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公益)宝贝回家 (公益)宝贝回家贴吧 (公益)百度寻人贴吧 广播剧配音交流论坛 全站文字广告30/月
绝对侵占广播剧 约炮广播剧 R站中文广播剧网 360网址导航 花园布衣优质女装淘宝特卖 霖惜阁广播剧社作品
全站文字广告30/月 全站文字广告30/月 PIA戏教程 如何写好剧本 全站文字广告30/月 全站文字广告30/月
古风剧本
当前位置:首页 > PIA戏剧本 > 古风剧本

【隐竹语音】中长篇言情剧《山鬼》

时间:2016-8-15 18:43:07   作者:隐竹语音九厥   来源:人神魔中文网   阅读:1676   评论:0
内容摘要:欢迎收听隐竹语音社团《山鬼》念词:若有人兮山之阿披薜荔兮带女萝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第一幕路人A(轻声):你看那人,尚还年轻就有如此野心去考科举,连考几年,没那本事便安安分分地呆家里,这样浪费家里的钱作甚。路人B:说的是。说什么考文官,不过是贪图功名罢了。哎,倒可怜了他们一...

 

欢迎收听隐竹语音社团《山鬼》

念词:若有人兮山之阿 披薜荔兮带女萝 既含睇兮又宜笑 子慕予兮善窈窕

第一幕
路人A(轻声):你看那人,尚还年轻就有如此野心去考科举,连考几年,没那本事便安安分分地呆家里,这样浪费家里的钱作甚。
路人B:说的是。说什么考文官,不过是贪图功名罢了。哎,倒可怜了他们一家子,不知砸进去多少钱。
(街道嘈杂声 关门声)
齐清臣(叹息):我回来了。

 

齐姐(沉声):清臣,你过来。
(脚步声)
齐清臣:姐,什么事?
齐姐:清臣啊,你都已考了三年了,再考不上,估摸着……估计也没什么指望了……你且看看父亲吧,每日起早贪黑地耕地赚钱维持家用,我又向扯得上关系的亲戚借了钱凑数,要不你就……
齐清臣(无奈):姐,我明白了,我不考就是了。
齐姐(担忧):清臣啊,不是我不让你考,你若是考上了,一家人都高兴都有面子,可家里实在是负担不起了。
齐清臣(打断):你别说了,我先进屋了。
齐姐(担忧):那行,一会儿吃饭了我再叫你,

第二幕
(敲门声)
许裔舟(哈欠):谁啊
齐清臣:是我。
许裔舟(惊讶):清臣?你怎么那么早来,还带着行囊……你要出远门?
齐清臣(轻声):你小声点,别让别人听见了……我是来和你告别的,这样一去,我不知何时再能回来……也不知会不会回来,你也算帮我最后一个忙,别把这事告诉我爹娘。
许裔舟:你还没告诉我,你这是要干什么。
齐清臣(缓慢):我不想在这里待了。这里的每个人看到我都是一副模样,对着我指指点点的说我是败家子……我要找一个没有人会这么说的地方……就像换一个人一样,我不再是齐清臣就好了。
许裔舟(沉重):……清臣你别这么说……你总有机会的。
齐清臣(轻松):罢了,你也别劝我了,我决定了。
许裔舟:好吧,那……等你想回来时就捎信给我罢。
齐清臣(犹豫):谢谢你了……
许裔舟:再见了。(轻声):能再见是最好了。

