)屁股都没坐热,就学会对庄里的人下命令了?真当自己是女主人了?为什么不看我?对我有意见?

城水悦:(小声)没……没有

严凌枫:你不用理他(嫌弃厌恶)让你的那头畜生给我滚。我不想早膳的时候吃到它掉下的毛

涯:(反问)怎么,难道你觉得我就应该忍受你那头恶心的白兔在我面前晃荡吗?(生气)姓严的,我告诉你,我受够了!【二人对打碎桌裂椅

城水悦:(焦急的喊)别打了,会受伤的,都住手吧!

【武器架倒塌】

城水悦:小心!

【城水悦冲过去挡住严凌枫 被武器架砸中】

城水悦:(痛苦)额……

严凌枫:叫大夫!立刻!

城水悦:枫,你别紧张,我没事的

【严凌枫点住城水悦穴道止血】

严凌枫:(低声温柔)别说话

城水悦:你没事就好,我受伤根本不算什么的。挺疼的,如果我们之间要让一个人承受,我依然情愿是我

严凌枫:(叹气)

城水悦:我有点,枫,抱紧我

涯:(讽刺)怎么,你这就感动了? (不屑)你的感动也太廉价了一点儿

严凌枫:(轻声的冷漠的)给我出去

涯:你自便,但别让他弄脏了地板,恶心

【场景结束】

——————————————————————— 场景转换 —————————————————————【阳台上 涯回忆】

涯:(缓慢)严凌枫……

【城水悦走近 跪下】

城水悦:涯叔,我乞求你,放过枫吧。我愿意给你做牛做马,侍候你一辈子。

(情绪激动,语速变快那么多年了,枫一直都没有自由,一直都活在痛苦当中

我知道你恨我,恨我夺走了他的注意,他的感情。可是我跟他在最早的时候,就已经在一起了,我们是真心相爱的,一直都是

涯:(从牙缝中挤出)闭…嘴

城水悦:(真挚动情的)我很感谢你照他那么多年,也帮了他很多,那你怎么不干脆帮他到底,成全他的感情,让他完整呢?你已经多久,没有看到他的笑容了?

涯:(震怒)闭嘴!

【涯挥鞭  城水悦被击中】

城水悦:(痛苦的闷哼)呜

【严凌枫看见 快速来】

严凌枫:(震惊语气)你在干什么!

涯:(冷静)杀他

【严凌枫为城水悦点住穴道】

严凌枫:(反问)哦?你想怎么杀他?是一鞭鞭的抽死,还是按你惯来的喜好,将他的头砍下继续丢我桌子?

【严凌枫拔匕首  刺向自己】【涯将匕首打飞】

涯:(紧张)严凌枫!

严凌枫:(冰冷)这样,你满意了么?

涯:(苦笑)呵呵~你是想警告我,我若伤他哪里,你就伤自己哪里么?

【涯笑了一阵】

涯:呵呵呵呵……(笑声由大<张狂渐渐变得惨然)

涯:严凌枫(稍停顿)你永远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来的残忍,一次又一次的挑战我的极限

【涯后退   一跃离开】

【场景结束】

——————————————————————— 场景转换 —————————————————————【森林里 涯挥鞭打断树木】【涯喘息】

涯:(轻声)呵呵……

涯:(笑声越来越大)呵呵呵呵……

【笑声突然停止】

涯:【心想】(伤感的说)严凌枫啊严凌枫,你总是知道什么能让我坏淖钪亍

你明知道,这一刀,若刺在你身上,会比刺在我身上,还要让我来得疼上千百倍,你却为那个人,毫不犹豫的做了。

涯:其实你何必拿你自己来威胁我,我若真要杀他,早在第一鞭下去,他哪里还有头?你没必要再一次在我面前强调,他对你有多重要(煌6伲  只有傻瓜才会看不出来……

【涯回忆 音乐起】

少年城水悦:叔叔,你受伤了,别担心,我不会伤害你的

你能听懂我的话么?

