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古风剧本

《遥递相思》正剧剧本

时间:2015-03-31 11:33:56   作者:人神魔网更新组   来源:人神魔中文网   阅读:6144   评论:1
内容摘要:遥递相思——全一期古风广播剧剧本第一段 起第一幕 西梁暗卫A 西梁暗卫B 殷九歌 齐国侍卫 尉迟辰场景提示:西梁街市,小商小贩繁华热闹效果。西梁暗卫假扮小贩保护九歌,九歌女扮男装假装大侠行侠仗义。备注:视角是以暗卫为主,暗卫是近处,九歌是远处。【近处】髁...
遥递相思
——全一期古风广播剧剧本

第一段 起

第一幕 西梁暗卫A 西梁暗卫B 殷九歌 齐国侍卫 尉迟辰
场景提示:西梁街市,小商小贩繁华热闹效果。西梁暗卫假扮小贩保护九歌,九歌女扮男装假装大侠行侠仗义。备注:视角是以暗卫为主,暗卫是近处,九歌是远处。
【近处】
西梁侍女A:(小小声,招呼)你说公主今天又要干啥?
西梁侍女B:(叹息抱怨)哎,谁知道,前天扮公子哥儿调戏了个姑娘,昨天扮少劫富济贫,一天一个样。
西梁侍女A:(发现紧张)唉唉唉唉,你看公主她……

【远处】
殷九歌:(以一种开水啊让一让的语气)哎,让一让让一让,那位公子让一让,让一让。【一路鸡飞蛋打】哎,公子小心。【撞上】(窃喜)公子,你怎么不闪开呀。【摸索布料摩擦音效】
齐国侍卫:【拔剑】休得无礼
尉迟辰:(安抚)无妨【侍卫收剑音效】【顿一顿】(含笑)小兄弟,是你撞到了我。【手下招式音效】

【近处】
西梁侍女B:【出剑】(担心)不好,公主要吃亏
西梁侍女A:【拦住】(看好戏语气)哎,等等,先看看,别暴露身份。

【远处】
殷九歌:(不怒反笑)壮士好身手!(没心没肺笑)你怎知我要偷你钱?
尉迟辰:(失笑)瞧你脸上青一片灰一片的,(怜惜)你是没钱吃饭了么?
殷九歌:(眉眼弯弯,全无心机)我不仅没钱吃饭,我还没钱学艺,所以这才给你抓了个现成。
尉迟辰:小家伙,我给你钱,你不要偷了。【将钱袋摆在九歌手里】
殷九歌:(呆住)你,你为什么这么好心?
尉迟辰|:我们走吧【转身走】
殷九歌:等等【追上去】我才不要你的钱!【尉迟辰停住,九歌将钱袋塞回尉迟辰手里】
尉迟辰:(笑)哦?(不解)又不缺钱了?
殷九歌:哼,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我要你教我武功!


第二幕 殷九歌 尉迟辰
场景描述:九歌场景片段展示,都是九歌粘着尉迟辰的片段,囊郧崴煽砂一点的音效过度。
场景1:尉迟辰酒楼吃饭,酒楼音效
殷九歌:(小二上身状)哎,我跟你说哦,春风楼的符离集烧鸡做得是极好的,特别是卤汁……
场景2:尉迟辰去书院参加诗会,才子佳人温柔絮语
殷九歌:(做作的伤春悲秋模┦晕氏谐疃技感恚恳淮ㄑ滩荩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场景3:尉迟辰逛街市,街市繁华热闹音效
殷九歌:【边走边说】(行家里手)啧啧,琉玉坊的琉璃器皿颜色最正,不过价也最高,墨香斋老板有一块上好的李墨,要是配上端砚真是嘿嘿……
【尉迟辰脚步声停住】
尉迟辰:你好像很懂行情?
殷九歌:(大言不惭)那是,我是小地痞,整天就在街上乱晃呀。【顿一顿】对了,我还可以带你去个有趣的地方,那里的东西是整个西梁最好的!
尉迟辰:(感兴趣)哦?那你看这面铜镜如何?
殷九歌:狙剑这镜子照的不清楚,我知道的那地方有水银镜,能把你头上的发丝儿都照的清清楚楚的。
尉迟辰:(笑,调侃)该不会带我去乞丐窝吧,那里是不是藏了很多好东西?
殷九歌:哼,我要带你去的地方你踏遍天下都找不到,不过我也有个要求!
尉迟辰:哦?你尽
殷九歌:我要跟你学武功!你要带着我!不能让别人欺负我!
尉迟辰:说吧,你想学什么绝世武功?
殷九歌:我,我想学分身术。【混响】(心道)我要是有分身术就好了,一个永远做父皇的女儿,另一个……另一个就这样一直当个小无赖跟着你
尉迟辰:这……(戏谑)那得先有把锯子。
殷九歌:(气急)你!

