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古风剧本

【天一阁】《天下为注》剧本

时间:2014-05-29 12:55:19   作者:魔君   来源:原创   阅读:2544   评论:0
内容摘要:天下为注剧本——水岚川、曲幽场景一【匆匆的大踏步声,跪拜】大阿哥:(语气略带强硬)儿臣胤褆(提音)冒死进谏!太子:(狂笑不止,神经质)好啊!好啊!(轻蔑)圈(juan一声)禁咸安宫如何?大阿哥:儿臣以为,二阿哥行为卑劣,人望尽失,(语气略升高)已不笤傥太...

天下为注剧本

                         ——水岚川、曲幽

 

场景一
【匆匆的大踏步声,跪拜】
大阿哥:(语气略带强硬)儿臣胤褆(提音)冒死进谏!

太子:(狂笑不止,神经质)好啊!好啊!(轻蔑)圈(juan一声)禁咸安宫如何?

大阿哥:儿臣以为,二阿哥行为卑劣,人望尽失,(语气略升高)已不配再为太子。
太子:废我太子之位又如何?
康熙帝:【拿起茶盏饮茶的声音】(不动声色)那依你之见,谁又适合坐这太子之位?
太子:古今天下,岂有四十年之太子?当今世上,更无两立两废之太子!(这句,也可以放在老大之后。。但是我想引出老八。。没想好。抱歉。。)

大阿哥:【膝行两步】(面有喜色)回皇阿玛的话,民间有位高人叫张明德,他曾替八弟相过面,说八弟之命贵不可言!
(这里阴森一点,带着宿命的色彩,就是因为这句贵不可言,老八最后倒霉了)
场景二

【火焰燃烧声音。打砸抢一片混乱,孩童妇女的哭喊声】
九阿哥:(狂妄)哼?发配西宁?夺爵从军?别说是抄家,为了八哥,就算是要了我这条命!皱一下眉头的,都不是你们九爷!(豪气)你们给爷听着!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撞开大门,一行人将十阿哥捆绑起来,双方的撕扯声】
十阿哥:(惊慌,强自镇定)你们要干什么?动我?我是先帝亲封的多罗敦郡王,圣祖爷最钟爱的十皇子!(骄横)想要动我,你们得先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造化!
【混乱不堪,夹杂着木头燃烧的声音,渐渐淡去】
【牢门打开,又关闭的声音】
【毫瓷再度响起】
表示老八的回忆结束。。又回到了现实场景
八阿哥:(低声)人为刀俎(zu三声),我为鱼肉,事已至此,我无话可说。【锁链乱锤的声音,就是老八捶胸顿足的感觉】(激愤)我只恨皇阿玛!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从来都不肯多看我一眼!我恨!恨上天待我何其不公啊!(凄凉大笑)哈哈哈哈!(嘶哑)四哥,这场赌注,终究...还是你赢了。【回响。重复】
音乐开始——

旁白:康熙六十一年十一月十三日深夜,皇帝病危。此时,畅春园里阴云密布,朝堂之上风云诡谲(feng yun gui jue)。一场以皇藿山为注的惊世豪赌,就此拉开帷幕
【街道上,整齐的士兵跑步声,略恐怖而肃杀的气氛】
【推门声,匆忙的脚步声】

谁拔剑  破万里云  乘风
谁扬眉  看刀出鞘  如虹
天地动  山河涌  谁一跃为龙
你我注定  狭路相逢  紫禁城中


场景三
【急匆匆的掀门帘子或者推开门什么的,就是很急迫】
【脚急促的步声】
九阿哥:(语气迅疾,略激动)畅春园传来消息,皇阿玛怕是...(略一犹豫)撑不了多久了。(凝重)如今之势,内有三闼母缁⑹禹耥瘢外有十四弟手握雄兵百万。八哥,你要速做决断,成败在此一举!
八阿哥:【轻轻合上茶盏】(温声)皇阿玛旨意一日未下,你我便不能贸然动手。(低沉)如今朝中群臣,满朝亲贵都属(zhu三声)意于我,倘若一步走错,我便会万劫不复,到时...
十阿悖骸久偷呐牧艘幌伦腊浮浚急切吼道)八哥!我真是不懂,难道“八贤王”的名声对你来说比皇位还要贵重吗?(回响)
谁昂首  追问苍穹  天命
谁一笑  颠覆万世  虚名
问天下  说英雄  谁听谁号令
你我注  狭路相逢  紫禁城中

场景四

【低沉紧张的BGM】
十七阿哥:(压低声音,急迫)四哥!川陕总督年羹尧发来急信,十四哥已知京中变故,年大人要你早做准备。【走近两步】(悄声)如今,西山前锋营已经为我所控!皇阿玛既然下旨要见八哥、九哥阌惺三哥,何不趁此良机...
【起身,徘徊两步】
四阿哥:(皱眉,低声)不可,此举太过冒险!
十七阿哥:(冷笑)冒险?(狠厉)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你若败了,八哥他们...会放过我们么?(急道)四哥!生死荣辱皆在你一念之间!
【老四又坐下】
四阿哥:(思虑半晌)【杯子重重一搁】(决绝)十七弟,去接十三弟的事情就交给你。【一撩袍子,推开门的音效,往外走】来人,给年大人回话,就说本王心意已决,一切照旧。苏培盛,替本王准备一份厚礼,本王要再去一趟步军统领府,见见那位九门提督,隆科多大人!


