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公益)宝贝回家 (公益)宝贝回家贴吧 (公益)百度寻人贴吧 广播剧配音交流论坛 全站文字广告30/月
绝对侵占广播剧 约炮广播剧 R站中文广播剧网 360网址导航 花园布衣优质女装淘宝特卖 霖惜阁广播剧社作品
全站文字广告30/月 全站文字广告30/月 PIA戏教程 如何写好剧本 全站文字广告30/月 全站文字广告30/月
现代剧本
当前位置:首页 > PIA戏剧本 > 现代剧本

困城(不是我自己原创,是摘要哦)

时间:2016-4-29 19:46:37   作者:思泪无双   来源:人神魔中文网   阅读:1535   评论:0
内容摘要:人物表 姓名 性格声线介绍 Cv 主角(主役) 秦桑 御姐音,像其他小说一样,聪明美丽,温婉内敛,所有的话都憋在心里,外柔内刚,性情钢韧的女子。   易连恺 ...

人物表

姓名

性格声线介绍

Cv

主角(主役)

秦桑

御姐音,像其他小说一样,聪明美丽,温婉内敛,所有的话都憋在心里,外柔内刚,性情钢韧的女子。

 

易连恺

青年音偏攻音,玩世不恭的公子爷,内心却又极大的抱负。和

秦桑一起的时候,炸毛的情况比较多,为人也比较豪爽,能忍。

 

潘健迟

(郦望平)青年音,偏柔和,秦桑的初恋,间谍,在易连恺身边只是为了从他身上得到需要的东西,看似无情,实则并未忘情,隐忍而不发的温厚男子。

 

 

配角(协役)

高绍轩

青年音,偏受音,高家的公子,喜欢画画,一个活在象牙塔里的男人

 

吴奉华

青年音,偏受音,油嘴滑舌,经常和高绍轩在一起

 

宋副官

青年音,略猥琐,跟在易连恺身边

 

 

邓毓琳

御姐音,秦桑学生时代的好友,和秦桑一样聪明的一个女人,但是要比秦桑活泼

 

 

龙套

朱妈

絮叨点的大妈音

 

韩妈

小妈妈,软软糯糯,少年老成,少御音

 

丫头

怯生生的小丫头一个,清脆少女音

 

守备侍卫

正直青年音

 

警卫1

跋扈的汉子,声线偏女气

 

警卫2

新兵蛋子,声线青年偏厚一点

 

听差

青年音或青年叔音

 

管家

上了点年纪

 

仆人

青年音

 

 

第一幕:

【秋日,白天】

【朱妈在廊子上建好要,端着进了房间,秦桑看见了,微微皱了眉头】

朱妈:小姐,该喝药了。

秦桑:先放哪儿吧。

朱妈:小姐,这药我尝过了,一点也不苦,真的。

秦桑:(看了朱妈一眼,叹息)诶,端过来吧。

朱妈:诶,好。

【秦桑断过药碗,将要喝下,朱妈从旁边的桌子上端过来一盘蜜饯】

朱妈:小姐,吃个梅子去去嘴里的味道吧。

秦桑:嗯。

【朱妈将盘子放回桌子上,给秦桑把被子整了整】

朱妈:这天儿啊已经入了秋,也就转了凉,小姐也注意点,这病刚好点了,莫再加重了。

秦桑没事的,这两天感觉已经舒服多了,过不几日,就该大好了。

朱妈:诶,能大好就好。对了,今个儿就已经初四了,再过两天就快过节了,一家团圆的好日子,小姐……

秦桑:朱妈,你歇一会儿去吧,我也累了,要睡一会儿。

【朱妈抽出肋下的丝巾,开始抹眼泪】

朱妈:太太走的时候,我可是答允了太太,要照应好小姐。小姐就不算为自己着想,也想一想九泉之下的太太,太太要是知道小姐受的这些苦……可该怎么难受……

秦桑:(皱眉)朱妈.....

朱妈:(继续说)姑爷就是脾气大一点,心倒不见得怎么坏……若不是有人在背后挑三唆四,怎么会这样对小姐……

秦桑:(勉强笑道)朱妈,我才好一点,你又提这些话做甚?

朱妈:看我这个笨人,呸呸呸,咱不说这个了,咱说点别的,说点开心的。(微停顿)今天去抓药,小姐你猜我遇上谁了?(微停顿)我遇上邓小姐了。就是原来在学堂里,和小姐最要好的邓小姐啊!

秦桑:邓毓琳?

朱妈:对啊,就是那个邓小姐。邓小姐还认得我,跟我说了好一会儿的话,听说小姐你病了,还说要来看你……

【声音拉远,做回忆状】

【秦桑还记得,她家里发生变故的时候,邓毓琳不惜从家里偷钱出来给她】

邓毓琳:(急切)秦桑你走吧!到外国去,去投奔光明与自由!

秦桑:光明与自由.......陷在这泥淖一般的境地,我还有什么脸面再见到从前的朋友........

【朱妈的声音拉近】

朱妈.......(呼唤)小姐,小姐。(见秦桑回过神来,担忧的问)小姐你是不是累了?怎么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

秦桑:嗯,有点儿。

朱妈:那小姐就休息一下吧,我就在外面守着,有事儿,就叫我。

秦桑:嗯。

【朱妈帮秦桑整理了一下,盖好被子,就退出去了】

 

第二幕:

【秦桑的梦中】

【好多学生一起在广场上玩,秦桑一个人在教室里隔着玻璃看着她们,突然教室的门被打开了,邓毓琳从门里快步走了进来】

邓毓琳:小桑,你怎么还在这儿啊,走~一起下去玩去~

秦桑:可是我...,,,

邓毓琳:可是什么啊,走啦!这些东西,等回来收拾也行!

