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浮生梦话

【浮生梦话】主题《游荡在泰国》第十九期

时间:2014-02-16 12:07:11   作者:独孤七神   来源:原创   阅读:950   评论:0
内容摘要:原文:小克主播:杨阳阳后期:燕微如雨海报:殄音幕后:一棹审核:子楚策划:柒月《Letitgo》翻唱:糖果欢迎大家收听第十九期的【浮生梦话】。我是今天的主播阳阳,今天的内容是小克的《游荡在泰国》。每年跨年我都挺闲,找不同地方逛逛,是我自己的小小惯例。关于泰国,我早就狠狠赞美过了。这...


原文:小克                                         主播:杨阳阳
后期:燕微如雨                                     海报:殄音
幕后:一棹                                         审核:子楚
策划:柒月
《Let it go》
翻唱:糖果 

    欢迎大家收听第十九期的【浮生 梦话】。我是今天的主播阳阳,今天的内容是小克的《游荡在泰国》。

    每年跨年我都挺闲,找不同地方逛逛,是我自己的小小惯例。关于泰国,我>就狠狠赞美过了。这次过年,我又去呆了两周。头几天在清迈——这城市已经变得越来越喧闹,但仍然有不少好地方。之后几天,我在Lonely Planet上找来找去,挑了个据说很安静的海滩,又在booking上比来比去,找了个看起来不错的guest house,就飞过去了。
    那个叫Kahnom的海滩真是很远,从洛坤府开车过去还得一百公里左右,于是我向旅馆订了辆出租车。来接我的是个唇上留着花白小胡子的大叔,叫Daeng。路上一个多小时,我就和Daeng大叔聊起天来。他61岁,干了十几年导游,英语不错,和他一聊就会觉得他和一般泰国人不太s样。我问他此地有什么可玩,他告诉我可以自己骑自行车到处转转,去看海龟保育处、去观鸟,又说如果我起得了床,可以去看早市,有各种新鲜的海产品和食物。当然,此地最著名的活动,是出海去看粉红海豚。
他说自己在大学里教jungle guide,时常要带学生们去丛林里见识s种动物植物。我问那他们后来真的就当丛林导游吗,他说能学出来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吧。泰国学生懒,不肯下功夫念书。
    Daeng大叔最初的职业当然不是导游。他原来学的是物理和环境科学,在大学里教物理,教了五年,对学生很失望(我在泰国不只听到一次有人抱怨泰国的教育)。他说:大概因为我那时太年轻,没耐心,学生不肯学习我特别受不了。
    于是他离开教育界干工程去了,修公路建水坝造房子,在泰国南部工作了十年。之后南部政局越来越乱,他只好离开。十六年前他开始学导游,英语也是那时开始学的。他是班年纪最大的学生,大家都叫他lou Deang,就是Deang大叔或老Deang之意。他说你也可以这么叫我。
    我问他为什么不继续干工程,他说腐败太严重,工程款大量用于贿赂,就不能有足够预算保持工程质量,很违背他的职业操守。现在干导游,自由自在,只要把事情做好,大家就会带着对泰国的愉快回忆离开,是他所乐见的。他也愿意教别人英文,觉得可以促进旅游业发展。所以常去一些小村庄里免费教当地人简单英文,人家招待他住和吃就行。到那些地方大家都喊他老师,他就很高兴。
    他是真的对动植物很熟悉,一路告诉我隼ふ庖淮都有什么种类的蛇、蝎子、蜘蛛、海豚。。。如数家珍。他说他现在还每天在家里的小黑板上写满各种动植物的英文名称,每天背,记熟了再换。
