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公益)宝贝回家 (公益)宝贝回家贴吧 (公益)百度寻人贴吧 广播剧配音交流论坛 全站文字广告30/月
绝对侵占广播剧 约炮广播剧 R站中文广播剧网 360网址导航 花园布衣优质女装淘宝特卖 霖惜阁广播剧社作品
全站文字广告30/月 全站文字广告30/月 PIA戏教程 如何写好剧本 全站文字广告30/月 全站文字广告30/月
古风剧本
当前位置:首页 > PIA戏剧本 > 古风剧本

古风BG广播剧《桑歌》全一期正剧剧本

时间:2016-5-5 21:40:51   作者:独孤柒神   来源:人神魔中文网   阅读:3266   评论:0
内容摘要:正剧收听:http://radio.renshenmo.com/read-64.html 【后期提示】  (CV提示)  第一幕出场人物:齐王,桑歌,安子雾【起沉重略阴森的BGM1】【随BGM起妇孺的哭声,不时有风...

正剧收听:http://radio.renshenmo.com/read-64.html

 

【后期提示】  CV提示)

 

 

第一幕

出场人物:齐王桑歌安子雾

【起沉重略阴森的BGM1

【随BGM起妇孺的哭声,不时有风声,两个脚步声走近,其中一个略踉跄,站住,拔剑声】

齐王:(厉声)长夜侯安子雾!朕命你速速出来,(阴冷的)听说你和夫人的感情深厚到可以生死相随,那么晚一分我便剜你夫人一只眼睛,晚一刻我便将她削为“人彘”,再晚些,就等着黄泉下面叙旧吧!

【齐王推一把桑歌,衣料摩擦即踉跄的脚步声,桑歌闷哼一声】

桑歌:闷哼一声

【马蹄声缓缓走近,安子雾在城墙下,此处及以下所有安子雾说话及马蹄声做成距离较远的效果】

齐王:长夜侯,你若愿退军,朕可饶过你夫人,并不计前嫌,继续让你入朝为官,效忠我大齐!还有这众多将士的家眷,朕也会一并放了!否则,朕把她们一个个从这城墙上扔下去!

【妇孺哭声变大】

桑歌:(自言自语的低声说)感情深厚到生死相随吗?(轻笑一声)【内心混响】安子雾,你要这万里河山,只差这最后一步,就让我来助你最后一次吧。(高声)召帝在位期间,天灾不断,其不思如何安抚天下百姓,反而任用贪 官污吏,搜刮民脂民膏,致使民不聊生。

齐王:(大怒)闭嘴!

【妇孺们哭声渐小】

桑歌:夫君在外日夜行军劳累,为护卫家国百姓,留血汗,拼性命,走到如今地步多么不易!我辈女子,虽不能替丈夫上战场、除暴君,也断不能做了他们的拖累!

【妇孺们哭声随桑歌说话渐隐】

桑歌:暴君……(被打断)

安子雾:【打断上一句】(大怒)闭嘴!

【略顿一下】

桑歌:(轻声,温柔)子雾。。(高声)而今长夜侯替天行道,除暴君,清天下。十万大军压境,召帝齐王大势已去,何须惧怕!

齐王:(怒吼)我让你闭嘴!!!

【齐王说话同时剑插入桑歌身体,同时起桑歌的痛哼】

桑歌:(剑刺伤后的痛哼)唔。。

安子雾:(大吼)不!!!(咬牙切齿)你若胆敢再伤她……

齐王:(大笑,略疯癫)长夜侯既然要夺朕江山,那朕便让他要也要得不痛快!

【剑再刺入桑歌体内】

桑歌:(更痛苦的闷哼)唔。。

安子雾:(痛苦的)桑歌!!!

【安子雾大吼同时马蹄声向前快走几步,桑歌大喊同时马蹄声停】

桑歌:(嘶声大喊)长夜侯,除暴君以安天下,桑歌得以为侯君之妻,此生无憾,绝无悔意!

【桑歌撞向齐王,两人踉跄几步摔下城墙,衣料翻飞的风声,齐王喊声,摔在地上的声音】

齐王:(摔下墙的惊慌失措,恐惧)啊!!!

【随摔在地上的音效收BGM1

【留白3S左右】

安子雾:(痛苦,凄厉)桑歌!!!