第三幕
齐清臣(急切):诶 ,老师傅,你且稍等一下!
老者:您有什么事?
齐清臣:您能不能捎我一程?
老者:您要到哪里?
齐清臣(支吾):能否麻烦您带我去枯藤山那儿?
老者(犹豫):这……
齐清臣(急切):我会给你钱的。
老者(勉强):那好吧,你先上车罢。
齐清臣:那谢谢您了。
(停顿三秒)
老者:您到枯藤山去做什么?
齐清臣:我只想找个安静些的地方,听闻枯藤山景色不错,倒也是个不错的隐居之所。
老者:您别怪我多嘴,我可要提醒你一句,这枯藤山哪,可不太平。
齐清臣(疑惑):这山中是怎么个不太平法?
老者(缓慢):去过这山里的人啊,都说这山中有山鬼作祟——你问问这的街坊邻居,都知道,山中伐木砍藤的人一个都没回来,全都不知所踪啦。
齐清臣(笑):估计都是谣传呢,万一只是遭遇意外?
老者(叹息):哎,若真是如此倒也好了……总之您还是小心点,别说我没提醒过你。

第四幕
齐清臣:这山中倒也是清净。
(踩踏枯木声)
齐清臣:倒是许久没能看见藤木成林的景色了……早该来这里看看的,这可比满是耕种痕迹的田地好多了……这里是着火过?树上怎都是烧焦的痕迹。
山鬼(警惕):你是谁?
齐清臣(惊慌):还有人在这里?你是谁?
山鬼:你还没告诉我你是谁。
齐清臣:……我叫齐清臣,听闻枯藤山景色宜人,特意慕名游览。
山鬼:没有人告诉你枯藤山不太平么?
齐清臣:有倒是有,但我并不是很信神鬼之说。
山鬼:那我若是告诉你,这不是谣传,而是真事呢?
齐清臣(惊讶):你说这是真的?
山鬼:你信也罢,不信也罢。天色不早了,你准备下山罢。

第五幕
居民:真是不好意思了,家中只有这些饭菜。
齐清臣:哪里,不好意思的是我才对,借宿于您,真是谢谢了。
居民:您客气了。不过这里生活既不富庶,也没什么特色,您家乡那处多得是比我们这里好的地方,为什么偏偏来到这里。
齐清臣:实不相瞒,我本身没有什么天赋,连考三年科举都未中,家中钱财紧张,我无颜面对父老乡亲,这才想找一个安静些的地方。听闻这里的枯藤山以美景著名,特意来看看。来时一位老者告诉我这山中不太平,我还以为是他瞎说,但方才在山中,我遇见一名女子,遍身藤草,也如是告诉我,不知此事是否是真的?
居民(颤音):你见到了她?
齐清臣(疑惑):她?你说山中的那个女子么?
居民:她……她不是人是山鬼啊,你……你赶紧走吧!
齐清臣:哎,您等等……
(关门声)
齐清臣:他这是怎么了,怎么一提到她……等等,他说她是山鬼?怎么可能呢,今晚也无处可去了,看来这里没一家人家会收留我了,还是去山脚处凑合一晚吧。

第六幕
山鬼:怎么?听说了这山中有鬼你还敢来?
齐清臣(叹息):若是善鬼,那也比人好打交道多了,再者,我又没有做亏心事,为什么不敢来,你先前不但不害我,还提醒我这山中不太平,必定不是恶鬼了。
山鬼:你这人倒是奇怪,别人听说山中有鬼都避之不及,你倒是还往这山中来,不怕我像对待那些伐木者一样对待你?
齐清臣(惊讶):那些伐木者真是你杀的?
山鬼:就好像我拿着柴刀去砍断他们草屋的房梁,他们会不会饶了我不杀我?
齐清臣:这么说也有理,难怪这里的居民都说山鬼杀人了。
山鬼:他们自己做的孽自己都不知道,自然怪罪到别人身上。这山上的一草一木都由山鬼栽培,他们几斧头就破坏了,岂不该死?
齐清臣(惊讶):这些都是你栽的?
山鬼(笑):你当山鬼只有一人么?
齐清臣:那他们在哪里?
山鬼:在你周围。
齐清臣:可在我周围的,只有你啊
山鬼(沉吟):喏,在你周围的那些树,都是山鬼。你第一次来的时候不就发现这树上都是烧焦的痕迹么?如果不是那场火,这里会有更多山鬼……
山鬼:不过这个地方鲜少有人光顾,你为什么到这来?
齐清臣:说来不怕你笑话,我在家乡连考了三年都没有中举,实在是没办法再见父老乡亲了,这才想找个僻静些的地方。这里的人若是不问倒是最好,既然你问了,那我便告诉你。
山鬼:城里的日子好过的很,好歹没有性命之忧。在这偏远的地方,即使我不害你,想要待下去倒也不容易,你自己掂量掂量吧,回城去不过是将他人的指点嘲讽照单全收罢了,这里的风气可乱着呢。
齐清臣:你说的是,容我再想几天吧。

