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公益)宝贝回家 (公益)宝贝回家贴吧 (公益)百度寻人贴吧 广播剧配音交流论坛 全站文字广告30/月
绝对侵占广播剧 约炮广播剧 R站中文广播剧网 360网址导航 花园布衣优质女装淘宝特卖 霖惜阁广播剧社作品
全站文字广告30/月 全站文字广告30/月 PIA戏教程 如何写好剧本 全站文字广告30/月 全站文字广告30/月
古风剧本
当前位置:首页 > PIA戏剧本 > 古风剧本

《逗比皇朝》剧本

时间:2015-2-22 21:11:47   作者:人神魔网更新组   来源:人神魔中文网   阅读:10495   评论:0
内容摘要:《逗比皇朝》 Cast:阳帝——青年攻音,温柔系,年龄25岁左右。东楚皇帝,他的一生有两个挚爱的女子,一朵娇艳的红玫瑰,一朵高傲的墨菊。宇王爷——青年音,风流系,年龄23岁左右。原东楚太子,后为了娶异族女子为正妃而将皇位拱手让给皇兄,自己做了闲散王爷。马将军——青年音,威武系,年龄22岁左右。兵部马尚书嫡...
 
Cast

阳帝——青年攻音,温柔系,年龄25岁左右。东楚皇帝,他的一生有两个挚爱的女子,一朵娇艳的红玫瑰,一朵高傲的墨菊。

宇王爷——青年音,风流系,年龄23岁左右。原东楚太子,后为了娶异族女子为正妃而将皇位拱手让给皇兄,自己做了闲散王爷。

马将军——青年音,威武系,年龄22岁左右。兵部马尚书嫡子,因心爱的女子入宫,而自荐驻守边疆,远离朝堂,后因战功显赫,被封将军。

丽夫人——少御音,豪迈系,年龄20岁左右。户部李尚书嫡女,后入宫被封丽妃。与兵部尚书之子青梅竹马,为其冒险出宫,舍去身份,自称丽夫人。

玫瑰后——少御音,柔美系,年龄20岁左右。东楚皇后,为跟随阳帝,放弃荣华富贵。

袁媛——少御音,高冷系,年龄22岁左右。原为叛贼,后行动失败被擒,沦陷于阳帝的温柔之下。

司徒婧——少御音,活泼系,年龄20岁左右。宇王妃,16岁时因贪玩到中原,不幸被还是太子的宇王爷抓回府,娶为正妻。后生育一子,被封为新皇。

心原郡主——少女音,温柔系,年龄15岁左右。名义上为宇王爷之女,实为义女。为真爱,放弃郡主之尊,回归平民。

鲁太医——青年音,公子系,年龄20岁左右。资质聪颖,18岁进宫为太医,后为心原郡主调养身子而坠入爱河,不惜放弃前程,与其私奔。

心薇公主——少御音,温婉系,年龄20岁左右。东楚长公主,为等待心爱之人而未曾出嫁。

皇太后——大妈音,慈爱系,年龄45岁左右。心薇公主生母,抚养阳帝、宇王爷长大。

何公公——太监音,年龄40岁左右。皇太后亲信。心中有一人,求不得,遂入宫为宦。

上官静——御姐音。东楚史官,身份神秘。

小肉圆——正太音,年龄7岁。宇文佑元,皇朝新帝,宇王爷与司徒婧之子。

小芋圆——萝莉音,年龄5岁。鲁玉儿,心原郡主与鲁太医之女。

阿月——少女音,年龄18岁左右。丽夫人的随嫁丫鬟,贴身侍女,龙套。

士兵/侍卫——青年音,龙套。

报幕——少女/萝莉音,欢脱系。

 

温馨小提示:{ }表示场景提示   】表示音效   )表示语气提示

═════════于归 原创作品《逗比皇朝》═════════

 

开幕

{太后大寿,热闹的慈宁宫}

【寝宫内,宫女太监们来回忙碌的脚步声,物品轻轻放置的声响】

【太后与心薇公主的脚步渐近,缓慢】

皇太后:(慈爱)薇薇啊,你看你年纪也不小了,不能总陪在母后身边。这回呀,趁着他们给我做寿,母后定要为你物色一位好夫婿。(开心地笑两声)

心薇公主:(欲言又止)母后……我……

【脚步停下】

皇太后:(关切)怎么了呀?有什么不能与母后说的吗?