第三幕 太监 金嬷嬷 殷长德 西梁宫女 殷九歌 尉迟辰
场景描述:梁帝罚九歌禁足,九歌绝食相抗,梁帝妥协。
太监:【沉重宫门推开】(低眉顺眼)陛下窘疰宙掷戳……
金嬷嬷:【脚步声进门,跪】奴婢叩见陛下
殷长德:(疲惫)九歌她……怎么样了?
金嬷嬷:(担忧)陛下,公主已经绝食三日了,女婢怎么劝都不肯用膳,请圣上责罚。
殷长德:【拍桌】(怒)胡闹!
太监:(安抚)陛下息怒,公主也是一时贪玩……
殷长德:(无奈)朕这个女儿,真是被朕宠坏了……居然要带外人进西梁内库,那外人,竟还是北齐的太子!
金嬷嬷:陛下,您看,这打也打了,骂也骂了……现在公主,不饮不食,万一……
殷长德:【拂袖】(怒)万一什么,没什么万一,她还真能把自己饿死不成?!
太监:(安抚,笑)陛下说的是什么话,九歌公主可是您最疼爱的公主了,她饿死您不心疼啊。
金嬷嬷:是啊是啊,公主也知道错了,您消消气,别气坏了身场
殷长德:(妥协)哎,罢了罢了,你俩一搭一唱的,去放她出来吧。正好北齐太子来访,办个宫宴热闹热闹,也让她高兴高兴。金嬷嬷,去御膳房取些公主爱吃的点心送去,记着,别太油腻。
金嬷嬷:奴婢遵旨【退出】
【公主殿】
西梁宫女:(哀求)持鳎求您了,您就吃一点儿吧。
殷九歌:(生气)偏不,本宫要出去,你去跟金嬷嬷讲,不让本宫出去就饿死本宫算了。【门吱呀推开】
尉迟辰:(轻笑)呵呵……原来,你换作女装是这样……
殷九歌:(惊讶)你怎么在这儿?!
尉迟辰:九歌,你不来见我,只好我来见你了。

第四幕 太监 尉迟练 李长泰 殷九歌 金嬷嬷 尉迟辰
场景描述:九歌与尉迟辰大婚,尉迟练出场。
【皇帝大婚封后,喜庆音效】
李长泰:(宣读诏书)天地畅和,阴阳调顺,万物之统也,兹有西梁凤阳公主殷氏九歌,温柔和顺,仪态端庄,聪敏贤淑,乃依我皇齐之礼,册立西梁殷氏九歌为皇后,永杰秦晋之好。【后面音效弱化处理,接尉迟练声音】
【后宫内,尉迟练在捣乱】
尉迟练:(颐指气使)你,李长泰,去,去给本皇子拿两个水晶蒸碗来。
李长鳎海ㄈ拔浚┌ビ矗我的小祖宗,今儿个奴才实在腾不开步子,不然让桂嬷嬷代奴才跑一趟?
尉迟练:(哭腔)呜……我就知道,我就知道皇母妃要来了,你们就不喜欢我这个没亲母妃的皇子了。李长泰:(讨好)哪个不长眼的小太监混说的胡话,您可是我们大齐的皇髯樱陛下是放在手掌心里疼着的奴才这就给您去取来。【快步出门】
尉迟练:要想嫁给我父皇,先过本皇子这一关!(嚣张)哼,偏偏不让你好好嫁给我父皇!
殷九歌:呸,你以为谁都稀罕嫁个皇帝。
尉迟练:你是谁?(心虚)你……你怎么穿得一骱欤浚
殷九歌:(语气夸张幽深,吓唬)小胖子,其实我是女魔头,专吃小娃娃。
尉迟练:(受惊吓)救……救命……【连滚带爬的跑了】
殷九歌:(笑得前仰后合)哈哈哈,尉迟辰居然还有这样一个活宝,好玩好玩!
金嬷嬷鳎ê尢不成钢)公主,注意仪态。
李长泰:皇上驾到……
【宫门开启,脚步声渐近】
殷九歌:(抱怨)尉迟辰,你怎么才来?
金嬷嬷:(咳嗽)娘娘……
殷九歌:【屈膝跪下衣料摩擦】(假装正经)臣妾恭迎皇上。
尉迟辰:【俯身扶住衣料摩擦】(含笑)九歌,朕,等了你三年。