第七幕
齐清臣:我要回城了。
山鬼(笑):你这是想好了?
齐清臣:是,这里于我不过是偶尔来游览的地方,家中父母还需照料。
山鬼:这算是想通了?
齐清臣:想通了,但偶尔我还回来的。
山鬼:那就随你了。再见
齐清臣:再见
第八幕
(敲门声)
齐姐(惊讶):清臣,你这是回来了?
齐清臣:是,外出游览了几日。
齐姐(嗔怪):外出也不知和家人说一声,我和父亲到处打听你的消息,都快急死了
齐清臣:是我不对。
齐姐:回来就好
齐清臣:恩,我到裔舟那里去。
齐姐:去吧,回来吃饭吗?
齐清臣:应该不回来了你和父亲就别等我了。我先走了
齐姐:诶,慢点走 别着急。
 (敲门声)(推门声)
许裔舟:清臣你可算是回来了。这几天你爹娘到处打探你的消息,一天都上门好几趟。
齐清臣:行了,我娘都唠叨我一阵了,你就别添乱了。
许裔舟:行,你先进来吧。
(停顿三秒)
许裔舟:说吧,这几天你都去哪儿了?
齐清臣:不知你听过没有,枯藤山。
许裔舟:这地方没什么名气吧?估计偏僻的很。
齐清臣(笑):我外出不就是找个偏僻的地方么。
许裔舟:那你怎么去了几天就回来了?
齐清臣:在那里也没什么好的。穷困的村落比不上这里。倒是那里的枯藤山景色不错。
许裔舟(兴致):那你倒说说,怎么个不错法?
齐清臣(神秘):我去的路上,带我走的老车夫可跟我说,那山里有山鬼呢。
许裔舟(不屑):就你听说山中有鬼神还敢进去?
齐清臣:我这不是不信鬼神之说吗,只看见山中遍地都是百年老树,枝繁叶茂,叫人心旷神怡,这才进去看看。你猜怎么着?
许裔舟(不屑):怎么的?你还撞鬼了不成?
齐清臣(笑):还真被你说中了,我不仅撞鬼了,而且被我撞着的山鬼还是个女子。
许裔舟(不信):你别想编故事骗我,你真以为你能骗得到我?
齐清臣(急忙):这一次你可得相信我,我拿自己的人格担保,我半句假话都没说。
许裔舟:真的?看来你是真的撞鬼了。那你倒是说说,你怎么个撞鬼法?
(谈论声)
许裔舟(严肃):清臣,我必须得告诉你,自古人鬼殊途,你不要走上歧路。
齐清臣(辩解):我才没有!我只是跟你说说这一路遇到的事情罢了,爱听不听!
许裔舟(叹息):清臣,我不是怀疑你,也不是不爱听。如果可以的话,我当然也想像你一样到外边看看,你告诉我这些故事我自然是高兴,只是生怕你……
齐清臣:我明白你是为了我好。但这般奇闻异事有多少人能见着呢……今后我偶尔还会外出,就不跟你一一通报了。我先走了,过几日又空了再来找你。
许裔舟:行吧,那过几日再说吧,再见。
齐清臣:再见。
许裔舟(轻声沉吟):说了不会走上歧路,但结果呢?就像当初说了不一定会回来,后来不过过了几天,不也会来了么……(叹息)且等上几天……清臣,你只要知道,我做什么都不会害你。
第九幕
(风吹树叶声)
(吱嘎吱嘎的类似木轮碾压的声音)
老者(无奈):哎,你怎么又来啦?上次听山下的居民说你真的见到了山鬼,怎么,现在还敢去?
齐清臣(严肃):老师傅,我的确见到了山鬼,那山鬼也的确承认了她杀人一事,但不能就凭借此就断定山鬼是杀人的妖魔邪祟吧?那些砍柴人砍得都是她的族人,和她赖以生活的家园啊,为什么不肯想想自己错在哪里,而要把一切的死亡的过错都推到神鬼身上呢?
老者(叹息):年轻人啊,你若是正气凛然为她争辩那固然好,但老夫我可要提醒你一句,这世上到底是人鬼殊途啊……
齐清臣(隐忍):又是人鬼殊途!殊途怎么了?殊途同归!人死了会成为鬼,鬼活着时是人,殊途不就是同归吗?
老者(叹息):哎……到底还是年轻……不谙世事啊……
(枯木断裂声)
山鬼:你怎么又来了?
齐清臣:山里景色自然好,我怎么不能来?