【随着安子雾的大喊起悲伤的BGM2

【过约5S左右接桑歌的话】

桑歌:【独白混响】(轻柔,不舍)子雾,你在这里,我怎么舍得离去。

【收BGM2

 

 

第二幕

出场人物:护卫一安子雾,小贩,桑歌护卫二

【七夕,热闹的大街上】

护卫一:前面人多杂乱,容易出事,要不就此回宫吧?

安子雾:(淡淡的)再往前走走吧。

【一个略快的脚步声】

护卫一:【渐远】哎,您走慢点,这样容易走散,爷!!

【脚步声淡出,环境音效淡出淡入】

【一个脚步声走近,走几步停下】

安子雾:这个花灯多少钱?

小贩:那个带鬼脸的稍微贵点,得十文铜钱。

安子雾:哦,给你。

【安子雾付钱时的衣料摩擦声,铜钱碰撞的声音,小贩接过的衣料摩擦声】

小贩:好嘞!您的花灯,拿好!

【衣料摩擦】

【安子雾走几步,停下,有微微水流声,安子雾弯腰放花灯,衣料摩擦及水声】

安子雾:(轻声)桑歌,你看,我为你放了个花灯

【渐起略忧伤的BGM3

【环境音效音量略减小,以下为回忆,加回忆混响】

桑歌:安子雾,我为你放了一盏花灯。

安子雾:(漫不经心)有劳夫人。

桑歌:(温柔)你总在人前做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可是我知你心比天高,绝不想仅仅只做一个闲散侯爷。总有一天你会离开这迷蒙江南的长夜侯府。(顿一下)在我的家乡,灯与等谐音,取等待守候的意思。桑歌此生做了你的妻子,你对我是真情也好假意也好,我都是你的妻子。若是有一天,你离开了。我定会等你,纵然是耗尽此生。

【略顿一下】

安子雾:(淡淡的)那就等着吧。

【回忆结束,环境音效音量增至与之前相同】

【收BGM3

安子雾:(苦涩)桑歌,我让你等了一辈子,最终,还是没有等到我。

【放烟花音效】

桑歌:(温柔)没关系,我还在等你。

【起凄美,略激烈的BGM4

安子雾:(不可置信,带着狂喜)桑歌?!

【踩进水里走两步】

安子雾:(激动)桑歌,是你吗?!

【安子雾淌入河中向前快走】

护卫一:【隐隐约约传来】在那儿!爷在那儿!!

护卫二:爷!小心!

桑歌:(轻柔,带着酸涩)子雾。

【安子雾脚下一滑,摔入河中】

安子雾:(摔倒时的惊呼)啊!

桑歌:小心!!

护卫一:爷!!!

护卫二:快走!!

【护卫们跳下水游过来】

安子雾:【在水中便挣扎边说】(呛水的咳嗽)咳咳咳,桑歌!咳咳,桑歌!!桑歌!!!

【水声,环境音效等音量减小】

安子雾:(失神的)桑歌,我为你放了一盏花灯。

桑歌:【独白混响】(带一点哭腔)我知道,我知道

【一切淡出】

 

第三幕

出场人物:安子雾南越王大臣一大臣二苏儿太监一

【皇宫】

【起欢快的中国古典BGM5

【中秋宴席,略嘈杂的脚步声,谈话声,酒杯碰撞声,安子雾说话时渐隐】

安子雾:南越王此次前来,恰赶上中秋佳节,便也先把政事放一放,好好欣赏欣赏中原的歌舞。

南越王:说起歌舞,小女正有一舞欲献于皇上。

安子雾:(淡淡的笑意)朕听闻南越公主容貌无双,却从不知公主竟然还善舞。这倒要好好瞧瞧了。

南越王:(得意的)哈哈!承蒙皇上缪奖,苏儿!

【轻盈的脚步声走近,同时隐隐有大臣们的感叹声】

大臣A:(赞叹)南越公主果然绝色。

大臣B:(赞叹)是啊是啊!

【脚步声停】

苏儿:苏儿献丑了。

【收BGM5

【起柔和的古风音乐,跳舞时的衣料摩擦,约10S后起苏儿摔倒,倒地时的衣料摩擦,同时音乐停,紧跟苏儿的惊呼】

苏儿:(摔倒时的惊呼)啊!【站起身】(不知所措)苏儿苏儿

南越王:(赶忙)小女不济,让皇上见笑了!