【邓毓琳拉着秦桑跑出教室,跑下了楼梯,跑到的广场上】

【广场上好多女学生在玩】

邓毓琳:小桑,来,你拿着这个。

【郦望平从不远处走过来】

郦望平:你看你们这帮女学生,举着个白旗,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对着谁在投降呢。

邓毓琳:去~就你想象力丰富。

郦望平:错,我只是不忍心看你带坏小桑。

邓毓琳:(打趣)哟~这就心疼了,得得得,赶紧还给你,我可不敢带坏你郦大少爷的人呢~

秦桑:(低下头,娇羞)毓琳,说什么呢。

邓毓琳:哈哈~小桑脸红了呢~

【笑声渐渐远去】

 

第三幕:

【白天,梦醒】

秦桑:怎么好端端的,又梦见以前的事情了...呵呵.....

【外面传来了声音,朱妈走了进来】

朱妈:小姐,外面门房通报,说有位邓小姐想见你呢。

【秦桑放下手中的东西】

秦桑:(短暂的叹息了一声)那就走吧。

【秦桑穿过走廊,和朱妈一起走到前厅】

朱妈:(很开心)邓小姐。

【邓毓琳转过头,看到了秦桑,立刻放下茶杯,站起来朝着秦桑走了过来,握住她的手,朱妈很识时务的退到了一边去】

邓毓琳:哎呀,秦桑你瘦了。

秦桑:(看着现在的邓毓琳,想着昨晚的梦,百味陈杂)毓琳.....

邓毓琳:(仿佛没听见)几年都不见,我有好多话跟你说呢。

秦桑:是么?坐下来说吧。

【两个人走过去做了下来】

邓毓琳:好几年都不见你了,你过的怎么样啊?

秦桑:还好,你呢?

邓毓琳:我么?我被我爸爸送出国,三个月前才刚回来呢,这不一回来,就在街上看见了朱妈,真是没想到.....

【两人谈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朱妈看着秦桑好不容易露出的笑容,开心的吩咐旁边的丫头】

朱妈:你去帮忙端点果碟点心什么的,这位邓小姐是小姐以前在学校时的好朋友,她们隔了这么多年,肯定有好多话要说呢。

丫头:诶,好。

朱妈:顺便换一壶茶来。

丫头:嗯。

【丫头走远】

【镜头拉回邓毓琳和秦桑】

邓毓琳:(正色,小声)秦桑,我此次来,是有一件事想要托你帮忙。

【秦桑自嘲的笑了一下,侧过头,看着邓毓琳面前的茶杯】

秦桑:(自嘲的笑)如今我和笼中鸟一样,又能帮得上你什么忙呢?

邓毓琳:除了你,这忙还真没别的人可以帮得上。

秦桑:这么看得起我?说说看。

邓毓琳:我姨妈家有个表哥因为跟人结怨,如今被冤枉成革命军的眼线,关在符远大牢里,不日就要审判了。

秦桑:你表哥被关在牢里?

邓毓琳:嗯,我那表哥是个公子哥,怎么会和革命军有勾结?就是因为去年他家里盘当铺的事情,跟人家结了怨,才被人诬陷。他从小在家里娇生惯养,压根没有吃过苦头。若是再在大牢里关几日,只怕我姨妈都要急疯了。我那姨妈从二十岁守寡,只得我表哥这一个儿子,若不是实在没有旁的法子,我也不会来麻烦你。

【秦桑看着旁边,沉默着】

邓毓琳:花多少钱都行,我姨妈就这么一根独苗,只要能把人保出来,哪怕是倾家荡产也愿意。

【邓毓琳紧张的看着秦桑,秦桑继续沉默】

秦桑:(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样的事情,我和你说句实话,希望实在渺茫。你郑重其事托了我,我本不应该推辞,只怕办不了,耽搁了你的正事。

邓毓琳拒绝了?这中间可是有什么为难的地方?

秦桑:他们家的规矩,我不便过问外头的事情。

邓毓琳:嗯...

秦桑:不过,你的表哥便如同我的表哥一样。无论如何,我定然试一试。成与不成,那便再说。

【邓毓琳惊喜的站了起来,握住秦桑的手】

邓毓琳:若是有为难的地方,千万别勉强。

秦桑:这世上的事情,总有为难的地方,总不至于为难,就不去办了。

邓毓琳:嗯,谢谢你,秦桑。

【转场】

 

第四幕:

【第二日,清晨,朱妈在房间里打扫】

秦桑:朱妈,你先别忙这些了,去收拾一下东西吧。

朱妈:收拾东西?小姐,这既不是初一,也不是十五的,你要去哪儿啊?

秦桑:你不是总劝我,退一步海阔天空么。

朱妈:我明白了小姐,我这就去收拾!

【放下东西,跑出去收拾,秦桑在房间里听到外面朱妈在和下面的丫头吩咐】

朱妈:快去叫辆车,小姐要去姑爷那里。

【秦桑看着外面的天空】

秦桑:易连恺,我们又要见面了.....中秋节....也快到了......

【继续收拾】

【转场】

 

第五幕:

【超老式的那种汽车行驶在路上,路还不怎么平坦】

守备侍卫:什么人?!停下!

【车子停了下来,车上下来一个人】

仆人:大胆,车里做的是我们三少奶奶。三少奶奶的车,你也敢拦!