111
第二段 承
第五幕 尉迟辰 殷九歌
场景描述:尉迟辰与九歌婚后甜蜜生活
【是夜虫鸣,烛火噼啪】
尉迟辰:【床铺被料摩擦音效】(声音喑哑)九歌,嗯,帮朕把头发散开。
殷九歌:(睡中不清醒呜呜声)你说你娶我会疼我会待我好,哪里晓得都不让我睡觉,每天每天都这样。
尉迟辰:皇后娘娘恕罪,饶了朕夜夜让你不能安寝?
殷九歌:(羞臊)你欺负我!
尉迟辰:嗯?如何?喜欢么?
殷九歌拍……你混蛋。
尉迟辰:【衣料摩擦,拥抱】(调情)朕的皇后娘娘是喝多了葡萄酒么,怎么脸蛋儿这样红?
殷九歌:(温柔)你这般喜欢葡萄酒,干脆我们也在大齐建个内库,也做葡萄酒。
尉迟辰:还记得朕提亲时说过什么?
殷九歌:怎呕岵患堑茫你说…【进回忆】
【回忆】
尉迟辰:(郑重其事)朕此生不屈膝,今日,为求娶凤阳,朕以北齐帝王尊,跪求您西梁帝君,望您能将九歌交托与朕,朕生生世世,定不负她。
【回忆完】
殷九歌:(笑,描绘未来的幸福女人)我们也建一拍诳獍桑等我们的孩子懂事了,他会喝到我亲手酿制的葡萄酒,听我们从前的那些故事,等再长大一些,还可以用着你亲手为他打造的刀枪火炮,去守护我们的大齐和西梁。好不好?
尉迟辰:好,都好,只要你喜欢。

第六幕:尉迟辰 殷九歌
场景描述:望星台上,背景音是正在建设的大齐的内库,建造敲打音效。
【是夜,望星太上风声,背景音是内库建设工地敲打音效】
尉迟辰:【衣衫摩擦,拥入怀】九歌,你父皇对大齐建内库之事似乎颇有微词。
殷九歌:我已说过,北齐西梁永世交好,(莞尔)以后,我们的子也可以在这里长大。当年父皇的鼻子都气歪了,不知道以后看到咱们的孩子,他会不会是又哭又笑。
尉迟辰:【风声渐起】(低声)九歌……朕,会给你比皇嗣……更好的……
殷九歌:(温柔轻声问)你说什么?
尉迟辰没什么,……练儿就是我们的孩子,想必你父皇也会喜欢。
殷九歌:也是,这样也是好的。
尉迟辰:皇商工坊就要建成了,到时,朕将大齐自酿的第一批葡萄酒送到凤仪宫来。(柔情蜜意)你帮朕建了这么一个金库宝山,朕要怎么谢谢你才好?
殷九:要怎么谢?(笑)我是西梁的公主,是大齐的皇后,全天下我想有的都有了,你要谢我?还能用什么谢呢。
【尉迟辰拿过古琴起一个音调】
尉迟辰:那我就为你奏一曲,想听什么曲子?
殷九歌:你会弹琴?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
【拨动两下琴弦】
尉迟辰:(有点哀愁)这琴放在太和殿五年了,五年,朕没有再弹过。
殷九歌:为什么?
尉迟辰:(笑)
【古琴奏凤求凰,奏大概十秒之后起风,落叶萧萧】

