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古风剧本

水袖盈长

时间:2014-10-19 00:14:46   作者:饭宝宝   来源:人神魔   阅读:3754   评论:2
内容摘要:原创:饭宝宝人设:长盈:少御音:十年前(16-17)。十年后(26-27)殇涯:青年音,将帅之才。十年前(17-20),十年后(27-30)旁白:少御音路人甲:青年音路人乙:青年音子阳:青年音(刚毅正直)(26-28)CV提示:()后期提示:①场景提示{}②音效提示【】(注:bg...

原创:饭宝宝

人设

长盈:少御音:十年前(16-17)。十年后(26-27

殇涯:青年音,将帅之才。十年前(17-20),十年后(27-30

旁白:少御音

路人甲:青年音

路人乙:青年音

子阳:青年音(刚毅正直)(26-28

CV提示:()

后期提示:①场景提示{}

②音效提示【】

(注:bgm由后期自由发挥)
第一幕
{
十里长亭}
【清风吹过,隐隐笛声】
长盈:(哀伤)你真的要舍我而去?
殇涯:(坚定)盈盈,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不得不走!
长盈:(苦笑)哈哈,好一"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今天你若离开,我长盈与你殇涯自此恩断义绝!
殇涯:盈盈,我,等我回来,定许你十里红妆!
旁白: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十年后,战乱平定,长安街恢复了它原本的繁华!
{
长安街}
【喧闹声,马蹄声,车轮声,吹奏喜乐o】
路人甲:今天好热闹啊!
路人乙:可不是嘛!大将军殇涯凯旋归来与离月公主成亲啦o能不热闹么?
长盈:(苦笑,呢喃)殇涯,离月,呵呵!那我算什么?
【蹒跚脚步声,跌倒声,马失蹄鸣叫声】
子阳:(威严)大胆刁民,竟敢惊扰了公主与将军,该当何罪?
长盈:(痴癫)惊扰?哈哈,惊扰?殇涯,殇涯,你对我的承诺呢?你出来,  出来啊!
子阳:将军的名字也是你叫的?来人,把她拖走!
殇涯:慢着!【马蹄声】(疑惑)你是?【a马声】(惊喜)盈盈?真的是你?(拥入怀中)盈盈,这十年让我想你想的好苦!盈盈,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长盈:(冷漠,推开)大将军说笑了,民女怎么配的上您呢?
殇涯:(心疼)盈盈,你可还是气我?
长盈:(冷漠)自是不敢,民女气的是殇涯,那个许我十里红妆,一世长安,一生一代一双人的殇涯,而不是要娶离月公主的大将军!
殇涯:盈盈,皇命难为!但我的心里自始至终只有你一人!
长盈:不敢当!【离开脚步声】
殇涯:(呼喊)盈盈!
子阳:(疑惑)将军您?
殇涯:(心痛)没事,记得替我好好照看这位姑娘。此生我注定是要负了她的!
子阳:是!
【马蹄声远去,车轮声远去】

第二幕
{
长安街}
【行人脚步声,喧闹声,叫卖声】
子阳:(疑惑,呢喃)醉梦坊?她就在这里?哎,这位大哥,敢问这醉梦坊是做什么生意的,是不是有一个叫长盈的姑娘在这里啊!
路人甲:(调侃)呦,一看就是刚从外地回来的吧!我y诉你,这醉梦坊可是长安最大的消金窟!虽然刚开没几天,不过里面的那些小倌和花娘可都是极品啊!只卖艺不卖身,不过就那么看着,啧啧,也让人流连忘返啊!
子阳:(内心,混响)她在做花娘?那么一个y强的女子,怎么会?
【从街上,走到店内的脚步声】
【古筝声】
长盈:(冷淡)来者何人?到我这醉梦坊又有何事?
子阳:(有礼)姑娘,别来无恙!
长盈:原来是你?你不在你的将军府侍奉着,跑来我这儿作甚?难不成,内心空虚了?
子阳:上次多有得罪,还望姑娘见谅!
长盈:没必要!看上哪个姑娘自己上楼找吧!至于接不接,价钱高低,就看她们心情了!【脚步声,上楼声,开门声,关门声】
【街道喧闹声渐小】
【开门声】
长盈:(疑惑)你怎么还在这里?
子阳:姑娘!
长盈:(询问)你一直在门外守着?
子阳:没征得姑娘的原谅,子阳不敢离开半步!
长盈:你叫子阳?
子阳:!
长盈:(打发)那我现在原谅你了,你可以走了。
【关门声,只关到一半】
长盈:还有事?
子阳:可否,可否让在下照顾姑娘。
长盈:(冷笑)哈哈,照顾?真是笑话,打我记事起何须别人照顾,你若想照顾人,还是去找其他姑娘吧!
【重重的关门声】