守备侍卫:原来是三少奶奶,是小人有眼不识泰山了。(对着前方大吼)放行!

【前面的大门打开,人回到了车上,车子继续往前开】

【夜晚,山林里,突然一匹马冲了出来,马和马上的女子都受了惊吓,周围突然冲出来好多警卫,一片喧哗】

警卫1:哪个不长眼睛的,惊了我们的马,若是摔坏了人,你们担待得起吗?

警卫2:(惊讶)这不是家里的车子?

仆人:领头的是谁?少奶奶在车上呢!

【一时间静默,风吹过树林,稀稀落落的虫鸣声,一个人从后面走上前来】

宋副官:不知道是少奶奶来了,这帮人跟着公子爷疯惯了,少奶奶也知道公子爷的性子,就别怪他们了。

【秦桑从车上下来】

秦桑:是宋副官啊,兰坡在山上么?

宋副官这公子爷一连好几个月不曾回家,今天这位少奶奶找上山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正色)公子爷下午晌就到六月潭钓鱼去了,不过这会儿也应该回来了。

秦桑:那走吧。

宋副官:是。

【秦桑上车,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往山上的别墅走去】

【到了家,秦桑将外衣脱下来交给了旁边的丫头】

秦桑:你进去通报一声,告诉他我来了。

宋副官:少奶奶这话,叫标下都不晓得该怎样答。已经到家了,少奶奶何必还闹这样的虚文?

秦桑:(嘲笑的轻哼了一声)那就走吧。

【秦桑在宋副官的带领下,往前走,时不时的有人再喊少奶奶好,走到一扇门前,宋副官忙着帮她打开,走了两步,七八只狗冲下楼梯,对着她狂吠】

韩妈:(抓着秦桑,惊恐)少奶奶少奶奶.....

【那为首的恶犬不住的发出低沉的呜叫,其余的大狗皆垂着舌头呼呼喘气,露出雪白尖利的牙齿】

韩妈:(焦急,害怕)少奶奶别动!

【楼上有人懒洋洋打了个唿哨。那群恶狼似的大狗,却掉头轰隆隆就跑上楼梯去了。簇拥在主人身边,不停呵哈着喘气】

易连恺:你来干什么?

秦桑:(皱眉)我来不得吗?

易连恺:你跑到山上来算什么?我告诉你,你别想学着那些妇女会的人,动不动讲什么女权,妄图干涉我的行动,我们家没这样的规矩。

秦桑:我不是来干涉你行动的。快中秋节了,父亲那里,到底得过去交待一声。

易连恺:你这算什么?拿父亲压我?

【秦桑不做声,易连恺冷哼了一声,带着一群狗走下楼梯,从秦桑身边呼啸而过】

佣人:少奶奶还没用晚饭吧?要不要叫厨房再做?

秦桑:(轻叹息)那就要粥——送到房里来。

佣人:是。

【秦桑带着人上了楼】

 

第六幕:

【韩妈在收拾东西,厨房将饭菜送了上来】

韩妈:给我吧,我给少奶奶布菜就好了。

佣人:嗯,那劳烦了。

【韩妈让饭菜从食盒里拿出来,布放在桌子上】

韩妈:少奶奶,不冷不热正好吃了,回头凉了伤胃。

秦桑:嗯。

【吃了两口之后,放下筷子】

秦桑:去帮我准备一下,我累了,想休息了。

韩妈:诶,好。

【韩妈端着东西离开了,秦桑在收拾东西】

【转场】

 

第七幕:

【夜晚,虫鸣声,轻浅的脚步声,秦桑猛然惊醒,起身准备去拉台灯,一只手伸了过来】

易连恺:(冷笑,带着怒气)

秦桑不行,如果此时翻脸,明天便不能开口提放人了。

【易连恺突然把手收了回来】

易连恺:我知道没这么便宜——平常碰一碰你比登天还难,今天上山来,必然是为了什么事,你不说我也知道。

【秦桑不说话,开始扣睡衣的扣子,易连恺抓着她一下子将她扳过来】

易连恺:你说!到底为什么?你说!

秦桑:你别发酒疯了。

易连恺:我知道你巴不得我发疯。你更巴不得我死呢!

【沉默笼罩着他们,秦桑一直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易连恺】

易连恺:你看什么?

【秦桑还是不说话,易连恺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突然开始找拖鞋准备走】

易连恺娘的,老子的拖鞋呢!

【继续找,还是没找到】

易连恺:不对,我为什么要走。

【易连恺赌气似的跳上床,拉着秦桑就开始亲,秦桑挣扎了一下,没用也就随他去了】

 

第八幕:

【清晨,宋副官路过,看到听差的从房间里出来】

宋副官:这么早就起来了?

听差:早着呢,哪天不是晌午才起床?

宋副官:那你这是......

听差:都还没起来呢。

【宋副官转身下楼去了吸烟室,一片喧闹中看到了正在忙乎的韩妈】

宋副官:哟,今儿是什么风,把你给吹到这里来了。

【宋副官看见她没搭理他,有个听差的就走到她身后,用力的拽了一下她的头发,韩妈没防备的摔了个跟斗】

韩妈:没上没下的猴崽子,看回头我不告诉上边,揭了你们的皮。

宋副官:你们别欺负她啦,人家说不定是有正经事。

听差:上边都没起来呢,能有什么正经事。

韩妈:少爷是没起来,少奶奶可早就起来了,叫我安排车子呢,说是马上要到山上去。

听差:大清早的,哪有这时候出门上山的。再说少奶奶就算要到峰顶凉亭去,也必然是吃了午饭以后。

【铃突然响了,听差的看了看韩妈】

听差:还真是少奶奶房间里的,你快上去吧,想必你们少奶奶找你呢。

宋副官:我的帽子呢?