【心薇公主回答时何公公跑步声渐近】

心薇公主:(为难)其实……(被打断)

何公公:【下跪】(喘气+大声)老奴给太后、心薇公主请安,太后、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皇太后:【摆摆手】行了行了,起来吧。

何公公:嗻。【起身】

皇太后:(威严)大清早的,何事慌慌张张?

何公公:(惶恐)回太后的话……老奴,老奴确实有事禀报。(左右张望)这……

皇太后:(对宫女们)你们都下去!

众宫女:是!

【杂乱的脚步离开+木门关上】

【心薇公主扶着太后坐下。心薇公主倒了一杯茶,递给太后。】

心薇公主:母后,您喝茶。

皇太后:【接过茶】嗯。【用茶盖撇了撇茶叶,抿了一口,将茶杯放于桌上】(对何公公)(威严)说吧。

何公公:老奴得报,今早天还没亮,袁姑娘就打伤侍卫冲出了皇宫,皇上他……跟着出了宫……

皇太后:(微怒)什么!

何公公:(紧张)紧接着皇后娘娘和丽妃娘娘拿着皇上的令牌也出宫去了。王爷府那边,心原郡主留书与鲁太医私奔了;宇王妃因为腹中孩子的起名和王爷大吵了一架,离家出走了,王爷连夜出了城要去找王妃……所以……今晚的寿宴恐怕……

皇太后:【狠狠拍在桌子上】剧烈的喘息+颤抖)逆子!逆子!(一口气没接上,晕倒)

心薇公主:母后!/何公公:太后!

何公公:(对屋外喊)快,快去请御医!

【杂乱的脚步声 淡出】

【欢脱BGM淡入】

报幕:个人原创古风贺岁剧《逗比皇朝》,欢迎收听!我今天没有吃药,感觉自己萌萌哒!

 

 

第一幕

{京城往边境的途中}

【奔跑的马蹄由远及近】

丽夫人:【远处,与马蹄声同步】驾!

阿月:(微微喘息+担忧)娘娘……歇会儿吧,这样下去,您的身子吃不消的……

丽夫人:(柔声)阿月,出了宫别再叫我娘娘了,以后……都不会是娘娘了。(轻笑)怎么了?不知道怎么喊我了?(思索)嗯……不如……往后就喊夫人好了!

阿月:(怯懦)夫……夫人?

丽夫人:(轻笑)对啊,将军夫人,丽夫人。

阿月:(被言语惊吓到,差点摔下马)啊!

丽夫人:【伸手扶住阿月】阿月抱紧了!(正色)咱们得尽快赶到边城。(喊)驾!【鞭子抽打马匹】

【奔跑的马蹄远去】

{边城,将军房中}

【夜晚的烛火声】

【士兵小跑步,身上的盔甲声,渐近】

士兵:【行礼,半跪】禀将军!城门外有两名女子求见将军!

马将军:(疲惫)何人求见?

士兵:呃……她们不肯说。

马将军:(威严)眼下正逢战事,无关紧要的人打发走便是,无须事事与我禀报。

士兵:看那二位女子的穿着,身份似有些不同,属下实在不敢擅做主张,这才……

马将军:(思忖)女子?(似乎想到什么,紧张)她们……有何不同?

士兵:(惶恐,声音略压低)她们,她们穿的是宫装。

马将军:【“唰”地站起身】(颤抖+喘息)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士兵:(惶恐)禀将军,她们穿的是宫装。

马将军:(呢喃)宫装……宫装……丽儿,会是你吗?

{插入马将军回忆,四年前}

【夜晚虫鸣声】

丽夫人:(哽咽)为什么要自请去边城?

马将军:(艰难)丽儿,你要我眼睁睁看着你被抬进皇宫吗?

丽夫人:【拉住他的衣袖】(哽咽+急切)带我走,离开这儿……

马将军:【轻轻拉开丽儿的手】圣旨已下,你可有想过,若我带你走,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我可以不在乎这条命,但我怎么忍心让你与我亡命天涯。

丽夫人:(哽咽)我不怕……你知道的,我根本就不想进宫。什么二品妃子,我不稀罕!

马将军:你可以不顾一切,我却不得不顾及你我家中父母的安危……

丽夫人:(压抑)非走不可?