第三段 转
第七幕 尉迟练 紫燕 殷九歌 金嬷嬷 李长泰 尉迟辰
场/描述:九歌惊闻尉迟辰纳妃,跪问缘由。
【秋雨萧萧,凤仪宫内寂寞空庭】
尉迟练:(摇头晃脑)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后期变成背景音处理】
/燕:(安抚)娘娘,奴婢今日去也前殿问过了,李长泰说皇上正忙着,想是大齐皇商工坊将要建成了,事多……
殷九歌:(感慨)是啊,皇商工坊就要建成了……
金嬷嬷:【脚步声带淅沥雨声,匆匆进屋,跪倒】(悲怆)娘娘……
殷九歌:【忙上前扶衣衫摩擦】金嬷嬷你这是怎么了。
【读书声停住,放下笔】
尉迟练:(愣住)嬷嬷这是怎么了?
金嬷嬷:(哭腔)娘娘,皇上……皇上他……
殷九歌:(急切)嬷嬷怎么了?皇上怎么了?
金嬷嬷:宁相爷的女儿要……要进宫了……【顿一顿】(欲言又止,不忍心)皇上……皇上要纳贵妃了。
【‘轰——’的一声,窗外炸了个响雷】
尉迟练:【紧紧抱住殷九歌】(吓到)母妃……
殷九歌:(故作镇定,声音抽离但温柔)练儿乖,母妃出去一下。【备注:此处为主角视角,脚步声走出去,走进雨里,打在身上】
【身后喊】
尉迟练:母妃你要去哪儿?
金嬷嬷:【跟上去,脚步声】(急切)娘娘,外面还在下雨娘娘……
【脚步声持续大概五秒,到太和殿前,跪下,雨声持续】
李长泰:【远处迎上来】(急切)皇后娘娘,这么大的雨,您这是……
殷九歌:(打断,镇定威仪)本宫要面圣,陛下可在?
李长泰:(尴尬)娘娘,陛下有旨……
九歌:【突然跪下】臣妾,恭请圣安……
李长泰:哎哟,娘娘,您这不是为难老奴么?
殷九歌:(坚持)臣妾,恭请圣安……
【李长泰转身进宫殿,宫门开启又关闭音效,雨声持续许久后,一声惊雷,宫门开启,众内监脚步声整齐出来 尉迟辰脚步声(慢)出,由远及近,脚步在殷九歌见面前停下】
尉迟辰:【居高临下感】(含笑温柔)九歌,你也知道了吧。【俯身接近,声音接近在面前】九歌,朕要封贵妃了,你不恭喜朕?
殷九歌:(哭腔)为什么?
尉迟辰:(理所当然)三宫六院,朕不可 只有你一个皇后。

第八幕 殷九歌 金嬷嬷
场景描述:望星台上九歌伤心病倒
【望星台上冷风吹,背景音繁华的工坊】
殷九歌:(悲凉)皇商工坊已经建成了,葡萄美酒夜光杯,品尝第一樽美酒的确实他和他的新贵妃(凄凉笑,咳嗽)
金 嬷:(心疼)娘娘,您跟老奴回去吧,望星台上风大。
殷九歌:(凄凉笑)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我现在才知道,一往而深是有的,便如我对尉迟辰。可情不知所起呢,这是地地道道骗人的假话,(哭腔)尉迟辰对我的情,是知为何所起,也知会因何而终的。(咳嗽)嬷嬷,这 不是西梁,我绝食六日,再也没有一个人,像父皇一样,时时刻刻将我放在心尖尖上。
金嬷嬷:(叹息)公主,自古以来皇帝三宫六院都是平常事,看开一点……
殷九歌:嬷嬷,是不是我做的不好,我还不像一个皇后,所以尉迟辰不喜欢我了。(哭腔,像孩 一样)是不是我做的好一点,不再像从前,他还会喜欢我?
金嬷嬷:公主……哎……
殷九歌:(虚弱气息奄奄,自嘲笑)是啊,那又有什么用呢【倒下】
金嬷嬷:【抢步上前】(惊急)娘娘!娘娘!来人呐,传御医!快传御医!!!