叔叔,这只是打雷,别害怕

我觉得你好像一只动物,你要跟我学说话么缓茫我教你

【涯突然头痛难忍 抱紧头】

涯:(痛苦)呜……

【场景结束】

——————————————————————— 场景转换 —————————————————————【卧室里】

城水悦:(愧疚)枫,对不起,我不应该单独去找他的(小声)我以为,能跟涯叔好好沟通,毕竟,他看起来不像一个不明事理的人,何况,他那么喜欢你,应该会……(话被严凌枫打断)

严凌枫:睡吧

城水悦:恩

城水悦:枫,你当时为什么不让大夫帮你包扎伤口呢?

严凌枫:晚点会有人帮我包扎的

城水悦:是谁呢?比那个大夫包得还好么?

【严凌枫看书,翻页声】

严凌枫: 不,包扎得很烂

【涯推门而入 坐到严凌枫身边 划开裤子 上药包扎】

【严凌枫继续看书,翻页声】

严凌枫:你在故意弄疼我么?

涯:好了

严凌枫:很晚了,睡吧

涯:(心声)严凌枫,知道吗,我最怕的就是你的温柔,毒药般的温柔

【虫鸣】

【场景结束】

———————————————————>——— 场景转换 —————————————————————涯:庄主呢?

管家:回副庄主,庄主跟城公子出门了,似乎去了庙会

涯:去庙会干什么?

管家:今天是情缘节,他们去祈福了

【场景结束】

———————>——————————————— 场景转换 —————————————————————【街上 鞭炮表演 人声鼎沸为背景】【涯走近小摊】

少女:客官,请问,您是否要买祈福球呢?

墨溪断:涯(深情)送给你

【墨溪断递出一个祈福球 铃铛声】【涯走向墨溪断 将祈福球掐碎】

涯:(淡淡的)别再来惹我,没意义

墨溪断:【心想】涯,看起来,我之前做的,还不足以让你正视我,更不足以,让你记得我。我果然,还是太温柔了吗(稍停顿)放心,我会改的,为了你,我改变已经不是一次了

【大街另一头】

城水悦:(愉悦兴奋的)好热闹啊,枫,我们快走,前面还有表演呢!

【祈福球被挤落 铃铛声,滚落声】

城水悦:(心疼)我的祈福球!

严凌枫:算了,很脏

城水悦:(不舍的)可是,那是你送我的

严凌枫:我再给你买一个

城水悦:真的吗?好啊

【场景结束】

——————————————————————— 场景转换 —————————————————————【庄内 严凌枫毒发】

城水悦:(紧张)枫,你怎么了?你的手怎么那么冰!快叫大夫过来!马上!

严凌枫:(虚弱)不用……

城水悦:可是……

严凌枫:扶我回房

城水悦:嗯,小心些

【房内 严凌枫倒在床上】

严凌枫:(毒发 痛苦颤抖)呜……

城水悦:(带哭腔的)枫,你到底怎么了,你别吓我……

严凌枫:【心想】为什么体内的毒会提前发作?明明不久前才跟涯……难道涯的身体,出状况了?否则,怎么会……

严凌枫:(深吸口气)

【严凌枫看向影卫】

严凌枫:涯呢

影卫:回主人,在后山,需要我去叫他回来么?

严凌枫:不用了

影卫:是

严凌枫:传令下去,不要把我发作的事情告诉他

影卫:是

【场景结束】

——————————————————————— 场景转> —————————————————————【殿堂上 阴冷音乐为背景】

涯:我要你们去击杀墨溪断身边那十七护卫。如果短期内无法做到,就限制他们的行动,禁止他们支援墨溪断

黑狮:涯,他们的实力接近剑圣中介,若你要我们出手,那么这次任务完成>后,我们跟你的关系,将不再是主从,你考虑清楚了么?

涯:是的

黑狮:既然你已决定,那么,如你所愿

【场景结束】

——————————————————————— 场景转换 —————————————————————【傍> 建筑废墟 人群厮杀声,惨叫声为背景;涯和墨溪断决斗】

涯:【心想】既然无论我怎么做都是无意义的,这条命(稍停顿) 为你丢了也罢【涯奋力冲来  涯被严凌枫推向一边  接住药瓶】

涯:(吃惊的)严……(被打断)

严凌枫:先服药

【严凌枫走向墨溪断  两人突然激烈对打】

护卫:庄主!城公子中了五毒苑的傀石毒!情况十分危及!