听差:少奶奶房里按铃,你着急献什么殷勤?

宋副官:你们晓得什么,那位爷昨天歇在那儿呢,指不定是他叫人。

【拿着帽子,就跑了】

 

第九幕:

【宋副官匆匆忙忙的上楼,看到房里几个女仆,拿着毛巾衣物之类的进进出出】

宋副官:(假装咳嗽了一声)

易连恺:进来。

【宋副官进去,看见易连恺坐在旁边,哼着昆曲】

易连恺:(高喊)好了没有?每次出门就教人等。

【没一会儿,秦桑从后面走了出来】

秦桑:自己半晌不肯起来,一起来又火急火燎的催。

易连恺:(问宋副官)车子准备好了没有?

宋副官:准备好了。

易连恺:那便走吧。

宋副官:是。

【几个人走了出去,上车,车发动,走人】

 

第十幕:

【一行人走在山上,看到了一个亭子】

易连恺:去把那个亭子收拾一下,今天午饭就在这儿吃吧。

宋副官:是。

【一行人走过去,坐下,开始布菜】

易连恺:怎么样?这个地方野餐,是不是有点像北欧的风景呢?

秦桑:嗯。

易连恺:当初结婚的时候,说要一起去北欧度蜜月,你不肯,现在陪我喝一杯,权当是宽慰我了吧。

秦桑:我不会喝酒。

【易连恺为秦桑倒酒】

易连恺:这是白葡萄酒,少喝点没事的,对身体好。

【秦桑喝了一口酒,脸红了】

易连恺:(看到秦桑红了脸,轻笑)这样就脸红了,简直和小孩子一样,吃点米酒都会醉了。

秦桑:还不是你叫我喝的。

【易连恺轻笑,秦桑往远处看去,江水东流,虫鸣鸟鸣,一片大好景色,却引得她思绪万千】

秦桑那灰蒙蒙的城郭,就是江左重镇昌邺了吧。诶,啊。

【易连恺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身走了过来,拉了一下她的耳坠】

易连恺:作什么要唉声叹气的?

秦桑:都在那儿呢,叫人看见。

易连恺:那么,把你的心思说出来我听听。

秦桑:我能有什么心思呢?你若肯对我和气一点,叫我少在父亲面前替你遮掩,也就罢了。

易连恺:一年到头也不过回老宅子里应个卯,看把你愁成那样!

秦桑:我正要和你商量呢,这次回去,总得给大哥大嫂,还有二哥二嫂买点儿东西,才算是节礼。

易连恺:老大倒也罢了,老二那里,要什么没有?凭这天下有的,他都已经有了咱们还操那份闲心作什么?

秦桑:我们别居在外,总不能空手回去呀。

易连恺:我知道了,原来你是在愁钱。放心吧,这点款子我替你想法子,你就别愁了。

秦桑:你以为我是和你要钱来了?

易连恺:我知道你不是和我要钱来了(凑近了在她耳畔低笑)你是想我了对不对?

秦桑:你有点正经样子行不行?

易连恺:我现在都很正经啊,是你自己心里不正经,才会觉得我不正经。

秦桑:(看了他一眼)那我跟你说正经事吧,我舅舅家的一个远房侄子,不晓得得罪了什么人,被人诬陷是革命党。这位表哥我虽然没有见过,但我知道这罪名是子虚乌有。麻烦你给找人关说关说,若能确定是误捕,就放了吧。

易连恺:这种事情我可不干,上次为了老王的外甥,我作保把人给弄出来了。结果不知道怎么让老二晓得了,在父亲面前告了我一状,说我干涉军务,这样的事我再不做了,没得让人忌惮。

秦桑:你既然觉得为难,那么我跟大嫂说去,也是一样。

易连恺:找那个只会背《女诫》《女训》,谨守着女子无才便是德,过门后十余年,直到如今每日仍旧是大襟裙子的旧式女人?亏你想得出来,她难道会有办法?

秦桑:长嫂如母,这样的事你又不管,叫我指望谁去?只好跟大嫂说说,烦她想想法子。

【易连恺一听,脸黑了下来,把酒杯往桌子上一个扔】

易连恺:哼!

秦桑:(笑道)算了,就当我没说过。

易连恺:(冷笑)我倒要瞧瞧,你到底想把谁捞出大牢,连这样的激将法都使出来。

【秦桑不在说话,只是看着山间景色】

易连恺:(冷笑,冷语)你巴巴的上山,也是为了这件事,对不对?

【秦桑转过头看着他,还没来得及开口,易连恺将桌子上所有的东西全部扫落到了地上,宋副官连忙跑了过来】

韩妈:哎呀!

易连恺:哼!走!

【易连恺带着宋副官气冲冲的走掉了,一边走一边听到宋副官在说什么,但是听不清】

韩妈:好好的,怎么突然又闹起来了?