安子雾:无妨,快回座歇着吧。

苏儿:(柔弱的)谢皇上。

【苏儿走回去】

南越王:小王听闻皇上立国以来尚未纳妃,而国家社稷却断然不能没个女主子

安子雾:【打断】(淡淡的)南越王可知朕的皇后?

南越王:先皇后舍生为国,乃是当今一奇女子,小王自然知道。

安子雾:建国以来,朕思念皇后,每日皆辗转多时方能入睡。若公主入了后宫,恐怕是会委屈了公主。

南越王:苏儿,你可觉得委屈?

苏儿:苏儿苏儿不觉得委屈。

安子雾:(冷冷的)可朕怕委屈了皇后。

南越王:(不敢置信)你!!

安子雾:这龙椅是以皇后的命换来的,朕坐在这龙椅上的每一天皆是皇后的恩情。只要皇帝是安子雾,皇后便是桑歌。谁若要入后宫,依着皇家规矩,先去问问皇后是否同意吧。

南越王:(怒)哼!

【南越王起身,其他侍从跟着一起走远】

安子雾:今日的宴席便到这里了,都退下吧。

大臣一、大臣二:是。【后期可以用变调多做几个音色以体现“众大臣”】

【杂乱的脚步声走远】

【起忧伤的BGM6

太监一:皇上,晚上天凉,您也回去歇着吧。

安子雾:那南越公主美么?

太监一:【跪下】(慌张)皇皇上

安子雾:(轻叹)是极美,不过却不及她万一。她有自己的骄傲倔强,断然不会做那般怯懦柔弱的模样。

【一切渐隐】

 

 

第四幕

出场人物:太监一安子雾

【寝宫】

【太监走近,放下一杯茶】

太监一:皇上,您已经好几日没有好好歇息了,政事固然要紧,但您的身体更重要啊!

安子雾:(疲倦的)无妨。(顿一下,叹口气)朕出去走走,不用跟着了。

太监一:(犹豫)这这么晚了,外面还下着雪

【太监话所到一半时安子雾站起来,走出去】

【洬录阁】

【推较沉重木门的声音,脚步声走几步】

【起忧伤凄凉的BGM7

安子雾:(喃喃自语)这里么?那些日子里,你就是被关在这里么?

【走几步,坐下】

安子雾:(喃喃自语)桑歌。(顿一下)你可曾也这样唤过我?(略颤抖)每次得胜,必定伴随着你受苦的消息。齐王确实做到了,每次上战场,我先想到的不是胜利后的成果,而是你又会承受怎样的痛苦。(苦笑)可是哪里来的退路。战火已起,继续,尚有一丝希望,而若放弃,却是一丝希望也没了。(痛苦)桑歌,你却倔得连让我救你的机会都不给我。

【躺下】

安子雾:(喃喃的)桑歌桑歌

【收BGM7

 

 

第五幕

出场人物:安子雾桑歌太监一

【清晨】

【起安静柔和的BGM8

【翻身时的衣料摩擦声】

安子雾:(刚睡醒的迷蒙)桑歌。

桑歌:嗯。

安子雾:【立刻坐起来】桑歌!

桑歌:我在。

安子雾:今年七夕,我为你放过花灯。

桑歌:(带着笑意)我看见了。

【顿一下】

安子雾:桑歌,带我走吧。

桑歌:轻声叹气。

安子雾:(微微慌乱)你可是还在气我将你独自留在京城?你可是还记恨我没有早些来救你?那日城楼之上我(被打断)

【开门音效,打断安子雾的话,BGM8随开门音效收,稍轻的玻璃破碎音效*

安子雾:(慌乱)桑歌!!不准走!!

【安子雾说话同时起向前扑时的衣料摩擦声】

安子雾:别走

桑歌:【独白混响】(轻叹)子雾,这又是何苦呢。

【一个略凌乱的脚步声走近】

太监一:(害怕的)皇上……该早朝了。

【起阴沉的BGM9

安子雾:(带着杀气)方才,是你开的门?

【太监跪下】

太监一:(害怕的)皇上皇上饶命啊!