严凌枫:涯,接下来交给你

【严凌枫快速消失】

【静谧一刻】

墨溪断:(打击挖苦)原来,这就是你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啊?他难道没发现,你其实……已经一点功力都没有了么?他甚至都懒得带你走,他若是注意看你一眼,又岂会看不出你已没了内力(拉长音)又或许(稍顿)他早就看出了,只是借着这个机会,将你丢弃(耳边低语)是他,亲手把你到我手上的

【墨溪断抱起涯】

涯:【内心】(悲伤的)严凌枫……

【场景结束】

——————————————————————— 场景转换 —————————————————————【黑域阁总部 前殿石廊 唐玲来回踱步】

唐零:(充满担忧的念叨)墨哥哥怎么还不回来,不会有危险吧

【墨溪断走近 脚步声渐近 唐零迎上】

唐零:哥哥,这个人不是昙剑派的幕后暗执者灰月魔吗?你怎么把他带回来了?(小声试探,八卦的)你怎么不杀了他

墨溪断:唐零,你来得正好,帮我准备药浴,要“回生”

唐零:(轻快的)好的,我马上去

【场景结束】

——————————————————————— 场景转换 —————————————————————【黑域阁 房间内 墨溪断和涯在药浴】

涯:(痛苦的闷哼)呜……

【涯从浴盆爬起 被墨溪断拉回 水花四溅】

墨溪断:(调戏语气)我就那么让你想逃么?

【墨溪断撕开涯衣服】

涯:(虚弱而愤怒的)滚(伴有喘息)

墨溪断:呵,你在害怕么?

墨溪断:你还记得我说过的话么,早晚有一天,我会舔遍你的全身(稍停顿)

先从哪里开始呢?

涯:你到底……(喘息)要怎么才肯放过我

【涯被强吻】

涯:呜

墨溪断:(温柔的)一辈子,都不会放

【墨溪断再吻住涯】

涯:恩……唔……

【墨溪断撕破涯的衣服】

墨溪断:(冷笑)呵呵,我真是小瞧你了,身上激情的痕迹还不少嘛

涯:放……开……【挣扎】

墨溪断:你还没尝过吧,这种味道(稍停顿) 不喜欢么?

涯:(一字一字艰难地)混……蛋……

墨溪断:是不是很痛苦? (语有所指的)可你别忘了,你现在被我这样上着,到底是因为谁,为了谁

涯:(沙哑无力,带有喘息的)闭嘴……

墨溪断:(轻轻的 提醒语气)他现在,已经不需要你了

涯:够了,不要再……

涯:(疑惑,声音疲惫的)恩?

墨溪断:怎么,你难道认为(稍停顿) 一次就结束了?夜,还那么长,我们来点不一样的吧

【墨溪断用丝绸蒙上涯的双眼】

墨溪断:(开玩笑语气)我发现,你真的很适合这个摸样 (耳边低语)之前,我说过,要舔遍你的全身(稍停顿)而这里,我还没有舔过

涯:(慌乱)出,出去,唔…! (哽咽)不要……  (带有哭腔的)不要这样,求你……出去……

【墨溪断解开绳子 抱着涯 拿下丝绸带子】

墨溪断:(轻声温柔的)涯……我……(稍停顿)

【墨溪断发现涯眼中充满倔强和无情】

墨溪断:(轻笑)呵呵  【心想】涯,像你这样的人,若不让你真正的疼,恐怕,你连看我一眼,都嫌碍了视线。在你的心里,从头到尾,装着的,只有那个男人。这样的你,还不够绝望,还不够认清自己的立场,我强行夺来,也没有任何意义。只有当你觉得一切都是虚假,世界都在崩塌的时候,我,才有机会成为你的主宰。而这个时间,将不会太长……

墨溪断:涯,既然我们都有那么亲密的行为了,不如,我给你点特别的形鳎当做纪念好吗?

【墨溪断拉开木盒 拿出玉瓶】

墨溪断:(温柔无害的)你要自己喝,还是我喂?