谁独酌  饮罢十年  凄苦
空背负  壮志凌云  独步
退无路  混沌难醒  身已难赎
拂袖间  诗酒江湖  尽被辜负
拂袖间  诗酒江湖  尽被辜负

场景五
【大雨滂沱】
十三阿哥:(略带沧桑,苦笑)我若生在平凡人家,或许还能有一番作为。【仰头饮酒】(怅然)如今,只可惜,可惜我身不由己!【起身舞剑】(朗声,英气勃发的吟道)片月衔山出远天,笛声悠扬晚风前。白鸥浩荡春波阔,安稳轻舟浅水边。(大笑)【抬手将宝剑一掼入地,剑身颤鸣不已】【大步离去】但愿我来世莫再生于帝王家!


西风怒  长啸万里  扬鞭指点沉浮
万马驻  笑将天下  吞吐
星辰转  风云起伏  江山易主
所谓恩怨  所谓荣辱  所谓手足
场景六
【紧促急迫的BGM】
侍卫甲:(害怕,却又不得不大声)报大将军王!新帝哀诏已下,大行皇帝殡天,请大将军王火速回京!
侍卫乙:(大声阻拦)十四爷——
【马急促停下的声音】
十四阿哥:【拔刀出鞘】(大吼)大胆!本王是先皇亲封的>远大将军王!我万里遥遥,马不停蹄的赶回京城,(略哽咽)是为了要见大行皇帝最后一面,你们这些狗奴才竟敢阻拦不成?
【大量兵器“唰”亮出的声音】
众侍卫:(齐声)请十四爷不要为难奴才们!
十四阿哥:(大怒)你!你们...【猛然跪倒在地】(恸哭)皇阿玛!胤祯(音‘征’ )不孝!
紫禁城中  杀机重重
生为龙种  天意捉弄
九子争锋  谁为英雄  功过为谁操纵

明修栈道  暗流汹涌
机关算尽  徒劳无功
石火光中  成败如风  输也有始有终


紫禁城中  迷雾重重
身已入局  难逃其中
人生如梦  来去匆匆  何不从容
赢既不畏  输更无悔
死已无惧  生又何为
场景七
雍正圣旨:(冷声,略旁白的感觉)绨⒏缭熟砉哉挪恍ⅲ与阿其那、塞思黑、允禵(音提)等交相攀附。其子弘晟凶顽狂纵,助父为恶,允祉禁锢景山永安亭,弘晟禁锢宗人府。《文献汇编》着即刻赐名为《古今图书集成》,令户部侍郎蒋廷锡重新编校(音叫),不得有误!
三阿哥:【翻动书页】(喑哑)我这一生缍得编书习字,为了《文献汇编》,我与则震花了整整六年的时间,耗尽心血。【撕书声】(悲愤)原来也只是为他人做嫁衣裳。我愿在皇阿玛陵前尽孝,此生此世再不踏进京城一步!【匍匐在地,重重叩头】(哀求)你能不能放过则震和弘晟...(哽咽)三哥求你...权当,权当是念在咱缧值芤怀〉姆萆...


场景八
十三阿哥:【写信】(独白,语气虚弱)皇兄,臣弟自知已病入膏肓,恐怕时日无多。如今,八哥九哥都已不在了,臣弟恳求皇兄能宽恕十哥和弘旺他们。臣弟以为,太子之制、储君之礼一日不废除,则萧墙之祸、手足之争一日不能免...(声音渐低)

雍正帝:(威严,略带沧桑)传朕旨意,再有上书言立太子一事者,斩立决,子孙永不叙用。退朝!
【缓慢而沉重的脚步声】

(以下就是全剧最后一句话。制度被废掉了,用天下作赌注,从此没有了。)
雍正帝:(独白,语带疲累)就.这场以家国天下为注的巨赌,就此了结吧。

 


标签:天一阁  天下为注  剧本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11 - 2018 人神魔中文网(www.RenShenMo.com) 版权所有

声明:本站所有资源均为网友分享,侵权立删。

扫黄打非举报电话:1239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中国扫黄打非网    网络举报APP下载

  皖公网安备34122102000284号  皖ICP备1201217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