马将军:(沉声)原谅我……

【悲情BGM+雷雨声】

马将军:【转身,衣料声+脚步声】(内心)我真的做不到……做不到看你在别处欢笑,做不到看你嫁作人妻,更做不到放任这种无力侵蚀自己……

【BGM+雷雨声延续数秒 淡出】

{将军房中}

【门被缓缓打开,女子脚步渐近】

丽夫人:(柔声)战事虽急,但将军也该把伤势养好,才好与北戎对阵。

马将军:【缓缓转身】(抑制住激动,沙哑)一点小伤而已,不碍事。只是丽妃娘娘……(被打断)

丽夫人:(坚定)丽妃已死。

马将军:(难以置信)你。

丽夫人:(含泪中微笑)民女李丽,无家可归,将军宅心仁厚,可否收留?

【马将军大步上前,狠狠将丽夫人拥进怀中】

马将军:(哽咽+颤抖)四年未见,你……过得可好?

丽夫人:(轻啜+伤感)君住长江头,妾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唯美BGM淡入】

{插入回忆}

【2匹马,奔跑的马蹄声,草地+女子爽朗的嬉笑声,渐入】

丽夫人:(爽朗的嬉笑声)(喊)马超!你若追上我,我就让你娶我,怎么样?

马将军:(轻笑)(喊)此话当真?

丽夫人:(喊)君子一言,快马~~~~一鞭!【鞭子抽打声】驾!(爽朗的笑声)

【笑声,马蹄声,BGM淡出】

{边城城楼上}

【温情BGM淡入】

【男子,女子上楼的脚步声】

【脚步停。风声,旗帜飘扬声】

马将军:站在这里,可以将整个东楚尽收眼底。东楚的大好河山,绝不能让异族觊觎分毫。只要有我马超在的一天,就不会让北戎踏足一步。

丽夫人:从今往后,世上再无丽妃此人,只有丽夫人,誓与将军共守东楚河山!

【BGM停,插搞笑音效】

马将军:(惊异)夫人?

丽夫人:是啊,将军夫人。你不乐意啊?

马将军:(忍俊不禁)乐意……哈哈……乐意……

丽夫人:(羞愤)那你笑什么?

马将军:(笑)我……哈哈……我高兴啊!

丽夫人:【一跺脚】哎呀,你别笑了!再笑……再笑我打你哦!【举起手】

马将军:(笑意不减)打我?那得看你武艺如何!

丽夫人:看招!【出拳】 

【BGM继续,音乐渐强】

【打闹声+杂乱脚步声+衣料声+嬉笑声+对话声,渐弱】

马将军:(嬉笑声)你小心点儿……

丽夫人:(嬉笑声)那你站着别动,让我打。

【音乐持续  淡出】

 

第二幕

{京城城郊}

【两匹,一前一后,奔跑的马蹄声】

阳帝:【声音较远】(喊)袁媛!

袁媛:【声音在近处】(喊)你别追了,我不会跟你回去的!

【阳帝追上,伸手拉住袁媛的缰绳。】

阳帝:吁~~~~

【马匹嘶喊,吐气,踏步声】

袁媛:(微怒)你究竟想怎么样?

阳帝:(柔声)别闹了,跟我回宫。

袁媛:(坚定)你困了我四年,还不够吗?你还想困我多久?

阳帝:(深情)一辈子。

袁媛:(微愣后,冷哼)这种花言巧语,你该说给你的六宫粉黛听。

阳帝:(受伤)袁媛,我为你做的一切,你真的一点都看不到吗?

袁媛:对,你的确为我做了很多。为我修筑行宫,为我废除宫规……可皇宫还是皇宫。我要的自由,你给不了。

阳帝:自由对你来说,真的那么重要?

【沉默片刻。马吐气声】

袁媛:当年宇王爷为娶异族女子为正妻而甘愿放弃太子之位,选择做一名毫无实权的闲散王爷。如今你可愿放弃这天下,与我仗剑天涯?

阳帝:(为难)袁媛……这怎么能作比较?当年皇弟还是太子,情况自是与现在不同。

袁媛:至少在宇王爷眼中,王妃比皇位更为重要。

阳帝:(郑重)江山是责任,绝非儿戏。

袁媛:江山与我,只择其一。

【沉默,风吹树叶声。远处奔跑的马蹄声,渐近。】

【马在阳帝身后缓缓停下,马踏步声】

玫瑰后:(轻声)皇上……

袁媛:回答不了吗?