【秦桑慢慢的站起来】

秦桑:回去吧。

【秦桑带着韩妈也回去了,走下山去,上了汽车,离开了】

 

第十一幕:

【距离那次之后也有几天了,易连恺一直没有来找过秦桑。秦桑在屋子里听到易连恺又带着一帮跟班出门去了】

韩妈:少奶奶不出门玩玩么?难得来一次。

【秦桑翻了一页书】

秦桑:不了,外面也没什么太大的意思。

韩妈:少奶奶总闷在家里也不好,到底来山上一趟,俗话说六月潭七月瀑,不到芝山不显福。您出去走走,散散心也好。

【秦桑放下书】

秦桑:那就去吧,你去准备一下吧。

韩妈:好。

【韩妈兴奋的出去了】

 

第十二幕:

【秦桑来到了一个瀑布前面,树林里能听到鸟鸣声,还有前面有两个人在用方言说话,秦桑靠近瀑布,准备往上爬】

高绍轩:当心脚下!

【秦桑抬起头,看着坐在石头上写生的人】

秦桑Thankyou~

高绍轩:(诧异)你是哪个学堂的?也是上山来写生的么?

秦桑画架?

高绍轩:这里的美景太令人沉迷了,我实在没办法画出来,所以就坐在这里看着,一看就看了几个钟头。(微停顿)你上来看看,从这上头看瀑布,角度完全不一样。

【高绍轩对着秦桑伸出手,秦桑借力爬了上来。从这里看瀑布,水花四溅,水雾映着日光,竟然隐隐有一条小小彩虹。随着水雾被风吹动,潋潋流动,说不出绮丽娇绚】

高绍轩:好看吧?

秦桑:好看。

高绍轩:其实这山里的好处,全在一个静字。可恨每到夏日,便人山人海,挤得几乎跟方家桥没有两样。

秦桑:你也是昌邺人?

高绍轩:我原籍符远。不过家搬到昌邺十年了。

秦桑符远?

高绍轩:你呢?你还在上学吧?

秦桑:已经不了。

高绍轩:那你是跟家里人一块儿上山来的?还是就住在这山里?

秦桑:你今天就在这里画画吗?

高绍轩:给你看。

【说着,把画架转了过来】

秦桑我虽然不懂画,但是能看得出,这人笔力不错。

高绍轩:中国的风景,其实还是用中国画的意境才能表现出来,油画虽然更立体,终究隔了一层。

【秦桑刚要说话,远处有人大喊】

吴奉华:绍轩!绍轩!

高绍轩:(转头大喊)我在哪儿呢!

吴奉华:你在哪儿呢!

高绍轩:瀑布这里!

【秦桑慢慢的离开了,吴奉华自己爬了上来】

吴奉华:你挑的这个地方好,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高绍轩:别乱说了,这里还有位陌生的密斯,看冒冒失失,吓着人家。

吴奉华:你尽会瞎扯,Miss在哪儿?我怎么没看到。

高绍轩:就是...诶?人呢?

【高绍轩急忙走到石边上,伸出脑袋去看,但是除了一片森林和瀑布以外,他没看到人了】

吴奉华:你到底在看什么呢?

【跟着跑过去看,但是也没看到什么】

高绍轩:我在看仙女。

吴奉华:(大笑)这山林里头,难道还真的有女神不成?

高绍轩:清雅如兰,明眸皓齿,不是女神是什么?

【吴奉华拍了拍他的肩】

吴奉华:你画画别画得走火入魔了,这山林里面如果有仙女,你不正好来一出‘遇仙记’?就怕这位仙女其实是‘仙人跳’,那就大大的不妙啦!

高绍轩:是不是仙女,我自己心里有数。

【回到石头上,不搭理吴奉华,心里只顾着在想秦桑】

 

第十三幕:

【高家别墅,吃饭的时候,高绍轩依旧无精打采,吴奉华吃玩这口饭,瞅了他一眼】

吴奉华:看来你是真的遇上仙女了,不过一面之缘,竟然害上了相思病。

【高绍轩哀叹了一声,夹了口菜,慢慢的吃着】

吴奉华:芝山才多大点地方,你既然能在瀑布边遇上仙女,总还能再遇上。

高绍轩:(叹息)诶

【没吃两口,高绍轩站起来】

高绍轩:我吃饱了,先回房了,你慢慢吃。

【说着走了,留下吴奉华叼着鸡腿,对着他的背影直摇头】

吴奉华:这还真是相思成痴了么....

【淡出】

 

第十四幕:

【吴奉华吃完,跑去房间找高绍轩,看到他在画画,凑近一看】

吴奉华:这就是你那天遇上的仙女?怪不得你要害相思病,果然是位绝代佳人。

高绍轩:(叹息)芝山这么大,我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吴奉华:你竟然连她的名字都没问,亏你还害相思病。

高绍轩:(看着画像,怅然)那天她穿了件细布衣裳,一样首饰都没戴,瞧上去像个女学生,或者是山里人家的女孩子,在山下学堂里读书。

吴奉华: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微停顿)如果真要是个女学生,那就好办了,我保管把她给寻出来。

高绍轩:这山里零零星星,只怕也有一千多户人家,你有什么法子找人?

吴奉华:(嘿嘿一笑)亏你是督军家的大少爷,要想找个人出来,还不易如反掌。

高绍轩:(不悦)仗势欺人的事情,我是绝不作的,也不许旁人作。

吴奉华:这点小事,何以说到仗势欺人?我的主意你先听听好,若是你觉得不好使,咱们再商量不迟。

高绍轩:说来听听。

【吴奉华在说他的主意,高绍轩听着,半响,高绍轩一拍手】

高绍轩:(拍手)好!就这么办!管家——

管家:少爷,有什么吩咐?

高绍轩:你现在马上去.......