涯:哼

墨溪断:那就失礼了

涯:唔……你到底……给我喂了什么

墨溪断:你不用紧张,只是情蛊而已。它是吃我的血长大的,很乖呢

涯:情蛊…… 呜……

墨溪断:呵呵,它在往下爬了呢

涯:好热……

墨溪断:很难受么?涯,等会儿会有些疼,忍耐一下。

【拿出银针 在涯私处刺上纹身】

涯:(痛苦的)唔……(喘牵┻怼…

【墨溪断欣赏着完成的纹身】

墨溪断:(充满喜欢的)真合适。它的原料来自于苗疆的一个神秘部落,是一千种蛊死后所留下的精血,也是情蛊,最喜欢的东西,这其中,还混着我的血,你体内的那只情蛊,只认我。至于你,最好不要再跟别的男人,有敲艿男形,否则它若不高兴,做出什么来,我可无法控制。

墨溪断:(语气放轻)当然,平常的时候,它很乖的。你的内力不是因为某种原因没了么,它可以稍微弥补一点,虽然没有你本身的内力来得强悍,但也不差

旁白:当时的墨溪断却并不知道,他如今对涯亲龅氖虑椋所下的蛊,将是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

【场景结束】

——————————————————————— 场景转换 —————————————————————严凌枫:派出去支援涯的人还没回来么

影卫:回庄主,目前还没有且率沟南息

【黑衣使进入】

黑衣使:(沉声,有所暗指的)报告庄主,关于涯副庄主,属下们赶过去支援时,他已跟墨溪断停战,两人似乎有什么协议要商量,并不准我们靠近。之后,他们已单独离开,由于两人速度太快,属下无法紧跟,在跟进一百公里后失去潜辏ㄉ酝6伲┩时,黑域阁的人马已全部撤离战区,其中两处商业要塞防守崩溃,已被我们的人马占领

严凌枫:涯跟你们说了什么没有?

黑衣使:没有,涯副庄主只是让我们离开,禁止干涉他跟墨溪断的事情

严凌枫:下去吧

【黑衣使退恰

严凌枫:调查黑衣使最近跟什么人来往,都去过哪些地方,是否有可疑行为。加派十倍人手去探查涯的行踪,明天前无法得到消息,就杀掉几个管事,换有能力的新人上,人手也再加派一倍

影卫:是

—————————————————————恰 场景转换 —————————————————————【次日下午 墨溪断房间 涯醒来】

涯:唔……【坐起 环视四周】

涯:(倒吸一口气)

【唐零敲门 涯开门走出】

涯:滚,别挡路

唐零:(抓狂)啊啊啊!可恶啊撬居然这样凶我!

【场景结束】

——————————————————————— 场景转换 —————————————————————【夜晚 虫鸣 夜莺叫 】

路人甲:喂,你看,那边好像起火了

路人乙:还真是,这方向,是“黑域阁”吧

路人甲:可不是,(叹气)哎,(无奈的)又是江湖纷争,不关咱们的事,走吧

【黑域阁大火弥漫 唐零指挥侍卫灭火】

唐零:你们几个,快去那边……

【天台上 墨溪断注视着大火】

墨溪断:(宠溺的笑)呵呵

唐零:(娇嗔的)墨哥哥!为什么不派人对付他!就这样放他走不是太便宜他了吗!你……【话被打断】

墨溪断:唐零,我最后强调一次,关于他的任何事情,除了我,不准任何人干涉

墨溪断:【心想】涯……严凌枫,不值得你守候 

墨溪断:(柔情)涯,你还会记得我么,记得那个曾一无是处,被人任意欺凌的肮脏小孩么

【场景结束】

——————————————————————— 场景转换 —————————————————————【昙剑山庄】

严凌枫:哦 他不愿回来?

影卫:涯副庄主不许我们靠近他,让我们离开(若有所指的语气)只是属下发现,附近有黑域阁的人出现

严凌枫:涯跟他们有见面么?