阳帝:(对袁媛)皇位于我并不重要,但江山百姓是父皇交托给我的重任,我以为你明白。

【悲情BGM淡入】

【袁媛调转马头。策马离开,马蹄声渐远】

袁媛:【内心,与渐远马蹄声同步】(心伤)最后,你依然没有给我答案。我知道,你已经作出了选择。也许在你说出“一辈子”的时候,我就动摇了离开的心,而我只是想听你亲口说一句,“今生唯你”……

【马蹄声渐远至消失,BGM淡出】

{阳帝看着袁媛渐渐远去,玫瑰后始终在阳帝身后}

玫瑰后:(柔声)皇上,该回宫了。

阳帝:(悲伤)你怕我会走?

玫瑰后:(苦笑)我是来劝袁姑娘的,不过我好像不该来……

阳帝:(感慨)玫瑰,无论我娶多少个妃子,你永远都是东楚的皇后。

玫瑰后:【内心】(悲伤)我愿做东楚的皇后,只为做你的结发之妻。若没有你,皇后之位又如何?四年前,我万分欣喜,终于做了你的皇后,不曾想,皇后,我只是你心中的皇后……

{四年前,阳帝与玫瑰后大婚}

【刀剑打斗声+宫女哭喊声+杂乱的脚步声】

侍卫:(喊)叛贼偷盗玉玺!快抓住他们! 

阳帝:(怒气)哪来的叛贼,胆大妄为,竟敢偷盗玉玺!【欲上前,拔剑出鞘】

玫瑰后:【拉住阳帝的胳膊】(疾呼)皇上!

阳帝:(愧疚)今日你我大婚,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安慰)皇后莫怕,我去去就来。【使轻功上前】

【打斗声靠近】

侍卫:(喊)玉玺就在他身上!

【移动的脚步声。渐渐将袁媛逼入绝境】

阳帝:(沉声)你的同伙都已经撤走了,不会有人来接应你了。

袁媛:(冷哼)哼,你们想拿回玉玺,打过我再说!

【袁媛使轻功,迅速转换位置,抓住了人群中的皇后。轻功声+衣料声】

玫瑰后:(被抓住时的惊呼)啊!

袁媛:(厉声)想要你们的皇后安然无恙,就都给我退下!

阳帝:【大步上前】(沉声)交出玉玺。

袁媛:【用力卡住玫瑰后的喉咙,插入玫瑰后艰难的喘息。脚步一边后退】退下!你不要她的命了?

玫瑰后:(艰难的喘息,痛苦的挣扎)

阳帝:(冷声)玉玺乃国之命脉,一国皇后为国捐躯也是应当!

袁媛:(难以置信)你!【出掌】

阳帝:(运气出掌随便发出点声音配合一下)

【阳帝与袁媛两掌重重相击的声音+轰隆声】

【噪杂的背景音渐弱,唯美BGM淡入】

阳帝:【独白】那一天,我看到黑色的蒙面与大红的盖头同时被吹向空中,又缓缓落地。两道绝美的身姿站在那儿,一个是娇艳的玫瑰,一个是孤傲的墨菊,如同命中注定的开场。

【音乐持续 淡出】

 

 

第三幕

{江南小镇集市}

【欢快BGM淡入】

【叫卖声+杂乱的脚步声】

司徒婧:(兴奋)哈哈……还是外头自在,【抚摸肚子】(柔声)小宝,你说是不是?(轻笑)

心原郡主:【远处,药堂内】(对病人,柔声)您的身体并无大碍,回去吃两剂煎药,疏散了风寒便好。

司徒婧:(听到声音)咦?那不是郡主和鲁太医吗?(轻笑)原来他俩跑到这儿来开药堂了。(喊)心……(突然捂嘴)不行不行,不能让他们发现我。万一他们给王爷通风报信,我不是又要被抓回去了……(嘟嘴)唔,我为什么要说“又”呢?

【欢快BGM淡出】

{司徒婧躲在树后看着远处药堂内的心原郡主和鲁太医}

{药堂内,郡主在整理药材}

【陶瓷瓶罐碰撞声,抽屉打开+关上】

【温情BGM淡入】

鲁太医:【走到郡主身边】(温柔)心原,累吗?