【声音淡出,转场】

 

第十五幕:

【易连恺的别墅,宋副官拿了张帖子从远处跑了过来,老远就在叫】

宋副官:公子爷,公子爷——

易连恺:(不悦)慌慌张张的做什么,站稳了好好说。

宋副官:是!报告少爷,这是高家送来的请柬。

【易连恺从他手里接过去,打开】

易连恺高家要举办舞会?

宋副官:少爷,咱去不去啊?

易连恺:当然去,你去帮我准备点礼物,送给高少爷。

宋副官:是!

【宋副官跑走,淡出,转场】

 

第十六幕:

【舞会开始之前,高绍轩一直没精打采的,吴奉华应付完宾客,走到他的旁边】

吴奉华:我说绍轩,今天来的人,可都是相着令尊的面子。何况易巡阅使的公子也要来,你这个当主人的,可不能愁眉苦脸的。

高绍轩:(继续愁眉苦脸的叹了一声)诶,我.....

【突然肩膀被拍了一下,高绍轩回头】

吴奉华:(惊讶)易少爷。

易连恺:(对吴奉华)嗯。(对高绍轩)好阵子没看到你了,上次见着还是在府上。

高绍轩:(轻笑)是啊。

易连恺:我有一件私事,本想拜托令尊,可是左思右想,不太敢向令尊开口。

【勾着高绍轩的肩膀,往旁边走了两步,压低了声音】

易连恺:(低声)我老子这阵子正恼我,此事若是让他晓得了,只怕有大大的麻烦。所以我想请托高公子,不晓得是否方便。

高绍轩:公子爷这话就太见外了,有什么吩咐,绍轩定当效劳。

易连恺:(笑了下)吩咐不敢当……说来惭愧,我的一位旧同学,姓潘,叫潘健迟。被押在符远牢里。家里哭哭啼啼托人求到我名下,可是你也是知道的,这种事我实在不方便出面,我想着如果令尊能跟符远那边打个招呼,作个取保,家父必然疑心不到我身上。

高绍轩:我道是什么呢,请公子爷放心,此事绍轩当竭力而为,务必替公子爷办得周全。

【易连恺笑着拍着他的肩膀】

易连恺:多谢多谢。

【舞会继续,片刻之后淡出,转场】

 

第十七幕:

【几日之后,潘健迟被送到了高家别墅】

吴奉华:绍轩,人到了,你出来接应一下吧。

高绍轩:等我一下,我这就去。

【高绍轩放下手中的笔,起身跟着吴奉华一起出去了】

高绍轩这个人,相貌清秀,文质彬彬,不像是纨绔子弟,倒仿佛是个学生模样,没想到易连恺也会认识这样的人。

【高绍轩和他依照西方礼仪,握了握手】

高绍轩:潘少爷受委屈了,我这就带你去见易公子。

潘健迟:多谢(微停顿)只是,我这幅样子只怕会吓着易公子,还是过些日子再去拜望吧。

高绍轩:此事是易公子亲自嘱托了我,我不便擅专。咱们还是先去见见易公子吧,他见你平安无事,一定才会放心。

潘健迟:有劳了。

【两个人走出门,上了车,去了易连恺的别墅】

 

第十八幕:

【汽车缓缓的驶了过来,听差的老远就认出来,帮高绍轩打开车门】

听差:高少爷是来找我们公子爷的吧,不过您来的真不巧,我们家公子爷一早就出去了。

【高绍轩还没来得及答话,后面就上来了一辆汽车,车停了下来,秦桑从车上下来。】

高绍轩:(欣喜)是她!

听差:(开心)少奶奶回来了。少奶奶,这位高督军家的大少爷,是来拜访公子爷的,公子爷还没回来呢。

【晴天霹雳,高绍轩被炸糊了】

高绍轩她是...她是....她竟然是....易连恺的夫人.....

【秦桑也被炸糊了,她紧紧的握着衣角,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人】

秦桑怎么会是他,怎么能是他....

【高绍轩看到秦桑这样的失态,心下以为她对自己也有那种感情】

高绍轩她见到我如此失态,难道对我也有另一重意思?不行!不能再这样胡思乱想了!这里那么多下人,如果叫人看出什么来,岂不是一场弥天大祸?我自己倒也罢了,她是个女子,万一清誉有碍,这般连累了她,那我岂不是死不足惜?

【思绪定,高绍轩躬身行礼】

高绍轩:少夫人!

秦桑:(回魂,勉强)高少爷客气了。

高绍轩:不知道公子爷什么时候回来?

秦桑:要不请高少爷先到家里坐一会儿吧,兰坡不定什么时候才回来呢。

高绍轩:那麻烦了少夫人了。

听差:高少爷这边请。

【几个人一起走进了别墅】

 

第十九幕:

【佣人上来到了茶,下去,秦桑和高绍轩分别坐在主、客位上】

秦桑:高少爷请喝茶。(微停顿)上次不知道是高少爷,多有冒昧。

【高绍轩心头一跳】

高绍轩:彼时绍轩也不知少夫人您的身份,请夫人多多原谅。

秦桑:高少爷。

高绍轩:夫人有话请讲。

秦桑:不知道高少爷此番来,所为是公务还是私事。如果不便说与我知道,要不就在这里吃过饭再走吧,因为兰坡他恐怕要到下午才会回来。

高绍轩:(苦笑一声)我一介学生,哪里有什么公事?只是公子爷嘱托我办一件小事,眼下已经有了结果,所以特意过来。(微停顿)如果方便,就请夫人转告公子爷,就说潘少爷已经被释放,请公子爷放心吧。

