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耽美剧本

《闻说》剧本

时间:2014-04-05 20:08:00   作者:独孤七神   来源:原创   阅读:2563   评论:1
内容摘要:全一期耽美黑花同人广播剧《闻说》剧本人设:我(成年):故事主人公,说书人,四十多岁的海归,声线沉稳,略感沧桑,略带沧桑中青年受音(不能太受)。我(十七岁):十七岁,天真无忧的青少年,少年音。家眷:贤良淑德的女子,温柔婉约,温和淡雅的青年女音。黑瞎子:守墓茫深情沉稳,富有磁性的青...
 全一期耽美黑花同人广播剧《闻说》剧本
人设:
我(成年):故事主人公,说书人,四十多岁的海归,声线沉稳,略感沧桑,略带沧桑中青年受音(不能太受)。
我(十七岁):十七岁,天真无忧的青少年,少年音。
家眷:贤良淑德的女子,温柔婉约,温和淡雅的青年女音。
黑瞎子:守墓人,深情沉稳,富有磁性的青年攻音。
母亲:政治婚姻的牺牲品,贪图富贵,毕竟出身名门,大约四十岁,御姐音。
爷爷:六七十岁的老人,年纪虽大却依旧威严老年音。
小徒弟:瞎子的徒弟,二十六七的年纪,青年音(攻受皆可)。
保安:随意


【】场景提示 []{}音效提示 ()cv提示


注:所有【回忆】处均加混响,【回忆里的回忆】在前者基础上混响加强
除去家眷的部分,基本全篇都要加混响,只是要做出强弱明显的区别。


【安静的环境】

[BGM环绕一阵]

家眷:(叙事,温婉的语气,带一点惋惜)
我没能见到他父亲,只是陪同他回国扫墓的时候看过照片。
他父亲过世的时候还很年轻,看上去挺俊朗也挺凌厉的。
那是我第一次听他说起他的父亲,之前都是轻描淡写一笔带过,但那一次是听他完整叙说整个故事。

[BGM渐弱]

【----------以下回忆-----------】

我:(努力回想 闲话家常)
该怎么说呢,我的父亲看起来有一点儿严肃,他几乎不怎么笑,在外人看来,总是板着一张脸。
他很忙,我很少看见他在家,所以他对我管的也很少。
至于我的母亲,我并不喜欢她。
她虽然出身名门,但却贪图富贵,简单来说她不过是政治婚 的牺牲品。
我原本以为他们可以这样相安无事过一辈子,可是,并没有。

【回忆里的回忆】

{ 摔杯子的音效 }

我:
那是我听过他们最激烈的一次争吵。
其实算不上争吵,因为从头到尾只有我母亲一个人在哭, 闹,【人声减弱,叠加以下阴影部分】在摔东西,而父亲始终保持沉默。

【回忆里的回忆】
母亲:(争吵,愤怒,略带哭腔,泼妇怨妇感)
既然你这么放不下,又为什么要娶我!






我:
【回到正常音量】
我那时候还小,经常和管家婆婆一起看电视剧,所以听见父母争吵自然和电视剧联系到了一块儿,以为父亲在外忙生意,有了外遇之类的,(轻笑)现在想想也挺可笑的。

[BGM渐入]

[BGM渐弱]
我:
十一岁的时候我第一次见到那个人,那天是大年夜,本来一家人都准备好了一起吃个团圆饭的,结果那天下午不知道为什么,母亲又和父亲吵了一架,气冲冲地回娘家了,于是父亲就带我出去吃。
我原以为他会带我上个菜馆什么的,(略带惊喜)没想到他却带我去了别人家。
最让我蓖獾氖撬并不是敲门,而是自己拿钥匙开门进屋的 {阴影部分人声减弱,叠加钥匙转动,开门声},那人从厨房探出头来的时候着实吓了我一跳。

【回忆里的回忆】

黑瞎子:
(惊讶)你们怎么来了?我煮了饺子一起吃吧。{人声淡出} [BGM渐入]