他是我去了那么多次泰国碰到的最有意思的人,我本来打算后面几天就跟他混呢,结果运气欠佳,在那里呆了五天,天气永远鲆踉泼懿迹海上浪大,出游的人也少,一个团都凑不出,我就没再碰到Daeng大叔。
    我这算是求仁得仁吧,想找个清静地儿,果然就到了一个不怎么看得到外国游客的地方。客栈离最近的小镇也有十公里左右。不过,客栈的主人是法国人!David和Nathalie看着都有45朝上的年纪了,两个小女儿,七岁的Lily和五岁的Louise都美得象画。客栈去年4月份开张的。他们的客栈和海滩其实隔着一条公路,位置不算特佳,可客栈本身很舒服,传统的泰式木屋,建得很漂亮,有个花木繁盛的园子,有个小小游泳池,有吊床,有个亭子四面通透,可以在里边享受4式按摩,有个小小酒吧,可以点David的特调鸡尾酒。当然也有餐厅,否则这方圆几里能吃饭的地方真是不算多。
    因为这这家庭式客栈气氛闲散友好,住客们很容易就攀谈起来。我在这里认识了一对俄罗斯夫妇,一对英国夫妇,都是见多识广的人。可是最有趣的,还是主人夫妇啊。David和Nathalie第一次来泰国都是二十几年前的事了。他们很爱泰国,几乎每年都来度假,也早有定居此地的打算,本来几年前就想付诸实施,可是十几岁的儿子Leo不愿意离开熟悉的环境和朋友,而现在Leo满19岁去念大学了,Lily和Louise又小,对移居他乡毫无异议,他们觉得若不是现在行动,估计这计划就会永远搁置,于是在这个远离旅游热门区的地方买了地,自己盖客栈。从买地到客栈开张,差不多花了一年时间。
    David跟我说这个客栈的最初两栋木屋都是他一人之力建起来的,后来才有人帮忙。他说这话,只是平静陈述事实,我却吓一大跳,忍不住好奇:你原来是做什么工作的啊?他笑笑:我干过的工作可多了。
    David扎着马尾辫,身上很多刺青,眉眼粗犷,年轻时应该挺帅,现在身材有点走样,笑起来还是特别诚恳好看。他整天在客栈花园里忙进忙出,看着就是习惯体力活儿的。他高中会考完没上大学,去工作,几年后又考了一个技术文凭,主要是学的是电力知识。一边上学,一边也在餐馆打工(所以他会做饭)。之后干过许多不同职业,甚至玩过乐队。他太太有阵子替一个艺术家工作,那个艺术家要做个画廊,又把他雇去画廊工作了好几年。后来画廊关张,可是供画廊场地的老板看上他的才干,邀他到自己的建筑公司。做了两年,他发现这根本没有什么难的,自己完全可以自立门户,就开了个建筑公司。
    我问那么盖房子的本事是怎么学到的呢?他说我也说不好,没有专门学过,就是这么多年处处留心,有机会就学,慢慢会了。他刚来这里人生地不熟,也不知道该怎么找人帮忙,头几个月就自己把地平整好,把两个木屋盖起来,后来才雇了泰国工人。我们聊天的亭子,也是他最近亲手盖的。我看看周围收拾得美仑美奂的花园和木屋,不能想象这里一两年前还是荒地一片,忍不住赞美他:你从无到有地创造这么一个地方来,实在太了不起了!他腼腆地笑笑,说:大家都这么说,可能因为我身在其中,慢慢一点点弄,也没觉得是多么困难和了不得的事。
    他身怀长技,却完全没意识到这世上大多数人根本没有这样的能力,也一点不觉得自己这本事有什么可炫耀,简直就一个绝世美人不把自己的美貌当回事一样美好呀。