【直到这时,高绍轩才想起来潘健迟,站起来为秦桑引荐他,潘健迟也随着他一起站起来】

高绍轩:(对秦桑)这位便是潘少爷,是公子爷的中学同学。(对潘健迟)这位就是易公子的夫人,不知道你见过没有。

潘健迟:多谢夫人。

高绍轩:时候不早了,绍轩在此打扰夫人多时,也该回去了。

秦桑不行,如果易连恺万一回来,见着这个他,说不定会看出什么破绽来。眼下当务之急,是绝不能让易连恺见着。

【秦桑也站了起来】

秦桑:高少爷辛苦了,刚刚有山农刚送来的时鲜,山中也没什么好吃的,如果高少爷不嫌弃,还是在这里用过饭再走吧。不然让兰坡知道,一定会怪我招呼不周。

高绍轩:那么我们恭敬不如从命吧。

秦桑:请二位稍等,我去吩咐一下佣人。

【秦桑自顾自的走过去,高跟鞋踩在柔软的地毯上】

秦桑:韩妈~今天中午.....

【淡出,转场】

 

第二十幕:

【晚上,秦桑一个人在房间里,伏在床上,混混沉沉的,窗外下着雨,仿佛又回到了她的学生时代,大株的梧桐树,掩映着西式的旧楼。幽深阴暗的树影】

郦望平:秦桑,跟我走吧。我们一起到外洋去。

秦桑:不.......我不能.......

【梦里秦桑哭了,哭着哭着就醒了过来,窗外下起了雨,正准备起身关窗的时候,楼下传来了汽笛声,一辆车开了进来】

秦桑这么晚了,一定是易连恺回来了。

【秦桑赶紧跑进浴室,打开水龙头冲洗脸上的泪痕】

秦桑:不行,还是红的,怎么办....算了,睡衣

【秦桑急匆匆的换上睡衣,跑进浴室,门外传来了易连恺上楼的脚步声,秦桑连忙打开了浴缸的水龙头,房门被打开了】

易连恺:秦桑?

秦桑:你别进来,我在洗澡、

易连恺:你把门开开,我也正想洗个澡,咱们一块儿吧。

秦桑:不行。

易连恺:(笑道)那好罢,我先去拿衣服,等你洗完出来,我再洗。

【门突然被打开了,易连恺抱起秦桑扔进浴缸里】

易连恺:咱们还是一块儿洗吧。

 

第二十一幕:

【客厅里,易连恺在和高绍轩和潘健迟聊天,秦桑下来了】

易连恺:秦桑,来,见见高少爷还有潘先生。

【秦桑走下楼去】

秦桑:昨天高少爷就带潘先生来过,偏巧你不在家。

易连恺:是么?今天天气真不错,咱们出去打猎吧!秦桑也去,你们不知道,我的这位太太,当初我教她骑马,可费了老大的劲了,不过架式还是不错,枪法也是我教的,就是十有九不中。

秦桑:消停些吧,山里本来清清静静的,你又闹得鸡犬不宁。

易连恺:玩玩而己,怕什么。副官,去备马!

宋副官:少爷,夫人没有马在这里,将标下的马给夫人用吧,那匹马最是温驯。

易连恺:你的马给我,把我的给她用。

宋副官:是!

【宋副官跑走了】

易连恺:走,咱们打猎去。

【几个人一起说笑着起身离开了】

【转场】

 

第二十二幕:

【猎场,易连恺一连打了不少猎物,骑马跑到高绍轩身边】

易连恺:绍轩,你怎么一枪不发?

高绍轩:我素来不喜欢这种事,今天不过陪着公子爷出来逛逛罢了。

易连恺:你倒爽快,和令尊一样不会假惺惺的说假话。

高绍轩:公子爷快人快语。

易连恺:(大笑)那我可要先走了,林子里的东西,大着呢,和这些,没法比。

【说着易连恺扔下手中的猎物,骑马跑了】

【秦桑看着易连恺跑远了,驾马来到潘健迟身边,】

秦桑:(低声)为什么不走?

【潘健迟只是架马,并不说话,高绍轩赶了上来】

秦桑:高少爷的骑术真不错,是跟高督军学的么?

高绍轩:不是,是在国外的时候跟朋友闹着玩,学会的。

秦桑:是么、

【突然一声马嘶,紧接着喧哗声大起,好些人失声惊呼,易连恺的马受了惊吓,往这边冲过来,眼看就要撞到秦桑和高绍轩了,潘健迟架马冲了过去,一番折腾,稳住了易连恺的马】

宋副官:公子爷伤着哪里了?(微停顿)潘先生,快放手吧。快去拿伤药来!

【秦桑也架马过来了】

易连恺:吓着了?

宋副官:这畜牲,看我今天毙了你!

【说着掏出手枪对准马就准备打,‘碰’的一枪却打到了天上】

宋副官:公子爷?

易连恺:把鞍子卸了。

听差:是

【听差走到惊马旁,也不及解绳子,抽出小刀割开,将整个马鞍卸了下来。易连恺仍旧立在当地不动,瞧了马鞍两眼,便走上前去,用足尖将那马鞍拨动翻了个儿】

易连恺:把里层割开。

听差:是

【割开里层】

听差:(倒吸一口凉气)针?

易连恺: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宋副官猛的跪在地上】

宋副官:公子爷……我……我……这事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易连恺:马是你的,鞍子也是你的。你倒是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宋副官:公子爷……我真的不知道……

易连恺:你成日跟在我身边,我待你也不薄,为什么做出这样的事来?