影卫:属下不知,除非涯副庄主自己出现在醉仙楼,否则属下无法掌握他的行踪

严凌枫 下去吧

【严凌枫穿衣声】

城水悦:(虚弱)枫……你要出去么……

严凌枫:你先喝药【端碗】

城水悦:恩,喝了药后,我体内的毒应该就不会发作了。你等下就去找涯叔吧,我已经没关系了,耽误了你那么长时间,真的很抱歉,我下次 定会更小心一些,不再耽误任何人……

【涯推门 站住】

严凌枫:(反问)那么晚回来?是跟人玩得太开心了?

涯:(自嘲的)是……玩得很开心……

【涯走到严凌枫身边 扇城水悦 碗碎药撒】

【严凌枫反扇涯一嘴巴 涯倒 桌椅破碎】

【涯欲爬起又摔回去】

涯:(痛苦的闷哼)唔

【涯换手艰难爬起 拍衣服 出门】

【场景结束】

——————————————————————— 场景转换 —————————————————————【半盏茶过后 严凌枫来到后山】

严凌枫:涯,对不起【人靠近 草地沙沙声 严凌枫坐下】

严凌枫:还疼么?

涯:在你眼里,我这样的人,什么时候疼过?

严凌枫:都渗血了

【涯欲推开严凌枫】

严凌枫:(温柔轻声的)别动(停顿) 好一些了么?还有手

涯:【心声】(脆弱,伤感的)严凌枫,别这样,别这样残忍的温柔,我已经快死心了,真的快死心了,不想再去碍任何人的眼了……你为什么还要这样,从深渊里,又把我拉了下去……却什么都不给我……

严凌枫:涯,我不是因为你打了他而动手的,你跟墨溪断,有过什么吗?【风吹草地沙沙声依旧】

涯: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严凌枫:(轻声的)嗯,我相信你【微风拂过 静谧片刻】

护卫:(急喘)庄主,城公子再度毒发!情况危急!

【场景结束】

——————————————————————— 场景转换 —————————————————————【卧房内】

严凌枫:(有些埋怨)我不是跟你说不能激动吗,会让毒素再次发作

城水悦:对不起,枫,我没想到你一个晚上都没回来,我担/你出事情,所以……对不起……

严凌枫:你别再乱想,放松一些,药我已经派人再去找了,虽然有点困难,但也不是不能办到的

【涯突然出现在门口】

涯:哦?昨天的药很重要么?

丫鬟:(不满的指责语气)昨天的药当然重要!那是庄/费了很多心思去弄的,可以彻底清除公子体内的毒,你倒好,直接一巴掌把它给端了!害我们公子受那么大的委屈!他已经疼了好多天了!

【一阵安静】

严凌枫:拉下去,割了舌驱逐

【侍卫上前 丫鬟求饶】

丫鬟:(带哭腔的)主子,我知错了,不敢再犯,您绕我一次吧

城水悦:枫,她只是还小不懂事,你能不能饶她一次。你们根本不知道,被放逐的感觉。那种被迫呆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永远不知道未来,一年年看着青春消耗却无能为力的感觉

城水悦:我那个时候,经常在想,是不是要这样过冶沧樱如果这样,是不是死了更好一些。枫,我没有其他意思,我只是不想有人再跟我一样 ……

涯:呵呵,你不用在这里借题发挥,我将你放逐至孤岛十年,那是我个人的做法,你大可直接冲我来。丫鬟以下犯上,坏了府里的规矩。假若今天不处理,别人会以为我连一个丫鬟的治不了,那以后我指挥,自然会有障碍,并导致战事的失误。在这虎视眈眈的武林里,失误带来的负面影响,足以动摇整个山庄的地位

涯:(咄咄逼人)你说,一 个丫鬟重要,还是整个昙剑山庄重要?(语气放缓)当然,适当的宽容,也是一个合格的领导者应该具备的,但这不是我的风格,(凶狠的)冒犯我的,就得死。

 

 

                                                                        《枫无涯》一期完


标签:无涯  第一  第一期  一期  剧本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11 - 2019 人神魔中文网(www.RenShenMo.com) 版权所有

声明:本站所有资源均为网友分享,侵权立删。

扫黄打非举报电话:1239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中国扫黄打非网    网络举报APP下载

  皖公网安备34122102000284号  皖ICP备1201217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