山鬼:你的语气里有烦躁。
齐清臣(惊讶):这都能听出来么?
山鬼:明显的很。你若是我你也听得出来。
齐清臣(叹气):的确,这几天我回到家,我一向以为能够理解我的挚友却总和我念叨着人鬼殊途,我的父亲母亲见到我总不给我好脸色,就连来的路上,拉车的老伯都摇摇头似乎约好了似得对我说异类殊途……
山鬼:那你觉得呢?是殊途么?
齐清臣:殊途同归。
山鬼(笑):你倒是想得开。殊途同归不过是说说罢了。不然怎么会有自古异类殊途的说法?
齐清臣:要是搬大道理的话你自然搬不过我,我用来应付科举的大道理可多得是。芸芸冥灵,皆为苍生,天地之间,混沌一体。
山鬼(笑):果然是照搬大道理的好手。不过,我猜,你来这山中,观赏是一层原因,但不是全部吧。
齐清臣(尴尬):你还真是看得透。
山鬼:好歹我也见过不少人了,我可不是一辈子都待在山里的那多无聊。
齐清臣:好吧,我对这山好奇,对你也好奇。
山鬼:这有什么好好奇的,这里是枯藤山,位于落草坡,藤蔓遍生,树木茂盛。我是山中的木灵,被人称作山鬼,世世代代都在枯藤山里,在民间俗称为山鬼。明白了?
齐清臣(支吾):我说的才不是这个……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我只是想知道,神鬼仙子究其根本都从何而来,又往生何处……
山鬼(叹气)::这些事情只翻翻卷宗便好,哪里需要亲自跑这一趟。山鬼起先只是蛰居于树木之中,但不一定一棵树中只有一鬼,你路过一棵树,也许那棵树上的每一片叶子上都有一只山鬼在注视着你。山鬼本身不善不恶,只管自己栖息于林间,看过客来来往往。只是……
齐清臣(急迫):只是什么?
山鬼:只是……有一次,有个山鬼遇见一个在山中隐居的落魄诗人,兀自孑立在山崖边,欣赏着远处的瑰丽美景,不知怎的感慨起自己无所作为壮志难酬的虚度的光阴,竟有了一了百了的心思。
齐清臣(紧张):然后呢?那人死了吗?
山鬼:没有,山鬼见那人欲跳崖自尽,立即离开了自己所处的树木,附入山崖下方的一枝横枝,在那人坠崖时令他侥幸逃过一劫。而那人也不是泛泛之辈,认定有山中神鬼仙子出手相救,不断地探寻,这才发现了山鬼的存在,绘制一幅《百鬼夜行图》,以此记下山鬼救人的故事。但后来,流言四起,不知多少人谴责那诗人是妖言惑众,终于惊扰了朝廷。
齐清臣(惊讶):惊扰到了朝廷,那可不得了!后来呢?
山鬼(叹气):是啊,后来……朝廷与官衙自然是不信邪的,下令便将那诗人斩首示众。于是相当一段时间内,许多人都不敢去山中了,原本救人的山鬼却在蜚语中演变成了迷惑山人的妖魔邪祟,这事也就这么流传下来了。
齐清臣(愤恨):怎么能够这样?那山鬼呢?
山鬼:喏,上回跟你说的,那一场火烧起来,半山的木灵都已腐朽焦炭。以前火也不是没烧过,但从前的火若是烧起来,不出半个时辰,即刻会有多人赶过来灭火,但那场火,足足烧了一晚上。若不是那晚我栖息在邻近崖壁处,必定也会被殃及。
齐清臣(惊讶):这样的屠杀,只因一场流言?
山鬼:不错,只因一场流言。
齐清臣(叹息):从前说流言蜚语杀人,我本不信。当我科举几次不中,冷言冷语漫天,我才信了几分。如今听说了从前的山鬼的故事,我才认识到了……
齐清臣: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山鬼再以这样的形象流传!
山鬼(叹息):罢了,几百年来都这么传,你又能做什么……
齐清臣:你就信我一次,放心吧。
(停顿三秒)
(很轻微的摩擦树叶的声音)
许裔舟(轻声):清臣,你到底还是骗了我。

