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耽美剧本

【猫鼠】剑风华(第11章)

时间:2016-04-24 08:59:53   作者:留声不留名   来源:人神魔中文网   阅读:1293   评论:2
内容摘要:(改编自同名同人小说,原小说连载于lofter。三侠五义背景主写江湖,背景:白玉堂与少林高僧独处论道时高僧被杀,被众人发现全身染血与现场,钢刀为凶器插于被害者胸前,遂全死追捕,白拼杀出逃,被欧阳春一刀中伤后制服,囚于少林,左腿上十诫十恶箍。少林邀各派上山杀鼠,白玉堂出逃,力战各大门派,困于少林十三僧兵,展昭及时赶回,以一敌众救出白玉堂后二人跳崖躲避

(改编自同名同人小说,原小说连载于lofter,已获作者万里长空【萬里長空】授权)

(三侠五义背景主写江湖)

(背景:白玉堂与少林高僧独处论道时高僧被杀,被众人发现全身染血与现场,钢刀为凶器插于被害者胸前,遂全死追捕,白拼杀出逃,被欧阳春一刀中伤后制服,囚于少林,左腿上十诫十恶箍。少林邀各派上山杀鼠,白玉堂出逃,带伤力战各大门派,后困于少林十三僧兵,展昭及时从西夏赶回,以一敌众救出白玉堂后二人跳崖躲避。途中北侠欧阳春施以援手以十诫十恶环解箍,之后二人安顿,预备拔出带有十阴钩十阳钩的十诫十恶箍)

 

【展】耗子兒,我想給你把箍拆下來。

 

【白】在這?

 

【展】嗯,在這。

 

【白】在這就在這吧。(笑)橫豎我現在打不過你,只好任你宰割了。

 

 

【展】好。(布置)

 

 

【白】你一會拆得時候可別笨手笨腳,把爺弄得太疼,我怕我忍不住給你一刀的。

 

【展】(微叹)還有心思說笑?

 

【白】趁現在還能笑的時候多笑笑。(苦笑)怕是等等就笑不出來了。

 

(展准备动刀) 

 

【白】(嚥了嚥喉,突然抓住展昭的手臂)貓,我……有件事想跟你說——

 

【展】(愣,停顿)先打住吧……這種時候就別讓我分心了。(掩饰)怎麼,你怕啦?

 

【白】怎麼不怕?

 

(展昭动刀;白强忍喘息撞在展昭肩膀)

(展昭把刀尖對準箍上的暗扣機鎖,意示了那人一眼後,白玉堂也振了振神,本來扶著展昭肩膀的手,轉為掐著他那條圍巾,隨後點了點頭。開了鎖的卡楯只要輕輕一推,便可以牽動金箍底下的十條倒鉤,那鉤唤浛ㄈ氚子裉猛热庵袃商靸梢梗本來沿著金屬癒和的血肉在倒鉤收起時又在一次生生撕裂,本來以為早就對這箍麻痺了痛處,白玉堂還是差點沒能提口氣來,痛,實在太痛了。要是能叫他早就大嚎特嚎了,但只得蜷縮起除了左腿外的全身關節,收起每一根神經血脈,而要是一頭撞死能好過唬他絕不會猶豫。白玉堂撞上的卻只是展昭的肩膀。那人堅實的手將他箍緊,亦硬是壓制他全身的顫抖。

展昭不讓他動,直到白玉堂張口無聲的嘶喊漸漸變成喘息,他將下顎抵在對方濕汗發燙的額上,只盯著腿上的傷不去看他表情,怕是看了之後便下不去手了一樣)

 

(白气息减缓)

【展】(温柔轻放)耗子兒,我要把鉤挑出來了。(干净利落拔起金钩)

 

(白强忍剧痛,喘息,展再挑出两根)

 

(展昭的時間掐得很準,在白玉堂痛得要彈開前便狠狠的圈著他,將那要推拒自己的雙手也一併梏全往自己懷裡按,白玉堂疼得全身發僵他也是感覺到了,這一下那些黏在上頭的稠血皮肉隨著金鉤一併給扯了上來,吸附著鉤子直到那足有兩節指長的倒鉤完全拔出,就見他腿上一個小窟隴,皮翻肉綻滲著膿血,怵目驚心。有別於展昭黯光閃爍的肉疼眼色,下手依舊一點兒不留情,飛黄鹇溟g又是兩支黏著血肉的金鉤給挑了出來。)