第三幕
旁白:自此醉梦坊多了一个常客,不言不语,一坐便是一天。
{醉梦坊}
【琵琶声】
路人乙:(调戏)盈姑娘,你看,我有的是钱,你就陪我一晚如何?
长盈:公子说笑了,长盈只卖艺不卖身!
路人乙:来嘛,大爷包你欲死欲仙!
【巴掌声】
长盈:(微怒)混蛋!
路人乙:你,你敢打老子,好,好,看老子今天怎么收拾你!疼疼疼!

子阳:(严肃)给这位姑娘道歉!
路人乙:好好,我道歉,还请大侠放手。
子阳:(威胁)快道歉,说!
路人乙:我说,我说,盈姑娘多有得罪,请您原谅啊!
子阳:哼,还不滚?
路人乙:滚,这就滚!【离开脚步声】(嘟囔)不就是大将军不要的破鞋么?有什么了不起的!
子阳:你!
长盈:(无所谓)算了,今天谢谢你。
子阳:姑娘!
长盈:什么?
子阳:(欲言又止)没事,姑娘刚受了惊吓,早些休息吧!
长盈:你当初说的话,可还算数?
子阳:自然,我会履行我的承诺,照顾姑娘。
长盈:以后,叫我盈儿吧!

【上楼声,开门声,关门声】
长盈:(内心,混响)我以为我会忘记,然后去接受新的感情,但你t再次闯入我的生命,难道真的是命中注定,你我今生要纠缠不休!
【推门声】
长盈:(平淡)你回来啦?(疑惑,冷淡t是你?你怎么来了?
殇涯:盈盈我(打断)
长盈:我不想见到你!请你出去。
殇涯:(期待)盈盈,如今公主病逝,再也没有人能阻止我们在一起了!
长盈:(决绝)公主的死活与我何干,殇涯,我不爱你了。
殇涯:(悲伤)你是骗我的对不对,你告诉我,告诉我。
长盈:没有那个必要
【脚步声】
子阳:(微笑)盈儿,你看我给你买了什,将军?
【脚步声】
长盈:殇涯,你看清楚了,现在的我,爱的是他,子阳!
殇涯:(痛苦)不,你骗我,骗我!【重击木门声】【沉重离开脚步声】
子阳:将军,将军【追出】

第四幕
旁白:那日后,将军再没有来过。一月后,大军出征,三月后,边关传来消息,大将军殇涯战死沙场!
{醉梦坊}
长盈:(痛苦)不,不可能,你骗我的,他不会死的,他不会死的,告诉我这不是真的,不是,不是!
子阳:(安抚)盈儿,节哀,这个,是将军临死前让我交给你的!

【纸张打开声】
长盈:(呢喃)死生挈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呵呵,殇涯,殇涯!
子阳:盈儿,你(打断)
长盈:出去,我想静一静!
子阳:(无奈)好,我就在门外!
【脚步声,关门声】
【古筝声】
{
尼姑庵}
【钟声】
子阳:盈儿,跟我回去吧!
长盈:阿弥陀佛,昔日的长盈早已随殇涯而去,施主认错人了,贫尼法号静安。
子阳:盈儿,你这是何苦?将军在天之灵也不会希望看到你如此啊!
长盈:阿弥陀佛,施主请回吧!【关上沉重的山门声,钟声】

旁白:浮生虚梦终成空,唯有情真盼相逢。若知前缘难再续,尼姑m内了余生。

 


标签:古风苦本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11 - 2018 人神魔中文网(www.RenShenMo.com) 版权所有

声明:本站所有资源均为网友分享,侵权立删。

扫黄打非举报电话:1239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中国扫黄打非网    网络举报APP下载

  皖公网安备34122102000284号  皖ICP备1201217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