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古风剧本

三生阁-风起天阑

时间:2016-03-04 18:40:43   作者:尘轩   来源:人神魔中文网   阅读:4122   评论:0
内容摘要:崇宁七年三月,天阑守城大将病逝!他膝下有一女,名唤谢婉!人如其名,宛然成诗!有人说,她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有人说,她是个勇猛无比的巾帼英雄,有人说,她气质温婉,能够让所有人痴迷!有人说,她冷漠无情,足以让所有人胆寒,有人说,她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有人冢她是个名副其实的祸水!

角色2女3男:【谢婉(女)】

【小梨(女,龙套)】

【傅风痕(男)】

【白炎(男,龙套)】

【老道长(男,龙套)】

----------------------------------------------------

崇宁七年三月,天阑守城大将病逝!他膝下有一女,名唤谢婉!人如其名,宛然成诗!有人说,她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有人说,她是个勇猛无比的巾帼英雄,有人说,她气质温婉,能够让所有人痴迷!有人说,她冷漠无情,足以让所有人胆寒,有人说,她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有人说,她是个名副其实的祸水!


傅风痕(自言自语):刚还晴空万里,怎么突然下起雨来了!

谢婉(轻声):公子?

傅风痕:啊,姑娘何事?

谢婉:看公子口音不是本地人!天阑城最近阴晴不定!我着有把伞,公子拿去吧!


谢婉抬头看碧瓦屋檐低滴落的雨水。黑发素颜,如水安然。一眼就驻在心间,再微微颔(han)首,她看向他,目光澄澈,纤尘不染!一时间,天地悄然,静默得只剩雨声!不知过了多久,等他回神她已然消失在细雨中!


小梨:小姐,小姐!大事不好了!

谢婉:什么事,慌慌张张!

小梨:小姐,蛮族白炎率军三十万已经在城外二十里驻扎!

谢婉:来的正好!传令下去,集齐所有大军候命!

小梨:还有一件事,刚我从外面回来,在将军府门口见一个男子,说其父让他来投靠老爷的!

谢婉:那带他进来吧!

傅风痕(低声自语):咦,她不是当日那天的姑娘嘛!

谢婉:不知公子家父为何人,为什么要来投靠谢家!

傅风痕:家父乃帝都大将,可是遭奸人所害!在狱中旧疾复发!临终前,让我来投靠天阑城谢将军麾下!

谢婉:既是家父旧友之子,那从今日起你做我的副将吧!


崇宁七年五月!白炎率军第三次被击退!


谢婉:风痕,知道嘛!真想一直这么坐着看着天阑城的日升月落,春有蝉鸣,秋有落叶,冬有初雪!想着这些,无论怎样的仗都能打赢。因为这些,我都不想错过!

傅风痕:那么,那就好好守着吧!

谢婉:我怕我会扛不下去!

傅风痕:不是还有我嘛!

谢婉(轻笑):噗!

傅风痕:你笑什么?

谢婉:自你入军以来,也立下了很多军功!有没有想过,回帝都啊?

傅风痕:回去干吗?

谢婉:难道你不想家吗?

傅风痕:当年家父被奸人所害,母亲气急重病离世!那还有家啊!

谢婉:既然如此,就好好当我的副将吧!

傅风痕:婉儿,难道要戎马一生,没有没想过嫁个如意郎君?

谢婉:我看你就个块木头!谁敢要我?你吗?

傅风痕:我......我!!

谢婉:好了,等击退白炎!再说。


崇宁七年六月,白炎第五次攻城!


白炎:难道天阑城没男人了吗?你一个女娃娃这仗怎么打?

谢婉:手下败将,还口出狂言!

白炎:小丫头,之前不过是看你年纪轻轻不忍心下手而已!

谢婉:要战便战,何须多言!

小梨(轻声):小姐,东门和南门不知从哪里来的难民,不断涌入!

谢婉:什么?不好!风痕,你带领一部分人,去东门和南门,看到行迹可疑的人,立即拿下!

傅风痕:是!

白炎:全体注意,准备攻城!


 

城破,灯灭,旗裂。那一夜,上弦月淹没于漫天血红。看她挡住敌军,眼中渐渐只剩一片血红;看天阑城池于一朝沦陷,百姓哭喊无门;看她红衣沐血,笑如昙花,利剑穿胸而过!

他记得她抓着自己,不顾手指和衣裳都被血浸湿,手指用力到泛白!


谢婉(受伤):活下去!不要死,风痕...风痕!就算我不在,也不许你死!


六岁父母双亡时她没哭,十三岁第一次上战场杀人时她没哭。十六岁领兵因为一个失误葬送十几个兄弟他也没哭。可是现在,她无法抑制害怕,控制不住眼泪


白炎:小丫头,我很敬佩你的父亲。如果你肯归顺与我,我就许你富贵荣华!

谢婉(倔强):呸,我谢家一门忠烈,岂能做了叛国之徒!

白炎(玩味):真倔强啊,不过给你点时间,好好考虑考虑!

谢婉(毅然):绝不!


十年后!城北阴林中!


傅风痕:知道嘛,婉儿!我做了天阑城的守夜人,你说你想看尽世a繁华!如今我只为你而活,从此用我的双眼,替你看这世界。

老道长(长叹):痴儿啊!尘归尘,土归土!斯人已逝,莫再执着!

傅风痕:你一个修道之人,怎么懂得!

老道长:贫道虽不懂,但这红尘浮华,明知无功,又何须徒劳!

傅风痕:十年前,城破一刻,她被俘于城楼上!我却什么也做不了!

老道长:可如今你又能做什么呢?

傅风痕:我......

老道长:何苦呢!随贫道上山去吧!


城楼,星辰,上弦月。远处山黛冷凝如铁。月光下她着白衣:黑发素颜,抱着一束紫堇。从城楼的青石长阶上一步一步走来,然后对他伸出手,宛然一笑。身后花开如雪

 


标签:三生阁  
上一篇:初遇风
下一篇:三生阁-情上三生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11 - 2018 人神魔中文网(www.RenShenMo.com) 版权所有

声明:本站所有资源均为网友分享,侵权立删。

扫黄打非举报电话:1239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中国扫黄打非网    网络举报APP下载

  皖公网安备34122102000284号  皖ICP备1201217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