我:
那天晚上我们一起吃了他做的饺子,一起看了那年的春晚,说实在的,(称赞,回味)他做的饺子真挺好吃的。
后来我没熬过十二点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我还记得走的时候外头下了雪,父亲在门口塞给他一个信封,他也没说什b就接过去了。
那时候我猜那里面是钱。
事实上也正如我猜的那样,确实是钱,(略带感慨)但那已经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那天晚上从一进门我就在猜测他和父亲的关系,(欢快,想起年少无知的自在)那个年纪的小孩儿总有那么几个称兄道弟的朋友,所以我也自b地认为他们是兄弟,直到很多年后我才知道,原来父亲在娶我母亲之前一直和他在一起。

[BGM渐入一段过度]

[BGM渐弱]


我:
(深呼吸,一声叹息)
十七岁的时候发生了一场家变,(沉重,语速缓慢)我父亲……死于商业阴谋。
我和爷爷赶到医院的时候他已经咽了气。
我手足无措的站在太平间门口,听见脚步声,回头看见他风尘仆仆地赶来。

【回忆的回忆】
我(十七岁):
(哭着)叔叔,我没有爸爸了……{人声淡e} [BGM渐入]

我:(语气依旧沉重,语速略缓慢)
那时候我只顾着自己难过,完全没考虑他的心情。
他一直在我身边安抚我,直到我不再哭闹。
安静下来以后我才发现他浑身都在颤抖。
后来他进到太平间,隔着门上的小窗我看见他掀开了父亲脸上的白巾盯着看了很久。
他出来的时候我注意到他的手心全是指甲印,有些还流了血。
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拍拍我的脑袋。

【回忆里的回忆】
黑瞎子:
走吧,我带你回去。

我:(语气依旧沉重,语速略缓慢)
那晚上我在他的公寓里度过。
带我回去之后他给了我一杯热牛奶让我喝完就去睡,可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也没能睡着。
走出房间我就看见他坐在窗边抽烟,窗户是开着的,冷风就这么灌进来。

【回忆里的回忆】

{脚步声,衣服摩擦r}
我(十七岁):
你不冷么?


黑瞎子:
怎么不睡?


我(十七岁):
睡不着。

黑瞎子:
那就穿件外套,过来坐会儿。

我:(语速略缓慢,难过的心情)
我坐在他身边看他不停地抽烟,烟灰落了满屋子,烟蒂扔的满地都是,他也都不在乎。
从不熬夜的我过了零点就有些熬不住了,不知不觉就靠在他肩膀上睡着了。
他替我拢了外套,手在我背上轻轻拍着,很有节奏。
迷迷糊糊间我听他说了很多……>人声渐弱,BGM渐入】


[BGM放一段后,渐弱加人声]


【回忆里的回忆】

黑瞎子:
一个月前他就受了伤,敲开我家大门的时候浑身是血……
有些事说好了我陪他一起,可他却瞒着我自己去了>
我知道他担心我的眼睛,但其实只要我还能看得见就没什么大不了。
给他包伤口的时候,他疼得往我手臂上咬了一口,当时直接咬出血了,现在还留着牙印,这辈子估计都消不掉了。
你应该有大半个月没见着他回家了吧。
他在我这儿养了半个月呢。
伤口发炎高烧不退,他烧的迷糊了在我怀里喃喃叫我的名字,我……(叹息)
(懊悔)我真想抽死我自己,好端端的让他趟这浑水……


[BGM渐弱]








我:
半睡半醒间大致只听到这么多,后来他还说了什么我也不知道了,只觉得有几滴温热的液体落在我脸上。
他大概是哭了吧,其实在医院我就看见他脸上的泪痕了。
(重重的叹息)
其实对那时候的我来说,没了爹是种打击,但现在回想起来,(无奈)对他,又何尝不是呢?

[BGM渐入一阵过度]

[BGM渐弱]

我:
后来我和他一起参加父亲的葬礼。
母亲看见我和他一起出现,狠狠给我一耳光{阴影部分人声渐弱,叠加扇耳光音效}。

【回忆的回忆】

母亲:(愤怒,声嘶力竭)
你为什么会和他在一起?!还有你,你有什么资格来?滚出去,我们家不欢迎你!

爷爷:(威严)
闹够了没有?!来者是客!

母亲:(不可理喻,无理取闹)
爸,你知不知道雨臣把钱都给了他!如果不是他,雨臣怎么会死!