    我说这些花园里的花草、木屋里的细节,一定花了你们很多时间和心思吧。他说一点没错!木屋里的手绘家具,是从清迈订了运来的。屋前屋后的许多植物,有些是花很便宜的价格买来,有些是他开车去树林里小河挖的。热带的好处是植物长得疯快,没多久就花草繁茂了。池塘里的鱼,有些也是他在附近的河里抓的。一个游泳池修了四遍,泰国工人技术太差又拖拉,根本也不知道他想要什么,调的水泥没多久就开裂,最后还得他自己上。总是有那么多细节需要完善,Nathalie又是个新鲜主意不断的人,所以他们夫妻俩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花在了这个客栈上。他现在还正在给他们一家人盖个真正的house。俄罗斯姑娘Valentina满怀钦佩地说:我们俄罗斯有句老话,一个男人一辈子要亲手盖个房子给他的家人,他才算合格男人。你盖了这么多,简直是伟大!
    至我,在那里呆了五天,既没有去浮潜,也没能去看海豚,所有的时间都在四处游荡,走了许多路。新年第一天,我走了三万多步,二十六公里,客栈里的人们听了都又惊又笑。可是在这里走路是件特别惬意的事。风景十分美丽,一边是漫长的海岸线,一边是茂密的树林,远处是层层淡去的。有一天我往山的方向走,四处莽莽苍苍,其实细看之下都是大片的经济作物:椰子树、橡胶树、棕榈树、稻田。。。我一向觉得泰国的基础设施很好,在这么偏僻的地方,路都修得不错。一些木头房子散落在树林里,主人们大概都挺富裕,家门口都停着车。林子里有野猪从我眼前跑过,尔一只红翅膀黑身子的小鸟从灌木里惊起,又有黄牛在漫不经心地嚼着草,背上站着白色鹭鸶。真安静啊,路上有时有车经过,可象我这么徒步走路的人,一个也没有。
    然后拐个大弯往东,就能到海边。天阴,海浪也大。这一带的欧美游客和苏梅岛普吉什么的比起简直可以忽略不计,至于中国游客我大概是唯一一个。泰国本地人倒是不少,全都穿着T恤短裤,在浪花里玩得欢,没有人穿泳衣,更遑论比基尼了。
    海就是海,即使是阴郁的天空下,也是美的。那几天我沿着海岸线来来回回走了好几遍,沙滩洁净,沙粒细细的,赤脚走在上面,很温暖,又不是能让脚陷下去的那种松软,有舒服的质感,海浪温柔地拍在脚上,海水清凉。你可以一直这么走下去,到没有路为止——事实上,有一天我也的确从沙滩的南端走到了北端。
    还有一天,我步行八九公里去镇上,就为了喝一杯cappuccino。小咖啡馆主人叫A(泰国人都有昵称,他的昵称就是A),一脸憨厚,做得一手好咖啡,在这么个地方真是让我惊艳坏了。
    最后一天我一大早起来去跑步,早晨的田野里雾气弥漫,这一趟我注定看不到蓝天下的海啦。在乡间小路上大汗淋漓地向前跑,青灰色的天空、绿色的稻田、高高的椰子树和在云背后若隐若现的山脉线,一切都有一些超越我日常生活的不真实感。我跑过被农田和水塘包围的小学校,一个年轻的女老师站在门口微笑地迎接着穿白色制服的小朋友们。有人骑着三轮摩托车超过我,好奇地回头看。我朝他们挥挥手,他们也笑一踊邮帧N液鋈幌肫鹎罢笞釉谖⒉┥峡吹降囊痪浠埃“近期发现一个小型人生痛苦根源:我根本不是一生不羁放纵的人,可又确实爱自由。”忍不住笑起来。我也许永远不会有勇气象Daeng大叔和David他们那样,在中年时为了自由或某种梦想把自己从一种生活里连根拔起,可是一罾锬芤恢庇姓庋随意奔跑的时刻,我觉得就很好。 

标签:浮生梦话  游荡在泰国  第十九期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11 - 2018 人神魔中文网(www.RenShenMo.com) 版权所有

声明:本站所有资源均为网友分享,侵权立删。

扫黄打非举报电话:1239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中国扫黄打非网    网络举报APP下载

  皖公网安备34122102000284号  皖ICP备1201217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