第十幕
(枯木燃烧断裂声)
齐清臣(自语):大晚上的,什么声音?
客栈老板叫声(急切):先生,那边的枯藤山起火了!行行好,你也一起去救救火吧!
齐清臣(自语):枯藤山……起火……?怎么回事?
客栈老板:谁知道啊?这几天也没个打雷下雨的,不该啊?这里的人愣是到了下半夜才察觉。别说了,赶紧去吧!
齐清臣(慌张):诶,我马上来,马上来!

第十一幕
齐姐(担忧):哎,裔舟啊,你可知清臣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也不愿回家,跟魔怔了一样疯疯癫癫的,只知道在那偏僻的枯藤山上倚着悬崖边的那棵树什么都不做?
许裔舟(心虚):我不知道啊,似乎他回来后就有些疯癫了。
齐姐(叹息):哎,不知他是着了什么魔了……裔舟啊,天色晚了,你也回家吧。
许裔舟:好,我过几天再来。
(推门声     关门声)
许裔舟(叹息):清臣,你这真是没救了啊……我原以为一场火就能烧断你的念想,看来我还真是不够格啊……

第十二幕
居民A:你看看他,一天到晚只知道在山上待着,不知是中了什么魔。
居民B:山里那场火烧过之后就这样了。估摸着大概是被山鬼蛊惑了吧?
居民A:哎,还说山鬼是善鬼……不过那一场火究竟是怎么烧起来的?而且还烧了半个晚上。
居民B:谁知道呢?这种事,我们可说不准。
PS:这一段齐清臣开始念白时插入winky诗版的山鬼,从头开始放,算过了,前奏32秒,
应该正好念完之后开始放词。)

齐清臣(自语 轻声):这火,烧的也好,至少,你我不再是人鬼殊途,你是木,我是人,都有了生命了……我的下半辈子,只能在山上了……他人指点嘲笑就让他人去笑吧……这余生我且在此,风为凭,草为席,与林中枯木作伴罢了……只是可惜啊,山中,再也没有山鬼了……

-全剧终-

 


标签:隐竹语音社团 山鬼 
评论是一种美德,
回帖是一种礼貌,
这里欢迎你有感而发。
人神魔中文网 邀请你收藏和分享: http://www.renshenmo.com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11 - 2016  人神魔中文网(www.RenShenMo.com) 版权所有

声明:本站所有资源均为网友分享,侵权立删。

 

皖ICP备12012172号-1


-