 

 

【白】啊!死貓——別——(挣扎)媽的我不拆了……不拆了你給我鬆手混蛋放開你爺爺——

 

 

(展昭沒理他,刀起無回一鉤又起,這根卡得緊了些拉拔出來時,蝗夥蛛x的聲音竟然清晰可聞)

 

【白】我叫你住手死貓臭貓混蛋貓信不信我剁了你讓你碎屍萬段拼都拼不回來湯渣不剩一沫沫!!!」

 

(又两根)

 

【白】哇!爺說不拆了——說不拆了你還不放開我!死貓臭貓姓展的你凰懒丝次也粶缌四恪—(眼中噙泪,用腦袋狠狠的撞上展昭,悶沉一吭,尾音也轉成低重喘息)

 

【白】(意识渐消,喃喃)死貓你、你……(力气已尽)不鬧了…你就給我一劍痛快吧………

 

 (展昭頓了一下,卻又補上一刀)。

 

 

【白】(毫无戒备的被补刀)我操——展昭你還是殺了我吧……(微哽咽)我是說真的……早晚的…算我求…求你了——

 

【展】耗子——(然而又不能心软)再忍忍,馬上就——

 

【白】不、你……你聽我說——(摇头,艰难凑上展昭耳边)我之所以,帶這天殺的箍也要拼命…我是…在等你……爺我………不想死在那群…嘎雜子臭和尚手裡……我……

 

【展】你別說了。

 

【白】慧極老頭……確實是我殺的——

 

(展顿住)

 

【白】(缓慢)是啊,反正都要償命,我可不想死得太痛苦…這箍不拔了,你就拿上巨闕給我一劍痛快——(微微一扯嘴角笑)反正我也……沒落下什麼牽掛了——

 

 

 

【白】(内心)這一生得來這樣的結局,也不算太壞。

 

 

(展昭狠狠拥抱)

 

(中间这里各种动情啊摩挲啊啥的)

 

(白玉堂以為他可以就這樣忘記腿上的傷跟所有世間的繁雜,展昭卻手下一狠,直接把剩餘金箍拔了出來。)

 

 

 

 

 

 

 

---

 

 

【白】(内心)萬古長空,一朝風月(念)。是梦?

 

 

【展】才兩個眨眼就帶不住了,世上有你這樣心浮氣躁的麼b

 

(白翻身查看伤口)

 

【白】你說那金剛箍也算難得一見的精巧奇器,果真有兩把刷子,世上就只有爺我能試個水深,雖說滋味終身難忘,但還不是捱過去又得說嘴。

 

【白】還有,你趁我不備套上這啥東西?(晃手腕b我現在可是看到這些個佛門法寶就煩,展昭你存心埋汰我吧。 

 

【展】我人不在大宋可沒本事料得你這耗子兒就在中原拆大廟。(笑)這是菩提樹子,只生長於蒲甘國境,我這次疆漠之行偶見,覺得挺襯你,便要來了。(内心)本来还有两个甜瓜,不过……(b)

 

【白】等等,這又黑又鈍的樹子怎麼跟五爺我櫬了?!

 

【展】你看仔細點。(展昭只给他看)佛陀便是於菩提樹下悟道,藏傳佛門以此為聖物,這樹子可清神招安,明淨五內,而一串金鼠菩提子,保的又是外豐內修,怎麼不襯你這毛躁耗b?」

 

【白】你個賊貓。

 

【白】(啐了一句)得了,我就收下,還堵不堵得上你的貓嘴!

 

 

 

【展】你方才想跟我說什麼?

 

【白】什麼想跟你說什麼?!

 

【展】就是拔箍前你一付想交代後事的樣子,我現在洗耳恭聽就是。

 

【白】死貓你才交代!(咬牙)好啊,爺我要說的就是在融了你的破劍報仇之前是絕對不會死的!明白了嗎!

 

(展昭满意笑)

 

【白】展昭,我餓得要死了……」


标签:古风  武侠  猫鼠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11 - 2018 人神魔中文网(www.RenShenMo.com) 版权所有

声明:本站所有资源均为网友分享,侵权立删。

扫黄打非举报电话:1239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中国扫黄打非网    网络举报APP下载

  皖公网安备34122102000284号  皖ICP备1201217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