我:
我本来就不是很喜欢这个女人,(不理解,略带谴责)这么多年她根本没有尽到做母亲的责任和义务,她甚至能为了钱在父亲的葬礼上大吵大闹最后甩头走人。

【回忆的回忆】

黑瞎子:
没事,还有我。



我:
父亲下葬的时候,他站在我身边牵着我,矮他一截的我正好能看见他墨镜后的眼睛。
一夜没睡,他眼里全是血丝。
他没有说话,我却看懂了他的唇形,他是在说,(轻声)对不起。


[BGM渐入过渡]

[BGM渐弱]

我:
父亲过世后三个月母亲便想带我改嫁异国他乡。
我偷偷跑到他住的地方向他抱怨。

【回忆的回忆】
我(十七岁):
(倔强,带着愤恨)我妈要改嫁了,要带我出 。
她怎么能这样!我爸才……

黑瞎子:(打断“我“)
不论怎样她终究是你的母亲。出去锻炼锻炼对你也有好处。不论是谁都不可能帮你一辈子,能帮助你的,只有你自己。

我:(平静讲述)
后来我就 母亲出国了,直到我三十岁的时候,爷爷过寿,我回国给他老人家祝寿,才有机会上山给父亲扫扫墓。
那是我这么多年来头一回给他扫墓,他的墓地很干净,像是有人天天来祭扫。
下山的时候我去了陵园的保安室,里面的保安告诉了我一些事。

【回忆的 忆】

保安:
十多年前有人花钱买下了山头的一块地,盖了一间简陋的房子,一直住在这里,你看,就是那儿……{人声渐弱}





我:(平静讲述)
我有山上看过那个房子,很破旧的一间瓦房 狭小的屋子里只摆了一张小床,几只边沿残缺的碗,一条打了补丁的被褥和一盏煤油灯。
我还没来得及惊讶呢,(笑)就有人进来了。
直到那时我才知道,他早年收了个徒弟。
只可惜,(惋惜)他还是瞎了,在街角巷子里摆摊挣几个饭钱。(沉重)那时候我才知 ,父亲给他治眼睛的那些钱,他全用来买地了。
(叹息,悲伤)他用他的眼睛,换了一个安身之处,陪在父亲身边。

【--------------回忆结束--------------】


[BGM环绕继续]

家眷:
前些天他带我一起去给他父亲扫墓,坟前已经杂草丛生了,完全不像之前他说的那样干净,说每天都有人祭扫。
我和他一起去看过山上的破房子,(无奈)可早就上了锁,没有人住了。
后来他让我先回家,一个人不知道去了哪儿,晚上回来的时候挺失落的,夜里拉着我,说了很多。

[BGM渐弱]

【--------------回忆---------------】
我:(伤心,略带内疚)
我没能找到他,山下的保安早换了人,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下山后我四处打听,好不容易找到他那个小徒弟,可……


【回忆的回忆】
小徒弟:
你回来晚了……

我:
……(沉默)





我:(略感凄凉)
你还记得吗,我爸坟前的那个花圃,是新建的。{人声渐弱} [BGM渐入]


【回忆的回忆】

小徒弟:
你父亲坟前的花圃,是师傅让我建的。
师傅说,他死后,化骨成灰让我洒在花圃里……


[BGM渐弱]

我:(略带哭腔)
他徒弟说的没错,他这一 太苦了。瞎了以后身体大不如前,可他还是选择住在那样的环境下,(哽咽)守了我父亲,整整三十三年……
我最后一次见到他,我就问他,【阴影部分人声重叠】[渐入ED前奏]
为什么要住在那里……

【回忆的回忆】

我:
为什么要住在那里?

黑瞎子:
他在的时候,我不能在他身边,难道他死后,还不让我陪着他么?


[前奏结束接ED主旋律]

标签:牺牲品  黑瞎子  青少年  守墓人  主人公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11 - 2019 人神魔中文网(www.RenShenMo.com) 版权所有

声明:本站所有资源均为网友分享,侵权立删。

扫黄打非举报电话:1239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中国扫黄打非网    网络举报APP下载

  皖公网安备34122102000284号  皖ICP备1201217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