宋副官:公子爷,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易连恺:既然你什么都不知道,留着你有什么?来人!绑在汽车后头,什么时候拖死了,什么时候解下来!

高绍轩:公子爷!

秦桑:兰坡!

【易连恺轻轻的转头看着秦桑】

秦桑:兰坡,你听我说句话行不行?毕竟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不查个清楚明白,怎么能随意处置。

易连恺:妇人之见!

秦桑:兰坡!你这是草菅人命!

易连恺:我今天就是草菅人命,三从四德,女训女诫,哪一条轮得到你来多嘴?

高绍轩:公子爷,此人虽然可恶,看在他曾侍从公子爷多年,还是审问明白再做处置吧。

易连恺:高少爷说的是。还用我再说一遍?

【侍卫上前,把人捆了起来】

易连恺:叫他们把汽车开上来,接我们回去。

听差:是!

【车子开过来了,几个人,回去】

 

第二十三幕:

【车子开会了家里,几个人一起走进了别墅】

易连恺:对了,让厨房今天晚上多做几个菜,有客人。

听差:是。

【听差离开了】

秦桑:兰坡,我先上去了。

易连恺:去吧。高少爷,潘先生,这边坐

【秦桑也上去了,几个人坐下来,有佣人过来倒水】

易连恺:今天真是多亏了潘先生的好身手,不知道潘先生师承何人?

潘健迟:潘某毕业于东洋陆军士官学校,在学校里学过些擒拿小术,没料到今天派上了用场。

高绍轩:咦?这个学堂我知道,在东洋非常有名,号称东洋的将军摇篮。不想去年以全校第一名毕业的,却偏偏是个中国留学生,闹得东洋人好生没有面子,我当时听家父说起,老人家还伸出大拇指夸了一声好,说这个学生,真替中国人争气。

潘健迟:高少爷缪赞了,那个中国学生,不过尽他自己的本份。中国人本来就不输于东洋人,考个第一名也不算什么。

高绍轩:潘先生言下之意,似乎对此颇不以为然,不知潘先生毕业的时候,考绩名列第几?

潘健迟:那个第一名,就是潘某。

易连恺:原来高督军曾经夸赞的那个学生就是你呀!怎么不早说?来来!咱们今天晚上一定要痛痛快快地喝酒,以来给你压压惊,而来多谢你今日救了我,咱们不醉不归!

【三个人又聊了一会儿,厨房做好饭了】

易连恺:来,咱们边吃边聊。去叫少奶奶。

【三个人入座,韩妈从楼上下来】

韩妈:少奶奶头痛,说不想吃晚饭了。

易连恺:她不吃,咱们自己吃,去开一坛酒,今晚我要和两位朋友不醉不归!

【佣人很快就上了就,易连恺打开,每人到了一杯,三个人一边聊天一边喝,渐渐的高绍轩不堪重负,倒在了桌子上】

易连恺:来人,叫车夫送高少爷回去,好生看护着。

听差:是。

【几个人将高绍轩带走,放上车,开车走了】

易连恺:来,潘先生,为你给我们中国人大涨面子,我们干一杯!

【碰杯,放杯】

潘健迟:公子爷,实不相瞒,在下今天晚上是舍命陪君子,如果再喝,在下只怕就要和高公子一般,要麻烦公子爷的侍从将我抬出去了。

易连恺:好罢,你手上还有伤,我就不勉强你了。(对佣人)来人,把这些撤了吧,换点清凉点的上来。

佣人:是。

【佣人上来吧东西撤了】

潘健迟:今日有一句话,潘某借着酒盖脸,想说出来,就是犹豫不决,不知当将不当将。

易连恺:今日你可是救了我的命,还有什么不当讲的?”

潘健迟:潘某大胆,劝公子爷一句,今晚立时把那宋副官杀了,明日只说他是畏罪自杀,赏他家人几个钱了事。

【易连恺吃了一惊,慢慢的站了起来,给自己倒了杯茶】

易连恺:潘先生喝醉了吧?

潘健迟:公子爷此计本是滴水不漏,想必易连慎日后即使是知道了,亦无可奈何。堂堂高督军家的少爷当时正陪着公子爷,乃是绝好的人证,证明宋副官确实心存不轨,暗算公子爷。可是如果公子爷一时心软留下宋副官这条性命,咦易连慎 的精明厉害,将来未必不借势翻盘。

【易连恺缓缓的坐了回去】

易连恺:你说的这些话,我一句也听不懂。我和老二虽然有些龌龊,但毕竟是同胞手足,你不用在这里挑拨我们兄弟。我只当你喝醉了,这样的胡话,下次可不要再说了

潘健迟:我不过是个外人,公子爷不信我是应当的。只是提醒公子爷一句,少夫人心慈手软,今日求情不成,明日保不齐就会想法子央求将那宋副官放了。公子爷含辛茹苦熬到今时今日,大好前程.....更有三千里江山如画........(轻笑)可莫被一个妇人耽误了。

【易连恺沉默的喝了一口茶】

潘健迟:该说的,不该说的,我已经都说完了,公子爷如若要杀人灭口,此时便给我一枪吧。

【一阵沉默,淡出】

【第一期完】

 



标签:民国 
评论是一种美德,
回帖是一种礼貌,
这里欢迎你有感而发。
人神魔中文网 邀请你收藏和分享: http://www.renshenmo.com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11 - 2016  人神魔中文网(www.RenShenMo.com) 版权所有

声明:本站所有资源均为网友分享,侵权立删。

 

皖ICP备12012172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