第九幕 尉迟练 紫燕 殷九歌 金嬷嬷
场景描述:金嬷嬷死,压死九歌的最后一颗稻草
【凤仪宫内,九歌重病,背景音效,紫燕低声啜泣,】
尉迟练:【备注:此时练儿应稍微偏少年音,稍微沉稳一些】(忧心,吩咐,稍微有些皇子气势了)金嬷嬷那边你们先着人料理着,母妃……
紫燕:(哭腔低声道)是,奴婢知道。
殷九歌:(昏迷中醒来,几声迷糊的哼唧)
紫燕:(哭腔)娘娘,您醒啦,奴婢这就去传太医。【转身欲走】
殷九歌:【欲起身,被料摩擦】(虚弱声音沙哑)你们方才牵金嬷嬷,怎么了?
尉迟练:【止住起身之势】(急切上前安抚)母妃您身子还虚着别起来,金嬷嬷没事,就是……偶感风寒……
殷九歌:(严厉)紫燕,你说!
紫燕:【扑通跪下】(哭腔)娘娘,您病了大半年不见起色,金嬷嬷去求巧侠纯匆豢……可是……正巧遇上宁贵妃与皇上游湖,冲撞了銮驾…被…杖责…
【殷九歌视角,殷九歌愤而起身走出去,衣料摩擦地面音效(耳边);紫燕与尉迟练一同追上去(身后)】
紫燕:(急切)娘娘……娘娘您身子还虚弱……
尉迟练:(急切)母妃……
【殷九歌匆匆来到偏殿,进屋跪倒床前】
殷九歌:(哭腔像个孩子对祖母)嬷嬷,嬷嬷你醒醒,九歌来看你了。
金嬷嬷:(气息奄奄仍慈祥)公主……老奴……怕是不能再伴您左右了……
殷九歌:(哭腔,心慌)不会的不会的,嬷嬷一直看着九歌长大,您答应过父皇母后要照顾我一辈子的,我们回西梁去,我这就带您回西梁去……
金嬷嬷:(慈祥虚弱)不要哭,你是西梁的凤阳长公主,我i直希望你长成一个真正的公主,可是如今,您终于长成了我期望的样子,学会了《女则》、《女训》,学会了刺绣诗画,学会了莲步细语,甚至还学着像所有深宫寂寂的后妃一样,站在宫门口,痴痴地等着自己夫君的驾撵缓缓驶来的声音。(咳嗽激烈,后续声音越来越虚弱,“一样”的时候轻轻的)可我,却希望你像从前一样……
殷九歌:(痛哭)嬷嬷不要,嬷嬷你醒醒,不要丢下九歌一个人……

第十幕 李长泰 殷九歌 尉迟辰 宁贵妃
场景描述:殷九歌只身闯进了太和殿
【太和殿,夜深深】
李长泰:【门外】(急)皇后娘娘,您不能进去!
殷九歌:【门外】滚开【推门而入,脚步声走近,抓住尉迟辰的衣袖,靠近】(诘问)为什么娶我?尉迟辰,你为什么要娶我?
尉迟辰:(依旧温柔笑)因为你是西梁的长公主,是梁帝唯一的女儿,【衣袖扯开,烤鸥杷ぴ诘厣稀磕慵抻腚蓿朕不费一兵一卒就可拿到齐兰河以西十城,就可以在大齐建一座堪比西梁内库的皇商工坊。(轻笑,居高临下)皇后,你不会以为,朕真的爱你吧?
殷九歌:(不能置信)你是为了(尾音上翘,被宁贵妃打断)
宁贵妃:【从屏风后走出,由远及俊浚ㄈ崆槊垡猓┗屎竽锬铮托您的福,本宫的父亲正掌管着我们大齐的皇商工坊。【接近,靠在耳边】(低声细语)哦对了,想必您还不知道吧,太和殿里的九玄琴是练儿母亲的遗物,当初因你要入宫,一杯毒酒赐死了宠冠东宫的侧妃,呵呵,不知现在皇上弹琴的时候心里惦记的,到底是浚挥植恢练儿长大后,会恨谁入骨。【稍稍远离】(朗声道)还有呢,西梁最近的日子可不好过呢,西梁内库六成的生意都变成了咱们大齐皇商的生意,不晓得您的父皇,如今的身子骨,是否还好?
【梦魇】
尉迟辰:【混响回声处理】你不会以为,朕真的爱你吧?
宁贵妃:【混响叠声处理】不知练儿长大后,会恨谁入骨。
宁贵妃:【混响跌声回响处理,魔性类】(这段需要声音扭曲处理)不晓得您的父皇,如今的身子骨,是否还好?
殷九歌:【梦中惊醒,挣扎坐起】啊!(大口喘气)【夜晚音效放大,寂寂无人】原来……又是梦……【在被子里缩起来,被褥摩擦声】 (低声啜泣)父皇,我不是个合格的公主,也不是个合格的皇后。我太尊大,我认定的那人,笃定一生一世一心一意的一辈子,其实一开始就错了……