安子雾:(冷冷的)是不是你?

【略顿一会儿】

太监一:(绝望的)是……是奴才。

【安子雾起身,往外走几步】

安子雾:(冷冷的)凌迟。

【快速收BGM9

 

 

第六幕

出场人物:安子雾侍卫二太子

【淡淡的略忧伤的过场音】

【寝宫】

【安子雾看书,翻书页音效,翻几下后咳嗽】

安子雾:咳咳咳。

【安子雾咳嗽同时有脚步声走近】

侍卫二:(轻声)皇上,太子来了。

安子雾:(虚弱的)恩。

【太子走近】

太子:皇叔父,身体可有好些?

安子雾:(轻叹)还不就这样,政事如何?

太子:一切都还安好。昊儿此次来,是有个好消息要告诉叔父。

安子雾:哦?什么好消息?

太子:您不是一直在找术士招永义皇后之魂,恰好前不久,尚书郎萧逸在京城郊外踏春时,碰见了太虚真人!萧逸便将真人邀入府中做客。此人乃是玄学宗师,若是请他前来,叔父您(被打断)

安子雾:【打断】(轻笑)什么真人,宗师。这些年宫里来过的真人宗师还少么?不过是挂个名号,做个装神弄鬼的虚假面子罢了。昊儿不可信。

太子:(微怔)呃可是叔父不是信么?

安子雾:信?咳咳咳。(叹息)不过是一缕放不下的执念罢了。总是怕到时候下去了,她却没等我。总想要现在看一看她,才能安下心去。

太子:(迟疑)那太虚真人是请还是不请?

【略顿一下】

安子雾:请。

 

 

第七幕

出场人物:侍卫二太虚真人安子雾桑歌

【开门】

侍卫二:太虚真人到——

【沉稳,略缓慢的脚步声走近,停】

安子雾:你们都下去吧。

侍卫二:是。

【略杂乱的脚步声走远,关门】

太虚真人:老道听闻皇上沉迷道术多年。

安子雾:(苦笑)不过是执着于一人。

太虚真人:皇后?(顿一下,带着笑意)若是皇后,她就在此处。

安子雾:(激动,急切)你见得到她?你见得到他?她可还好?她可是还在等我?她……她……

【安子雾说话同时站起身来向前快速走几步】

太虚真人:皇后应当是入了执念,成了鬼。若是再不超度投胎,怕是会永困人世,化为厉鬼。

安子雾:(一怔)如何超度?

太虚真人:没了执念,不用超度,便也能投胎了。

安子雾:桑歌有什么执念?

太虚真人:这就得问皇上你自己了。

安子雾:(喃喃自语)执念执念(激动,雀跃)她在等我,她果然在等我!

太虚真人:(轻笑几声)哈哈。

【太虚真人边笑边走几步,开门,走出去,关门】

【起柔和的BGM10

【回忆,加回忆混响】

安子雾:姑娘好身段,这舞姿,怕是连满树的桃花都要愧上三分。

桑歌:侯爷过奖了。

安子雾:敢问姑娘芳名?

桑歌:小女桑歌。

【结束回忆】

安子雾:(柔声)桑歌。

桑歌:【独白混响】我在。

安子雾:你看,桃花开了,正如我同你第一次见面

桑歌:【独白混响】是。

安子雾:(柔声)桑歌,你一直在这里等我,对不对?

桑歌:【混响】(轻柔,先带笑意,越说越悲伤)对,我一直在这里,看着你为我放花灯,看着你拒绝了南越王的和亲,看着你为我发怒,为我招魂...子雾,你还在这里,我怎么敢就这样离去。

安子雾:(温柔)桑歌,我回来了。

【最后一句做两遍,第一遍不加混响,第二遍加混响,两遍重叠,不加混响句淡出,加混响句淡入】

【略顿一下】

旁白:永歌十年三月,帝殁。

【一切淡出】

 


标签:生死相随 广播剧 脚步声 剧本 眼睛 
评论是一种美德,
回帖是一种礼貌,
这里欢迎你有感而发。
人神魔中文网 邀请你收藏和分享: http://www.renshenmo.com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11 - 2016  人神魔中文网(www.RenShenMo.com) 版权所有

声明:本站所有资源均为网友分享,侵权立删。

 

皖ICP备12012172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