心原郡主:(轻笑)不过是抓药而已,怎么会累?

鲁太医:唉……(愧疚)我让你受苦了。

心原郡主:【抬手捂住鲁太医的嘴,衣料声】我不许你这么说……

鲁太医:【从袖中拿出纸张】(深情)还记得这个吗?

心原郡主:诶,这不是你第一次来王府出诊时,我考你作的藏头诗吗?

鲁太医:(轻笑)我是说,你可记得当时那个赌约。

心原郡主:(羞涩)我……我早忘了……

鲁太医:(笑意)我若输了,便滚出王府,回宫复命,不得再来;我若赢了,你便以郡主之尊下嫁。

心原郡主:(羞赧)哎呀!我那是信口胡说的!哪有人会说这么不划算的赌约!

鲁太医:【一把将郡主抱起】不划算?

心原郡主:(羞)啊,你干什么啊,快……快放我下来!好多人看着呢……

鲁太医:(轻笑)那我们就去他们看不到的地方……【转身向内室走去】

【珠帘声】【BGM淡出】

{大树后面的司徒婧}【搞笑的音效】

司徒婧:(打了个冷颤)咦~~~要不要这么肉麻啊……我都快吐了。(略带羡慕)唉!新婚燕尔,就是不一样哦……

【唯美BGM淡入】

【身后马蹄声缓缓靠近】

司徒婧:(怀念)赌约……(深呼气)

宇王爷:(温柔)你还记得我们当年的赌约吗?

【BGM淡出】

{插入回忆。四年前两人相识}

【拳脚打斗的声音,一个重击后停下】(注:前几句司徒婧,女扮男装,声音故意粗犷些)

司徒婧(男装):(喘息+气恼)我都把钱给你了,为何不让我离开!

宇王爷:(邪笑)刚才,我们的赌约可不是这么定的?【颠了几下钱袋子,然后用力扔到司徒婧胸前】

司徒婧(男装):(被砸到,轻呼)啊!

宇王爷:(不在乎)哼,这些钱拿回去,我可不稀罕。

司徒婧(男装):(急切)那你要什么?

宇王爷:(无辜)不是说好了,谁输了,就要为对方做一件事嘛……怎么我还没说你就要逃跑呢?

司徒婧:【内心】(气恼)这人到底是谁啊,好难缠!这么多钱都不要!唉!真是耽误姑奶奶我的时间!

宇王爷:(假意打量)嗯……(邪笑)小美人儿,你说,让你为我做什么好呢?

司徒婧:(突然回神,惊讶)小,小美人!你!你早就知道我是……我是……(被笑声打断)

宇王爷:(大笑)

司徒婧:(羞恼)你竟敢戏弄我!

宇王爷:哪有戏弄,知道你是女儿身又怎么样,反正你是输给了我,就要为我做一件事。君子一言九鼎,你想反悔不成?

司徒婧:我又不是君子,什么顶不顶的,你们中原人文绉绉的话我可听不懂!我干嘛要为你做事,我偏不做,有本事就来抓我!【转身逃跑】

宇王爷:(自言自语)哎呀~性子够烈呀!哈~我就喜欢你这种小辣椒!(喊)暗卫!【众多暗卫落地声】将她给我抓回东宫!

{回忆结束}

【树叶沙沙声】

司徒婧:(略带哽咽)你后悔吗?

【身后男子的脚步身靠近,将司徒婧拥入怀中】

宇王爷:(深情)若重新来过,我还是会逼你为我披上嫁衣,做我宇文鸿的妻子。

司徒婧:(喜极而泣,带哭腔)傻不傻?连江山都不要了……

宇王爷:【将司徒婧转过身,抬手为她拭泪】你是我一生最美的风景,江山如画又怎能比拟?

【音乐淡入 持续后淡出(推荐《惊鸿一面》从“少年初遇常在我心”起)可以选别的】

 


标签:逗比皇朝 剧本 
评论是一种美德,
回帖是一种礼貌,
这里欢迎你有感而发。
人神魔中文网 邀请你收藏和分享: http://www.renshenmo.com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11 - 2016  人神魔中文网(www.RenShenMo.com) 版权所有

声明:本站所有资源均为网友分享,侵权立删。

 

皖ICP备12012172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