第十一幕 殷九歌 尉迟练
场景描述:尉迟练劝九歌去看尉迟辰
【凤仪宫】
尉迟练:【尉迟练进入凤仪宫,脚步声】(忧心劝慰)母妃,父皇犯了咳疾,汤药不歇,可病情却一直缠绵不去……我们去看看父皇吧。
殷九歌:(心灰意冷冷笑)我父皇薨了,新帝孱弱,一年的光景里,前璐蠼军曹儒霖叛乱,后有西梁内库工潮。西梁的国力,从内库的垮败开始,一日日地走向没落,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家不家国不国。
尉迟练:【跪下】(心疼)母妃……
殷九歌:(生死无望)练儿,我知道他们都在说些什么,西梁势弱北齐后宫亦动荡不安枘氏搬出太宗祖训,要求赐死当朝皇后。你看,他们都想我死。
尉迟练:【脚步声渐近】(心疼)母妃,我会保护你的!儿臣已经在殿上说了,养母非生母,应不为祖训所伏。
殷九歌:(凄笑)太武十一年,帝妃瑾氏赐自尽。武帝曰:昔我族人征战南北,女子骁勇,今将杵渥佣杀其母,不令妇人妄议国政,使外家为乱。吾子当以此为训,承继大统者以此国令从之,乃为长久之计。【竹简丢在地上】北齐历史上清清楚楚记载的,(温婉笑声音苍凉)呵呵,尉迟辰,你,都不愿看到我活着吗?练儿,你的母妃因本宫而亡,本宫抚育你多年,并未有鸠占鹊巢之瑁现下你长大了,本宫也应一命偿一命。
尉迟练:(大恸朗声道)那您知不知道父皇……
殷九歌:本宫不知道。(倦意)这么多年都过来了,本宫什么都不想知道。
尉迟练:可是!
殷九歌:【甩袖离去】就这样吧,本宫,本宫要歇息了。【璨缴远去】

第四段 合

第十一幕 尉迟辰 李长泰 尉迟练 太监 殷九歌 紫燕
场景描述:尉迟辰多年谋划清除宁氏全族最终达成,但九歌依然心死身死。
【太和殿内】
尉迟辰:(声音喑哑咳嗽)李长泰,带朕手谕去给皇贵妃,还有,这一杯鸩酒。
李长泰:遵旨。【脚步声走出,遇到进来的尉迟练闯进太和殿】
尉迟练:【闯进太和殿】父皇!
李长泰:奴才先行告退【退下关门】
尉迟练:(心急)父皇,儿臣不解,为何要让母妃这般伤心……
尉迟辰:为君者,锌杉庇谝皇薄D氏一族盘根错节多年,既要斩草除根,就不能麻痹大意。若非朕蛰伏多年,对外抬高宁相身位,对内独宠宁氏一人,他们又怎么会这么容易露出马脚。你可知看着她心伤消瘦最心疼的,是我……
尉迟练:可是…可是母妃她…(咬牙)她已忻人酪猓
尉迟辰:(安抚,似安抚儿子,也似在安抚自己)放心吧练儿,会好起来的。(温柔)有生之年,朕会护着她,西梁不会亡,起码,在她好好活着的时候。
尉迟练:(愣怔)西梁内乱不熄,却也从未有亡国之态,竟然是……
尉迟辰:练儿,泻芴靶模既想要做个好皇帝,又想做个好夫君。九歌,她不仅仅是我最亲近的女子,也是我此生最爱的女子。
尉迟练:儿臣去看看母后……【走出去】

【望星台风猎猎】
紫燕:娘娘,起风了,我们回去吧。
殷九歌:(深思认真像是械囊跳下去一般)你说,当初太宗皇帝建这望星台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这地方这么高,如果跳下去了,是不是会死的很难看?【站上高台】
紫燕:【扑通跪下磕头】娘娘…娘娘您千万别想不开…您怎么打奴婢骂奴婢都行…【变成背景音变成低低啜泣】
殷九歌:【俯身靠近看着紫燕磕头,紫燕磕头恕罪音效接近】(深冷)从前我宫里的人,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冷笑)可现在我就是喜欢折腾,呵呵,【抬起身,居高临下】(竟然有种痛快的感觉)这世间这么多苦,凭什么要我一个人受着。哭吧,(笑)瞧着你们北齐人哭,我心里才痛快。
【尉迟练远处走上望星台】
尉迟练:(惊急)母妃不要啊!
殷九歌:(温婉笑)练儿,你来啦。
尉迟练:母妃,其实父皇他……
殷九歌:(厉声打断)不要跟本宫说他【走到望星台边,风起猎猎】本宫与他,早已各不相干。【垂身】(温柔如最后嘱托)练儿,你要记得,切莫太过欢喜,切莫太过钟情。【画面:说完决绝仰倒跌落】
尉迟练:【几步追上去】(声嘶力竭)母妃不要!
紫燕:(惊叫)娘娘不要!

【太和殿】
太监:【门外】皇上,李公公求见!
尉闯剑骸炯ざ起身】(踌躇满志)好,不枉费这么多年的布局,宣。
李长泰:【脚步踉跄】(呼吸急促不安)皇……皇上……
尉迟辰:嗯……(不满)皇贵妃不愿意饮鸩酒?
李长泰:【跪下】皇……皇后……是,是皇后……皇后薨了……【一声惊雷】
尉迟辰:你说什么?!
李长泰:(哆嗦)是皇后,从望星台的百丈高楼上……一跃而下
尉迟辰:(不置信 喃喃)不可能……怎么可能……怎p可能【脚步凌乱】
【一把把桌案上的折子 瓷杯 瓷壶 掀开】
尉迟辰:(高声)九歌怎么可能会丢下朕;不会的 不可能的【上前走几步一把抓住 李长泰】(期待有点乞求)你说 一定是你在跟朕开玩笑 对不对?
李长泰:(冷汗)皇上,奴才怎么敢同您开这样的玩笑 皇后娘娘她真的从望星台的高楼上……跃下
【送开李长泰尉迟辰徒然倒地】
尉迟辰:(悲伤)九歌 殷九歌
李长泰:(劝慰)皇上,保重龙体

【回忆】

殷九歌:(惊讶)你怎么在这儿?!
尉迟辰:九妫你不来见我,只好我来见你了。

殷九歌:(笑,描绘未来的幸福女人)我们也建一个内库吧,等我们的孩子懂事了,他会喝到我亲手酿制的葡萄酒,听我们从前的那些故事,等再长大一些,还可以用着你亲手为他打造的刀枪火炮,去守护我们的大齐和西梁。好不好?
尉迟辰:好,都好,只要你喜欢。

尉迟辰:【居高临下感】(含笑温柔)九歌,你也知道了吧。【俯身接近,声音接近在面前】九歌,朕要封贵妃了,你不恭喜朕?
殷九歌:(哭腔)为什么?

尉迟辰:(郑重其事)朕此生不屈膝,今日,为求娶凤阳,朕以北齐帝王尊,跪求您西梁帝君,望您能将九歌交托与朕,朕生生世世,定不负她。
【回忆出】
尉迟辰:【伸手向何处】(咳嗽渐强,气息弱下去)你不等我了?还没告诉你,我那么爱你,便不等了?再不过半日的时间而已,再过半日,我便能和你夜裣嗍兀你,竟不等了?朕终究是负了你【一口血喷出】

ED起
全剧终

标签:遥递相思  剧本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11 - 2018 人神魔中文网(www.RenShenMo.com) 版权所有

声明:本站所有资源均为网友分享,侵权立删。

扫黄打非举报电话:1239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中国扫黄打非网    网络举报APP下载

  皖公网安备34122102000284号  皖ICP备1201217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